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进口战略”的隐忧及应对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政策建议

贾根良 2018-12-08 浏览:
“扩大进口战略”虽然有助于我国对外贸易的平衡,但无助于解决我国低端产品出口过剩和贸易条件恶化的问题,不利于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扩大内需战略的实施,并将进一步强化我国“出口低端产品并进口高端产品”的贸易结构。实现对外贸易的平衡不能采取单纯的扩大(资本品)进口战略,而要立足于国内经济的结构调整,只有通过国内资本品使用部门为独立自主的资本品创造部门提供市场以及两者之间建立起互补性生产需求的平衡增长,才能真正实现产业升级并扩大内需的战略目标。但在目前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解决我国对外贸易不平衡问题上,人们完全忽视了国内经济各部门之间生产性中间需求的巨大作用,特别是忽视了通过平衡增长为本土高端制造业创造国内市场的重要作用。据此,本文针对性地提出了相关对策建议。

无疑,“扩大进口战略”将有助于实现削减贸易顺差和促进贸易平衡的目的,解决我国因连年贸易顺差所导致的巨额财富损失和通货膨胀并发症问题,也能达到减少国际摩擦的目的,如果单纯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不失为一种好的解决办法。但是,这种战略不仅不能实现以上论者所论证的目标,如提高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通过引进高新技术设备促进产业升级,提高我国对外开放的质量和水平。相反,“扩大进口战略”却是与这些目标背道而驰的。理由何在呢?

我们可以把2012年730种进口商品平均关税率降低为4.4%的商品划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能源资源性产品、用于促进消费和改善民生的日用品和与公共卫生相关的产品,这些产品进口将改善国内供给,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没有不利影响。第二类则是资本品,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所需的关键设备和零部件以及大马力拖拉机等在内的农业生产资料,这类产品降低进口关税将冲击我国亟需扶植的资本品工业。当然,如果打算像日本和韩国在经济崛起时期一次性进口样机后就不再进口,在此基础上实施进口替代,这无疑是无可厚非的;而且在目前国际金融危机的条件下,由于发达国家经济萧条,我国在先进技术设备进口价格等问题的谈判上将处于有利地位,这无疑是一个准备进口替代的好时机。但是,很显然,“扩大进口战略”并没有这个打算,其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削减贸易顺差和促进贸易平衡,并认为这种进口长期化是正常的。

目前,我国产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大都处于低端地位(部分处于中端),进出口贸易结构的基本特征是“出口低端产品并进口高端产品”,在发达国家经济崛起的经济政策史和经济思想史中,这种贸易结构因为“出口本国报酬递减的产品并进口外国报酬递增的产品”,因而被看作是“坏的贸易”,[⑧]这种贸易结构实际上正是我国对外经济发展方式所要转变的对象,但“扩大进口战略”却因为首先扩大的是先进技术设备进口,而且并无进口替代的战略考虑,因此,这无疑将使我国的进出口结构进一步被固化在“出口低端产品并进口高端产品”的低级贸易结构上,使我国长期以来就存在的“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困局进一步被强化,这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自主创新是非常不利的。在这种情况下,哪里会提高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地位呢?又怎么能说将会提高我国对外开放的质量和水平呢?

此外,“扩大进口战略”还会带来以下负面影响。第一,并不能解决产业价值链低端工业制成品出口过剩所内生的贸易条件恶化和生态环境恶化问题。第二,它不仅无法解决由于我国出口产品海外市场在未来的持续萎缩而产生的失业问题,反而会加重失业问题,因为进口将冲击国内相关产品生产企业的生产,从而减少国内就业。第三,还需要引起特别注意的是扩大进口战略将有可能对我国贸易结构和国际收支带来深远的不利影响,理由有如下两点:其一,由于我国贸易顺差主要是由加工贸易所产生的,一般贸易和其他贸易一直都处于逆差状态,因此,扩大进口战略将导致我国对加工贸易的依赖,这与我国大力压缩加工贸易的既定目标是自相矛盾的;其二,我国贸易顺差主要是由在华跨国公司的加工贸易所形成的,如果把扩大进口作为一种战略长期实施,不仅无法降低对在华跨国公司的依赖,而且,在未来某些时候是否会导致外汇危机?例如,以2010年我国1831亿美元的顺差构成为例,外商投资企业占2010年我国贸易顺差的68%,顺差额为1243亿美元;而我国民营企业和国营企业贸易顺差总计仅598亿美元,占比为32%。由于外商投资企业所形成的贸易顺差实际上代表着外资对我国资产的索取权,是我国间接的对外资的隐性债务,因此,一旦外资外逃和外商投资企业不再通过结汇制把美元交给中国人民银行,而我国进口比例如果无法压缩,这将有可能发生外汇危机。

相对于我国连年巨额贸易顺差所导致的财富损失和通货膨胀而言,笔者并不反对扩大进口战略,因为这总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但这种战略对长期发展将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我们需要寻求更好的解决途径。笔者认为,要解决我国进出口价值总量的长期失衡,不能只集中在进出口失衡问题上,我们必须注意到我国产业价值链低端工业制成品大量出口所产生的贸易顺差是与我国经济结构其他方面的失衡相伴而生的:资本品工业高端产品大量进口;大豆、玉米等大宗农产品的大量进口;由“大进大出、两头在外”所导致的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产生的结构失衡,[⑨]等等,贸易顺差与这些结构失衡是密切相关的。因此,我们必须把这些结构失衡通盘考虑,采取一揽子的国民经济平衡发展战略,而不能仅仅是为了解决连年巨额贸易顺差,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单纯解决进出口平衡问题。但在讨论这种新战略和政策建议之前,我们首先需要为之提供一种新的理论基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