王今朝:对我国改革发展的基本哲学问题的探讨——为迎接建国70周年而作

王今朝 2019-01-10 浏览:
撰写这篇文章,并不意味着作者认为这篇文章完全正确,也不意味着它考虑了所有重要细节。但它确实是作者的尽力追求科学之作,因此,应该可以作为一个还不错的相对真理。假如有人认为,它连相对真理都不够,那么,只要它能收抛砖引玉之效,作者就极为满足了。作者相信,它至少能够引起一些重要读者的深思。这就足以保证它能达到一个起码的价值了。而如果它确实能够得到较多的同意,它的价值就很高了。它也就运用辩证法产生了一种学术服务政治的巨大功能!

王今朝:对我国改革发展的基本哲学问题的探讨——为迎接建国70周年而作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今天,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更加自觉地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更好在实际工作中把握现象和本质、形式和内容、原因和结果、偶然和必然、可能和现实、内因和外因、共性和个性的关系,增强辩证思维、战略思维能力,把各项工作做得更好。”[1]坚持辩证思维,不仅要求我们必须要坚决反对主观主义、形式主义、机械主义、教条主义、经验主义等形而上学的思想方法,从国家治理的高度看,它还特别要求我们必须在基本的哲学问题保持清醒的头脑。改革开放40年了,我们马上要迎接建国70周年,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定位出现了一个重大变化当此之时,中国应该有一个关于基本哲学问题的澄清了。做出这种澄清,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必须“把握现象和本质、形式和内容、原因和结果、偶然和必然、可能和现实、内因和外因、共性和个性的关系”。笔者不揣浅陋,试图做出一个努力。对于有些前辈,这种澄清仅是文字话语上的;对于一些学者,这种澄清是思想理论上的。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我期望这种澄清只是发出他们想要发出的声音。当然,本文也试图彻底地遵循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唯有如此,才能发出大多数人想发出的声音

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问题是基本的哲学问题

哲学具有极强的思辨性特征,但不是纯思辨的学问。哲学要指导世界,必须联系世界。治理国家所需要的哲学,必须联系国家治理的世界。探讨我国改革发展的基本哲学问题,必须联系马克思提出的生产力-生产关系这对二元对立概念所构成了他的经济学分析的基本框架。联系世界也是推动哲学研究的不二法门。

正统观点认为,在马克思看来,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这个命题也被认为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最核心命题。甚至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也认为,马克思是主张生产力的优先性的。[2]而其实,也有观点认为,马克思是主张生产关系优先于生产力的。诸如阿尔都塞、里格比等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生产关系(应该)是优先于生产力的,[3]也就是说,他们都认为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而不是相反。由此,到底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还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就成为一个基本的哲学问题。因为如果客观上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而我们主观上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主观和客观的关系就产生了,存在与意识的关系这个基本的哲学问题就产生了。马克思《哲学的贫困》一书就是围绕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来论述的,这就表明,马克思这位伟大的哲学家、经济学家也是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作为一个基本的哲学问题来处理的。马克思这样做是完全有道理的,因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一个社会存在与发展的最基本的架构。从方法论的角度看,提出这个架构是马克思对哲学和经济学的卓越贡献。生产力包括所有的投入和所有的产出,马克思在《资本论》(3:994)中在人们在社会生活过程中、在社会生产中所处的各种关系这一广泛意义上使用生产关系这一概念。由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整个社会中的弥漫,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框架当然就构成分析任何社会发展的基本框架。马克思能抽象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两个二元对立概念所构成的框架,表现出卓越的抽象和归纳能力。这种能力是西方其他古典和现代的经济学家所无法比拟的。

二、为什么说生产关系具有优先性?

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生产关系属于意识、制度,因此,必然或应该是属于第二位的。然而,李达这位卓越的哲学家、武汉大学老校长早就指出,人们的生产关系也具有物质性,而不是心理性,因而是物质关系。所谓生产关系的物质性就是它离开人们的意识或意志而形成的性质,即它不能自由选择,比如,是否能够卖出商品并不是个人所能决定的;各个生产者之间的关系也不是自由选择的;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却不得不同时壮大和锻炼了无产阶级的队伍作为掘墓人;帝国主义激起了经济落后国家的革命等。[4]生产力当然是物质关系,于是,生产力、生产关系就都是物质关系了。于是,唯物论就有可能不是仅仅建立在生产力的基础上,而是也可以建立在生产关系的基础上了。因此,不能认为强调一定条件下的生产关系的优先性违背唯物论

有人可能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生产关系优先性成立的一定条件呢?对此问题,纯学术的研究可能会倾向于给出一种形而上学的回答。努力做出这种回答的尝试或许是有益的,但对于改造世界的目的而言是不必要的。我们不用理会这个问题,而完全可以对生产关系优先性成立问题给出一个辩证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确认。列宁搞十月革命是生产关系优先毛泽东搞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也是生产关系优先甚至中国改革开放也是生产关系优先而且,连已经失去影响力的华盛顿共识都是生产关系优先西方正是通过破坏苏联和中国的生产关系来破坏他们的生产力的。[5]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所担心的当权派和官僚主义其实也是破坏生产关系,从而使广大人民的生产力转变为资本和少数官僚的生产力,也是生产关系优先。[6]就连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大发展也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确立,即资产阶级革命发生之后才实现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可以产生于封建社会的内部,作为封建社会的有益补充的经济成分,可以为封建社会的君主所认可。然而,一旦当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威胁到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的生存的时候,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就必然发展到暴力革命的阶段。资本主义战胜封建主义是借助其生产力优势和生产关系优势来实现的。

来源 : 昆仑策研究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今朝
王今朝
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