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后继续强烈呼吁立即禁止中国企业赴美上市

贾根良 2018-12-21 浏览:
美国对中国在美上市公司进行监管,符合美国证券法,美国的做法难道不对吗?美国人甚至可以说,这些企业的大多数股东是美国人,难道不是我美国企业吗?我要对美国股民负责,对美国企业负责。如果美国将来以上述两方面理由在阿里、百度、京东和携程等所有中国在美上市企业派驻监督官,中国政府将如何回答和处理这一问题?

七年后继续强烈呼吁立即禁止中国企业赴美上市

昨天网上有一则消息《美国再次行动!华为之后,阿里巴巴、百度等213家企业或遭严查?》,这则消息说,对于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美国方面认为,既然是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无论是来自哪个国家的公司,都应该遵守美国的法律法规办事,都应该受到美国监管部门的监管。该文写到,如果“美国证监会来真格的,这些企业恐怕多少都得遭殃了”。笔者认为,作者并没有认识到更加严重的问题,这就是中国经济的殖民地化。

美国对中国在美上市公司进行监管,符合美国证券法,谁让你在美国上市呢?美国的做法难道不对吗?美国人甚至可以说,这些企业的大多数股东是美国人,难道不是我美国企业吗?我要对美国股民负责,对美国企业负责。如果美国将来以上述两方面理由在阿里、百度、京东和携程等所有中国在美上市企业派驻监督官,中国政府将如何回答和处理这一问题?

中国政府如果回答说,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这个回答成立吗?阿里巴巴、百度等在美上市公司是中国企业还是美国企业?难道美国政府的理由不成立吗?如果美国在阿里等所有中国在美上市企业派驻监督官,这与旧中国的治外法权有区别吗?中兴公司完全是中资企业,美国提出在中兴公司派驻合规监督官,这是比旧中国治外法权更严重的侵犯我国主权的行为,我国都能答应,难道美国在阿里等所有中国在美上市企业派驻监督官,有何理由不答应呢?

笔者2011年就在《外储问题的根本在于外资和美债》(《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第38期)一文中呼吁政府“严禁国内企业到海外上市”,其后在《世界经济大萧条与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的革命》(《国外理论动态》2011年第12期)和《解决我国外汇储备激增和美债问题的战略构想》(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金融与保险》,2012年第6期)中多次呼吁严禁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但笔者当时也没有认识到上述问题这么严重,只是从中国经济的美元化、对内需经济的严重破坏和货币主权丧失的角度,呼吁政府严禁中国企业赴美上市。

《中国财政金融改革需要一场金融革命》(《贾根良新浪博客》2014-09-10 11:13:04)一文中,笔者再次提到禁止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和融资的问题。“在上述已经丧失货币主权的情况下,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利率市场化和开放资本项目,只能为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创造巨大的投机机会,加重中国作为美国金融殖民地的程度。只有在回收货币主权后,才能开始利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国际化’才不会沦为美元霸权的牺牲品。所以,问题的关键是破除美元霸权,而这首先要从停止增加外汇储备入手,这是我早在2011年就已经提出的,我为此提出了停止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禁止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和融资、打击热钱、逐步取消出口退税、建立中国出口卡特尔、提高出口部门工人工资、回购外资企业和扩大内需等政策建议,但据此撰写的内参被拒绝采纳上报。”

除了上述问题外,我国使用纳税人的钱对赴美上市的境内企业的大量支持使其丰厚的利润被美国股东所分享,这就产生了一个令人疑惑的问题:政府对这类企业的支持是对民营企业的支持,还是对外资企业的支持?2017年11月,笔者注意到这样一则报道,“科技部高新司秦勇司长介绍了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科技项目实施的总体考虑,并宣布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依托百度公司建设自动驾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依托阿里云公司建设城市大脑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依托腾讯公司建设医疗影像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依托科大讯飞公司建设智能语音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2017-11-20 14:30,来源:科技部网站)

我当时就想写篇文章对其提出质疑,但这种需要我质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笔者就懒得写了。因此,我在今天谈谈自己对这个报道的看法:在“中国制造2025”中,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核心组成部分,而在这则报道中,在政府支持的四家企业中,只有一家是纯粹的中国企业,阿里巴巴、百度是在美上市企业,据说腾讯注册地早已变更为英属开曼群岛,性质上跟阿里巴巴一样属于外资公司,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科技项目的支持就这样大部分给了外资企业,特别是给了美资企业,难道不是这样吗?我国新经济大部分股份都来自外资,这是我国金融改革失败的重要例证,也是我国丧失金融自主权的重要表现。

根据证监会统计,截至 2016年底,共有 279 家境内公司到境外首发上市(H 股公司), 实现 165 次再融资(包括增发、可转债),筹资总额3151.65 亿美元。又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就2018年11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的报道,截至2018年11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617亿美元。这些海外上市公司作为“倒爷”“倒到”中国的美元占我国目前外汇储备的10%,成为美元霸权强有力的支持力量。在中美经济战的大背景之下,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步伐反而加快了:据贝克麦坚实(Baker McKenzie)律所的数据,今年共有37家中国企业在美首次公开募股(IPO),共募得资金92亿美元,企业数量及募款总金额较去年(20家,56亿美元)均有明显增加。

来源 : 贾根良经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