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与混改:为了再创辉煌,应学习毛泽东——一份公开的咨询报告

紫虬 2018-12-26 浏览:
毛泽东固然没有说过资本运作和大数据,但是,1956年1月20日,毛泽东提出,“要有大批的高级知识分子,就要有更多的普通知识分子,以后要使每人都有华罗庚那样的数学,都要能看《资本论》,这是可能的,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最多一百年就差不多…”既然“每个人”都要看《资本论》,就必须知道,今天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股份制。就必须知道股份制本身包含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切矛盾”,就必须知道依附企业家(资本家)会有来自垄断性的危险,这个危险不仅仅是来自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预言,更来自大数据时代企业自身的矛盾。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BAT与混改:为了再创辉煌,应学习毛泽东——一份公开的咨询报告

企业简介:

企业:BAT(百度、阿里、腾讯),本文也适用于所有涉嫌数据垄断的电商、即时通讯、搜索引擎、微信微博……等等,其股权结构、规模、职工人数、生产经营的产品名称、产量、产值、利润和全球500强位序……等详情,劳请自查年报。

企业现状

百度公开无人驾驶汽车研发平台,据说瞬间让各巨头的亿万前期投资都打了水漂,堂而皇之与虎谋皮,意在共享数据,李彦宏近期被《哈佛商业评论》选入“全球最受关注的十大AI领军人物”。

支付宝在前方攻城略地,微信妙用追随战略,顺势而上,红包攻坚,轻松摘桃,打下网络支付半壁江山,马化腾被称闷头发财。

京东执意建立自家物流,高度警惕菜鸟的数据索取,紧紧抓住数据命脉维护独立。

各国政要、名流大亨,排队预约求见,而芸芸吃瓜群众手捧视频,共同分享马云如簧巧舌描述的大数据未来。

据说在大数据下,“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大数据是什么?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有运动就有能量,有能量必有信息。大数据不过是申农信息论描述的更高层次,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加速度中的信息爆炸。这个对大数据物质性的哲学解释应该比马云马总的“第三代能源”更靠谱一些。当然,此处讨论涵义意义不大,我们的焦点是对大数据的垄断。

问题与原因

㈠、问题

1,大数据向BAT集中,势不可挡。央行科技司长李伟17年6月5日在“第十一届中国企业国际融资洽谈会”指出,“一些规模较大的机构通过开展综合业务,大量汇集信息流、资金流与产品流,加之基于网络的云存储技术使金融数据高度聚集……”,同时提出“数据寡头已经产生”的重要指控(http://shuju.blogchina.com/901663781.html)。业内公认,仅阿里和腾讯,网上第三方支付就占据了中国市场90%的绝对垄断地位。但BAT体系并不开放,如高德地图被阿里巴巴收购之后,不再向外界公开开放地图数据。国家工商总局也曾表示,个别互联网巨头不愿配合监管分享数据。(http://www.sohu.com/a/116649566_263868)

2,资本大鳄对电商、互联网的投资整合,加速了资本集中和数据占有的垄断。

近年,资本巨头开始推动互联网领域的一系列合并、重组。其中,早期最为火热的电商成为重点整合对象。这些资本集中加速了大数据的集中垄断。如美国企业优步(全球)成为滴滴最大的股东,通过滴滴在中国专车市场占据87%以上的份额,掌握全球第一个合法、也是最大的网约车市场以及超过1500万司机和3亿注册用户的信息,而就在宣布合并之前数小时,来自旧金山总部事前指令预装的GlobalProtec软件,删去了优步员工电脑终端中的所有数据。(http://news.youth.cn/kj/201609/t20160915_8660757.htm)

3,垄断所造成的大数据资源的贫富悬殊,大数据环境缺少系统有序。

数据鸿沟体现在相互指责数据垄断:企业与官方行政部门之间,小企业与大企业之间,大企业和大企业之间矛盾不断,相互指责阻碍信息流动。如企业经常申诉行政部门数据不公开,小企业经常申诉互联网巨头封锁数据增加创业成本等,顺丰菜鸟在主管部门干预下平息战火不久,腾讯和华为又忽起矛盾,华为申明所有用户数据都属于用户,所有操作都需用户授权,腾讯则状告华为使用了微信信息,导致工信部介入调节(http://www.sohu.com/a/169524313_217394),显现了腾讯的大数据小农意识。所有的“数据之争”,虽然都打着为用户隐私奔走的旗号,但本质上仍是商家利益与大生产开放之争。

马云试图淡化所谓“大数据寡头”的指控,说“今天讲数据垄断和霸权,还远远没有开始”。“未来是IOT(万物互联)时代,今天的数据跟十年后的数据量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所以阿里自身也很恐慌。”

4、企业境外注册,股本外资控股或相对控股。

从企业本体看,大数据企业的外资背景无疑是令各掌门人五味杂陈的复杂经历,昔日企业出生阶段,在开曼群岛或哪个境外弹丸之地注册的外资身份,是为了谋取外资的优惠。成长阶段,吸收外资,从某种角度上看,既是当年吃喝风时节,觥筹交错脑满肠肥官本位的金融、国资官员与老奸巨猾,如狼似虎的风投外资博弈的结果,也是企业病急不得不投医的结果,马云自述在与软银合作之前,在37家VC风投吃过闭门羹。时至今日,企业产权与国家、民族、社会公益性上的协调同步,已经令企业发展不能不面对一个重大矛盾:企业的外资私有控股性质最终难于解决大数据企业所必须具备的利他性和国家公益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