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兴华:再谈学好用好《资本论》的生产力理论(最新修订版)

卫兴华 2018-12-10 浏览:
马克思从发展的观点看待生产力,确定了生产力已发展的要素。他也知道未来还会有生产力发展的新要素出现。马克思讲了资本主义发展的三个阶段,也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展的三个阶段。我们现在起码已经到了第四个阶段,比如说信息、网络这一类要素的发展已经超过马克思所看到和预见到的新的生产力要素的发展。但是现在还有不少人讲三要素,甚至个别人还讲二要素。我们看到,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组织编写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中除了讲生产力多要素,还补充了信息,这个是马克思没有讲到的,所以关于生产力的问题要按照马克思的思想方法来研究。

卫兴华:再谈学好用好《资本论》的生产力理论(最新修订版)

我讲的题目是《学好、用好《资本论》中的生产力理论》。对《资本论》理论的准确理解及其当代价值问题,我过去写过一系列文章。今天单讲一下《资本论》中的生产力理论。为什么讲这个问题?我们看到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一贯强调说社会主义要尽快发展生产力,这是为了满足人民的需要,最后要实现共同富裕。我们当前一方面正在努力发展生产力,另一方面也把共同富裕作为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这两个方面的工作,是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必须紧抓好的两大环节,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问题,也可以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核心问题。既然我们一再强调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要发展生产力,这是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我们就得研究怎样更好更快地发展生产力。可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要研究怎样改革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原有经济体制,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第二,要研究怎样优化和扩展生产力的诸要素。包括怎样改进原有生产要素和发现利用新的生产要素,从而发展生产力。例如,通过培训提高职工的文化、技术知识水平;运用新的科技,改进和创新管理,提高全要素效率等。

第三,研究生产力不是研究生产力的技术层面。不是研究怎样更好地挖煤、炼钢,这是自然科学家的任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应研究社会层面的生产力。比如,怎样转变发展方式、怎样由粗放型转向集约型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该把这方面的内容加入研究对象中。

我们建立、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不能离开《资本论》的指导。在这个方面,我觉得我们在教学研究当中一直对《资本论》的理解存在着一些误区和盲区。对《资本论》的有关理论的正确理解,对于指导我们当前的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依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其中包括什么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力发展的要素究竟是什么,怎样更好更快地发展生产力。因为对生产力要素的理解不同,对马克思的生产力理论认识有偏差,曾经产生了两次本不应该产生的有关生产力要素问题的政治风波。

什么是生产力?生产力的要素是什么?曾经一个时期只能讲二要素,讲三要素会受到批评。而现在基本上讲三要素了,也还有个别学者坚持讲二要素。但是马克思的《资本论》里所讲的三要素仅仅是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人们往往把马克思讲的简单要素当成全部要素。所谓简单要素就是说这是一切社会发展生产力都必不可少的、最起码的要素,这意味着决定生产力的要素也会发展。马克思自己在《资本论》里面清楚地讲明了这一点。有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中注意到了“简单要素”的规定,但做了错解。认为讲“简单要素”是指撇开生产关系只讲生产力的要素。其实,《资本论》中早已说明,讲劳动过程是撇开生产关系单讲生产的劳动过程。马克思自己对“简单要素”的本意做了明确的说明:“就劳动过程只是人和自然之间的单纯过程来说,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是这个过程的一切社会发展形式所共有的。但劳动过程的每个一定的历史形式,都会进一步发展这个过程的物质基础和社会形式。”而且马克思也讲明了在他所处的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怎样发展生产力的问题。这些问题对我们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该怎样发展生产力具有指导意义。

关于什么是生产力的问题,马克思有清楚的说明。我们有的教材里只讲生产力是利用、改造自然的能力。这样,不明确说明利用、改造自然,是要生产出用以满足人们生活需要的产品,这就容易导向生产力二要素论。因为劳动对象和自然力等是被改造的对象。用以改造自然的就只能是劳动者和生产工具。有人说,马克思没有给生产力概念下过定义。不对!马克思讲过,“生产力,即生产能力及其生产要素的发展”。这里包含两层意思:其一是生产力就是生产产品的能力;其二是生产力的发展包括生产要素的发展。马克思还讲,“生产力当然始终是有用的、具体的劳动的生产力”。也就是具体劳动生产使用价值的能力。生产能力是满足人民需要、解决人民衣食住行问题的能力。马克思的著作里讲过生产力包括物质生产力、精神生产力,但是因为决定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力量是物质生产力,所以这里更多的讲的是物质生产力。人们讲生产二要素、三要素时,都没有注意到马克思讲“生产要素的发展”。马克思讲劳动过程三要素,仅仅是“简单的要素”,原始社会也有生产的三要素。马克思讲资本主义发展的三个阶段,对每一个生产发展的阶段首先讲清楚了这个阶段生产力发展的状况。马克思讲简单协作时就说协作创造了生产力,把协作生产力的发展叫做社会劳动的生产力,简单协作就可以提高生产力。在论述机器大工业时,马克思强调科学在生产中的应用。马克思多次讲科学是生产力,而且是独立的生产力要素。

在生产力问题上曾经产生了两次政治风波。本来是一个生产要素的概念和内涵问题,居然产生了重大的政治风波。一次政治风波是,1938年苏联著作中提出了生产力二要素,简单概括就是劳动者和生产工具。1938年以前苏联也没有讲生产力二要素,而讲生产力多要素。但是后来政治权威、理论权威讲了生产力二要素以后,当时苏联和中国都是讲生产力二要素了。这成为经典定义。1952年,王学文老先生当时在中央党校工作,他提出生产力三要素,即《资本论》第一卷第五章讲的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跟生产力二要素不一样。当时在中国执教的苏联专家批判王学文是反对斯大林,王学文受到批判,被迫离开了中央党校。这是一次小政治风波。再一次更大的政治风波,是在“文化大革命”末期。1965年,胡耀邦向邓小平汇报中国科学院的《汇报提纲》。因为是科学院的,就写上了科学也是生产力。他们起草时不知道马克思仅在《资本论》中就多次从不同的方面讲过科学是生产力。邓小平同意《汇报提纲》,说科学也是生产力。当邓小平再次被贬时,《红旗》杂志和《辽宁日报》发表文章,竟批判邓小平讲科学也是生产力,理由是劳动者才是生产力最重要的要素,把科学作为生产力否定了劳动者的重要作用——讲科学是生产力这不是抬高科学家了吗?马克思很重视科学在发展生产力中的作用。我们目前发展生产力强调科学创新、管理创新。过去二要素、三要素没有科学、管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卫兴华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