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以来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的若干理论创新

程恩富 2018-12-18 浏览:
笔者认为,市场在一般经济资源配置中可以起决定性作用,并应更好地发挥国家在微观中观宏观宇观经济中的调节作用;应加强事先事中事后的全过程监管,建立强市场和强政府的“双强”格局;质疑市场与政府的作用完全是此消彼长的“对立关系论”,也不赞成第一次市场调节和第二次政府调节的时间上的“两次调节论”,而是坚持市场与国家“功能性双重调节论”的观点。

改革开放以来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的若干理论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有舆论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一贯保守僵化而没有理论创新,甚至还有舆论说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没有提出任何新概念和新理论。事实上,我国改革开放的主要经济成就均是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指导的结果,其中既有党的领袖创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的决定作用,也有学术界创立的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以下简称“新马派”)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的重要贡献。而改革开放过程中过去或现在存在的较严重问题,大多数是西方经济理论和政策负面影响的结果。本文限于篇幅,只选择地略述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相对最重要的十大理论创新。

一、社会主义三阶段论

一般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有两个基石性理论最为重要,一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而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在这两个基石性理论方面均有前瞻性创新。

从1988年开始,笔者发表的《关于划分社会经济形态和社会发展阶段的基本标志——兼论我国社会主义社会初级阶段的经济特征》等一些论著中,1 强调对划分社会主义社会发展阶段的标志或标准要作整体考察,既要看到生产力的终极作用和间接或终极标志,又要看到生产关系的直接作用、直接标志,并认为由生产力引起的生产关系或经济制度的部分质变形成社会主义三个阶段(这与主要直接从GDP和生活水平来划分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观点可以并存),即初级阶段经济制度=多种公有制主体(私有制辅体)+市场型按劳分配主体(按资分配辅体)+国家(计划)主导型市场经济;中级阶段=多种公有制+多种商品型按劳分配+国家主体型计划经济(市场调节辅体);高级阶段=单一全民公有制+产品型按劳分配+完全计划经济;共产主义=单一全民公有制+产品型按需分配主体(个别供不应求的新消费品按劳分配)+完全计划经济;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私有制为主体+按资分配主体+国家指导型市场经济。这一新理论客观界定了不同社会及其发展阶段,有益于理论自洽地揭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共产主义远大制度目标的本质联系,说明初级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初级形态。

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

党中央决定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完全正确的,也是有学理基础和支撑的。可以说,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建立和健康发展,都与“新马派”代表性学者所给予的前瞻性理论分析和政策建言有内在联系。2 1988年1月,笔者发表论文提出:

【“当市场体系和市场机制真正发育成熟和完善的时候,这种经济体制实质上是一种新型的计划调控下的市场经济体制。”3

1989年下半年,社会各界关于计划与市场的关系又进入新一轮的争论高潮,中央文件此时的新提法是建立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商品经济体制,而笔者认为这一表述不准确,因为虽然计划与市场可以并存,但整个经济体制不可能既是计划经济,又是商品经济,所以1990年发表的文章依然主张“市场经济”的提法。之后,笔者于1992年9月发表的一文中,针对认为市场经济与马克思主义相矛盾的错误观点,明确指出:

【“我向来认为,以马克思没有使用过‘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为理由,否定商品的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总和等于商品经济,否定社会化商品经济等于市场经济,这种观点不符合《资本论》的全部分析逻辑,与科学地研究当代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经济运行并无益处。”

由此深一步提出:

【“我们在理论上既可以使用‘商品经济’一词表达‘市场经济’的含义,也可以批判地使用西方经济学曾加以规定过的‘市场经济’一词。但考虑到经济学术语的国际通用性,今后必须更多地采用‘市场经济’的概念。”4

“新马派”著名学者于祖尧、刘国光比笔者更早地提出“缩小”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取向改革”的思想。5

三、新的活劳动创造价值一元论

从1995年开始,笔者发表一些论著,逐步形成“新的活劳动创造价值一元论”,6认为依据已有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实践和马克思关于活劳动创造为市场交换而生产的商品价值,以及纯粹为商品价值形态转换服务的流通活动不创造价值的科学精神,可以推断,凡是直接为市场交换而生产物质商品和精神商品以及直接为劳动力商品的生产和再生产服务的劳动,其中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实体的内部管理劳动和科技劳动,都属于创造价值的劳动或生产劳动。这一“新的活劳动创造价值论”与西方经济学“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论”有本质区别,不仅没有否定马克思关于“活劳动创造价值假设”的核心思想和方法,而且恰恰是遵循了马克思研究物质生产领域价值创造的思路,并把它扩展到一切社会经济部门后所得出的必然结论。具体说来,一是生产物质商品的劳动、从事有形和无形商品场所变更的劳动、生产有形和无形精神商品的劳动、从事劳动力商品生产的服务劳动,都是创造价值的生产性劳动。二是劳动生产力变化,可能引起劳动复杂程度和社会必要劳动量的变化,从而引起商品价值量的变化。三是与上述“新的活劳动创造价值论”密切相关的是“全要素财富说”和“按要素贡献分配形质说”,共同构成了关于创造商品和财富的完整理论。四是“多产权分配说”,即多种产权关系决定了按资和按劳等多种分配方式。公有制范围内的工资,既是劳动力价值或价格的转化形式,也是市场型按劳分配的实现形式。

来源 : 《政治经济学评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程恩富
程恩富
世界政治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