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不断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丁堡骏 2019-01-07 浏览:
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改革开放问题,实质上就是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变化发展规律。为了给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好向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分配过程等各个环节都做出系统的分析。由于本文的目的和篇幅所限,我们还不能对上述问题展开分析,这里也许就算是一个简短的绪论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不断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习近平同志《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总结40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和原则,并就今后在深化改革开放过程中如何贯彻这些经验和原则提出了要求。这些经验和要求包括:

【第一,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断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第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第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第四,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第五,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发挥和增强我国制度优势;第六,坚持以发展为第一要务,不断增强我国综合实力;第七,坚持扩大开放,不断推进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第八,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提高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第九,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等九个方面。[1]22-37】

实际上,这九个方面不是孤立并存的,而是一个由主题和主体联系起来的有机体。主题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包括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主体就是建设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是工人阶级的事业,因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加强党的建设,包括党的理论建设(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和发展)、作风建设和队伍建设(建设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有对人民事业的责任担当的干部队伍和建立从严治党和反腐败斗争的长效机制等),都是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题中应有之义。坚持以制度建设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坚持第一要务是发展、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是与世界人民和平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建设的主体。习近平同志强调: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27“改革开放40年积累的宝贵经验是党和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对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着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1]21】

那么,究竟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及究竟我们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呢?从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进程中来看,人们对于这个主题的认识,更多的是从哲学的角度展开的。从哲学的角度认识这个主题确实又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恩格斯说:

【“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2]】

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角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改革开放,首先涉及到的就是唯物史观及其运用问题。由于改革开放的成就,也由于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和困难,使得人们对于什么是唯物史观,如何正确运用唯物史观这样的问题再度出现分歧。例如有人根据自己所理解的“唯物史观”,分析今天的中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状况,得出结论:中国不能搞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他们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只能是资本主义某种形式的变种。这种人从根本上否定十月革命道路,否定沿着十月革命道路所建立的社会主义。这种人所坚持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理论,是庸俗的唯生产力决定论。相反也有一部分人,他们肯定十月革命道路,肯定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但是,他们坚持认为不能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得出十月革命的结论。他们要根据俄国十月革命道路,根据苏联和中国社会主义的实践,重塑唯物史观。所谓重塑唯物史观,就是在生产力之外再找出所谓其他因素,在经济基础之外再找出所谓其他因素用以说明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变化;换言之,他们认为是生产力加其他非生产力因素,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加其他非经济基础因素决定上层建筑。这显然是一条滑向唯心主义历史观的道路。

笔者在《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一文中已经论证了,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苏联社会主义,中国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是运用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唯物史观分析俄国和中国近代历史所得出的科学结论。说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发生的必然性,说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发生的必然性,在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唯物史观框架内完全能够解决。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观是一种分析历史的方法而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可以随时拿来套用的“公式”。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观,不存在所谓的俄国十月革命革命和中国革命悖论,更不需要所谓的重塑和改造。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