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创新理论为指导

程恩富 2019-01-07 浏览:
我们不否认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有一部分应该归功于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吸收借鉴西方经济学科学有益成分的积极因素。但是,我们不能由此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源自西方经济学及其新自由主义等的理论指导。一部分西化派经济学家,别有用心地将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说成是西方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的胜利。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利国利民的重要成就,均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的结果,而过去和现在存在的不少问题,一定意义上均是西方经济学错误理论和政策影响的结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深化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创新理论为指导深化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创新理论为指导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

【“前进的道路上,我们必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有机统一。发展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1]26】

这就是说,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一直是以马克思主义和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然而,现实理论界却不断地有人宣扬各种错误思想。为此,我们必须廓清国内外一些错误舆论,为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性质和方向的改革开放进行“伟大斗争”,而不能当“开明绅士”。

第一,深化改革开放的内容和时机的把握问题。在中央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指出,

【“前进道路上,我们必须坚持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导,增强‘四个自信’,牢牢把握改革开放的前进方向。改什么、怎么改必须以是否符合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为根本尺度,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我们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两个基本点统一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长期坚持,决不动摇。”[1]28】

可见,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特别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制定改革开放政策和策略的底线。对于具体的改革开放的内容,我们首先要搞清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中哪些是该改的,哪些是不该改的问题。如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本质的党的领导、作为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为主导、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作为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基本分配制度,作为以人民为中心而非以资本为中心的发展宗旨,作为党和国家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的主旋律意识形态等等,就属于不仅不该改变,而且要坚持、巩固和进一步加强的。

那种主张多党轮流执政、人大政协改为各个狭隘利益集团的博弈制度、修改宪法关于公有制和私有制的分类、取消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和国民教育中主导地位等改革观,是错误的。其次,对于那些该改的,我们还要考虑现在能不能改的问题,或者说我们还要考虑改革时机和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比如实行民营企业的职工股权和利益共享、严厉惩罚拖欠工资和非法延长劳动时间、中美企业互相控股的对等开放、干部财产公布等等问题,原则上都应该改革和建立健全,但有一个时机和条件能不能允许的问题,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错失良机,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第二,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胜利。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应该归功于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的指导。这不仅是错误的,而且违背客观事实。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是以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为根本指导、同时吸收借鉴西方经济学某些理论和政策的合理成份,是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进行理论创新而形成的。

因此,我们不否认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有一部分应该归功于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吸收借鉴西方经济学科学有益成分的积极因素。但是,我们不能由此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源自西方经济学及其新自由主义等的理论指导。一部分西化派经济学家,别有用心地将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说成是西方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的胜利。

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利国利民的重要成就,均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的结果,而过去和现在存在的不少问题,一定意义上均是西方经济学错误理论和政策影响的结果。例如,西方经济学的“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理论,不仅妨碍了我国财富和收入分配的合理化改革,导致分配差距越来越大,我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不仅如此,所谓的“环境库兹涅茨曲线”还妨碍了我国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因为那时的流行理论和政策是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即遵循生态环境的“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有些人用被其曲解的“发展是硬道理”来为这种主张辩护,进而把“发展”等同于“增长”,主张“唯GDP论”。

其实,西方经济学指导西方资本主义经济都经常失效或失灵,导致经济危机、金融危机、财政危机,私人垄断资本控制,贫富阶级严重对立、发动战争获利等等,又怎么可能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取得超过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成就?进一步分析,由于受西方思潮影响,甚至有论著混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界限,不敢使用“社会主义性质和类型的市场经济”一词,以为这样一说,就把本身是中性的市场经济一词,又套上姓资姓社的性质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程恩富
程恩富
世界政治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