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历史?——兼评若干流行的观点

鹿野 2019-01-06 浏览:
当前史学界当中更流行的一种倾向是鼓吹“去政治化”,自诩“客观公正”,宣称历史研究应该“一切从史料出发”。这种观点有着很大的迷惑性,很多人真的认为“这才是真正科学的态度,历史就应该这么研究”。然而事实上,这也只不过是捡胡适、钱穆为代表的某些民国反共大师的残渣剩饭。“一切从史料出发”这种理论要害实际上就是否认了史料出处的主观倾向性,是以“去政治化”的面目迎合了掌控话语权的剥削阶级那种“政治正确”。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历史?——兼评若干流行的观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2019年1月3日在京成立。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希望中国历史研究院团结凝聚全国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在这一史学界的盛事之际,笔者也想简单谈谈应该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历史,并简单评析目前若干流行的观点。

一、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

现在的史学界当中,受到攻击最多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观点。一部分历史学家宣称,中国古代的皇朝普遍采取了抑制土地兼并的政策,并不符合地主阶级的利益,所以并不存在什么代表地主阶级的问题;中国古代的农民战争实际上主要的参与者都是流民,努力种地的农民一般不会参与农民战争,所以所谓农民战争的提法本身就是错误的;辛亥革命时期有声望的大资本家一般并不支持孙中山等革命党人,所以辛亥革命不是资产阶级革命;国民党掌权时期和农村地区的地主之间也有不少冲突,所以不能说国民党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今天的美国等发达国家政府也采取过一些“反垄断”的措施,所以说美国政权代表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是不对的……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应该怎样看待这些观点呢?事实上,这些观点都只不过是先歪曲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然后再批驳,类似于射箭之后再画靶子。只要我们真正了解一点儿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与中国的史学发展史,就会看出相关观点其实不过是民国时代那些反共文人被批倒批臭的谬论又沉渣泛起了而已。

一方面,按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阶级整体并不等于阶级当中具体的个人。说某个政权代表某个阶级的利益,其实也就是强调其统治中心是维护某种生产方式的存在,并不是说和这个阶级具体的个人之间就不存在冲突。我们强调古代封建王朝都是代表地主阶级利益的,是因为地主剥削农民这种生产方式如果灭亡,他们也就无法再统治下去了。其采取一些抑制土地兼并的政策,恰恰是为了地主能够更持久的剥削农民。这种代表地主阶级整体利益的做法和一部分地主个人之间的眼前利益发生冲突,丝毫也不奇怪。国民党集团和今天的美国也类似。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强调一切剥削阶级都必然灭亡,一个重要的论据就是剥削阶级内部的矛盾同样是不可调和的。今天的某些史学家不断的炒作剥削阶级政权和某些剥削阶级个人之间的冲突,其实非但不能否认阶级的存在,反而恰恰证明了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正确性与科学性。

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在历史上发挥过进步作用的那些被统治阶级,同样也有着不同成分的区隔。在整体利益一致的前提之下,由于具体受到剥削压迫的程度不同,所以革命性也不同。按照这个理论,古代社会的佃农要比自耕农的革命性更强,农民阶级当中失去土地难以生存的成员革命性才是最强的。近代社会的民族资产阶级也可以分为上层与中下层,上层因为和帝国主义与封建势力联系较多,普遍支持君主立宪或者其他的改良措施,受压迫较多的中下层才主张用革命的手段,但是较之后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普通群众的革命,仍然是不彻底的。

因此,今天的某些史学家拼命炒作失去土地的农民才是农民战争的主力军,辛亥革命时期上层出名的资产阶级不支持革命而支持改良等案例,同样不能否认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科学性,反而恰恰证明了被统治阶级当中,受到剥削压迫越严重的人往往革命性越强的这个基本原理。

顺便说一下,一些历史学家总是攻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为基础的历史研究在“宣扬仇恨”,是“仇恨史学”。其实,这种观点同样是不值一驳的。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劳动阶级就必然仇恨剥削阶级,反之亦然。像那些反对“仇恨史学”的专家就只是反对宣扬地主对农民的剥削,让人们仇恨地主,却从来不反对鼓吹土改时地主受到的“迫害”,让人们仇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

二、要注意史料的倾向性和社会的共同规律

除了上面这些直接否定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言论,当前史学界当中更流行的一种倾向是鼓吹“去政治化”,自诩“客观公正”,宣称历史研究应该“一切从史料出发”。

这种观点有着很大的迷惑性,很多人真的认为“这才是真正科学的态度,历史就应该这么研究”。然而事实上,这也只不过是捡胡适、钱穆为代表的某些民国反共大师的残渣剩饭。“一切从史料出发”这种理论要害实际上就是否认了史料出处的主观倾向性,是以“去政治化”的面目迎合了掌控话语权的剥削阶级那种“政治正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