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要造出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不可吗?

屈炳祥 2018-12-10 浏览:
所谓“中间群体”在形式上看似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中间阶级”或“中间阶层”没有多少区别,然而,在本质上它却与马克思恩格斯的“中间阶级”或“中间阶层”相去甚远,它完全是西方主流意思形态在我国的衍生物。事实表明,由于“中间群体”或“中间阶级”的许多先天不足,使它不论在什么社会条件下都既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柱石,也不是推进社会进步与发展的中坚力量。在我国现实条件下,工人、农民、人民解放军及一心为他们服务的知识分子才是我国维护社会稳定、推进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决定性力量。因而,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培植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建设所谓“橄榄型”社会。联系到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与现实以及我国当前的具体实际,那种刻意要培植“中间群体”的作法,很难阻止其向下滑落的固有规律的作用与变动趋势。所以,在我国,要刻意去培植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建设所谓“橄榄型”社会的主张,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想,很难如人所愿。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中国非要造出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不可吗?

在我们欣欣然跨入新世纪后,关于所谓“中间群体”或“中等收入群体”的话题在我国的主流媒体上一直没有间断过;当我们进入本世纪第二个10年时,其出现的频率更是越来越高了。有消息称,在2018年7月至9月两个月的时间内,仅国家的某一个部门,“已多次组织召开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专题或专家座谈会,研究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思路和举措。”[1] 同时,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及领导人著文、演讲与谈话,总是忘不了这一话题。可见其热度之高。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是应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有效扩大内需、稳定社会预期和信心的迫切需要”。[2] 之所以如此,又是因为“中等收入群体是一个国家的脊梁”、“真正的中坚力量”,或社会稳定的柱石。[3] 至此,使人们不得不追问:

第一,何谓“中间群体”?这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中间阶级”是什么关系?

第二,“中间阶级”或“中间群体”是否真地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柱石”?

第三,中国是否也需要培植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

第四,中国是否可以人为地培植出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

以下,笔者将逐一对此作出说明。不妥之处,敬请学界朋友批评指正。

一、何谓“中间群体”?这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中间阶级”是什么关系?

这个所谓的“中间群体”,按照国家发改委2018年9月14日在其官方网站所做的解释即:按全国居民收入五等份分组的中低收入户、中等收入户和中高收入户三个群体。因此,“中间群体”也被称之为“中等收入群体”。那么,“中间群体”或“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标准是多少?“中间群体”的收入标准是一个动态的、可变化的,而不是一个静态的、固定不变的数,因而它会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国家分配制度的改革与分配政策的调整而发生变化。以2017年为例,其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3843元、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2495元、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4547元,平均为23628元。那么,这个所谓的“中间群体”到底是指哪些人群呢?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推出的《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报告(2010)所作的规定,我国的“中间群体”主要包括如下几类:一是科学、技术、研究等领域具有中专以上学历和初级以上职称以及暂未评定职称的专业人员;二是包括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等各种经济类中小企业的经理、企业家;三是各级从事行政事务、公共事业管理与服务的专职管理者与办事员;四是私营业主、小业主、小商贩等;五是“白领”工人、包括农民工中有一技之长的人;六是从事商业、服的务人员;七是各类自由职业者,等等。

这个所谓的“中间群体”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中间阶级”或“中间阶层”是什么关系?笔者见,如果仅从人口的社会结构和收入水平等方面来衡量,它同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中间阶级”没有太大的区别。当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划分和确立“中间阶级”时,除了财产占有关系之外,的确也考虑到了人口的社会结构和收入水平等因素,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四卷即《剩余价值理论》(第一册)一书中曾明确指出,我们所说的“中间阶级”往往就是指那些“介于工人为一方和资本家、土地所有者为另一方之间”[4]653 的各种社会群体中的人们。起初的“中间阶级”,多指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等一类的小资产阶级,甚至把那些小资本家也包括其中;另外,由于资产阶级国家管理的需要及社会公共需求的发展,便产生了众多的非生产劳动者,如国家机构中的文职人员、军人、警察、狱吏,以及经理阶层、受雇佣的医生、律师、教师、学者等;再后来,又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如股份公司的出现,使资本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发生了分离,随之便出现了新的经理阶层和其它类型的专业管理人员,等等。这样,这时的“中间阶级”又有了新的扩展。

不论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中间群体”或“中间收入群体”、还是马克思恩格斯当年所说的“中间阶级”,基本上都是指的同一类人群。既然如此,那我们今天为什么不沿用马克思恩格斯的“中间阶级”一语,而要标新立异,另树一帜呢?笔者认为,过中缘由大概有如下两个方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