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学派看后全球金融危机时代的美国产业政策

黄阳华 2018-12-07 浏览:
政治经济学的美国学派,是19世纪指导美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的指导思想。从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产业政策的总体部署与分步实施情况看,可以发现两个“高度一致”:近年来美国产业政策的战略部署,与美国学派的核心理念高度一致;特朗普所实施的若干重大政策,与奥巴马当政时期完成的制造业复兴计划高度一致。这表明后危机时代的美国产业政策,出现了向美国学派全面回归的趋势,将在相当长时间内影响美国产业政策的根本取向,对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国际环境带来深刻变化。我国必须保持战略定力,不仅要在短期内做好政策应对,更要在战略高度做好充分准备。

可见,在美国240余年的历史中,绝大多数时间均采取了产业政策促进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促进市场扩张及基础设施升级,发展了与产业相配套的贸易秩序。相比之下,自由贸易政策仅是美国在特定条件下的权变策略。当自由贸易政策与美国核心利益发生冲突时,美国政府回归美国学派所确立的经济政策是大概率事件,各国都要做好长期的准备。

三、后危机时代美国“制造业复兴”战略部署与实施

(一)制造业复兴计划的总体战略部署

20世纪后期经济全球化涨潮,全球产业分工和布局出现了较大的调整。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发达国家出现了“去工业化”,而一些新兴经济体逐渐从低端技术产业转向中高端技术产业。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反思“去工业化”提出了两方面的问题:供给侧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协同弱化,需求侧高工资制造业就业机会减少导致消费需求不振。2009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稍从迫在眉睫的“救市”中舒缓过来,便提出了“制造业复兴计划”,重申制造业对美国未来至关重要,作为重振美国科技和产业竞争力的基本纲领。随后,总统执行办公室(EOP)、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总统科技咨询委员会(PCAST)、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NSTC)、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NIST)等核心科技政策部门,会同美国制造业协会和大型企业,向总统提交了一系列提升美国先进制造业全球领先地位的对策咨询报告,逐步细化美国制造业复兴计划的目标、政策体系和重点工作,强化政策组织保障。2014年12月16日《美国振兴制造业和创新法案》(RAMIAct)生效,美国以立法的形式为制造业复兴计划的长期实施强化制度保障。美国制造业复兴计划的本质,是依托其在新一代通信技术(ICT)、新材料、生物技术等通用技术领域长期积累的技术优势,加快促进人工智能、数字制造、3D打印、工业机器人、绿色制造等先进制造技术的突破和应用,推动全球工业生产体系朝着有利于美国技术和资源禀赋优势的方向转变。为达此目的,美国产业政策的基本功能便是排除内外部不利因素。

当我们按图索骥,不难发现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所实施的“对内减税”和“对外加税”等主要政策,其实早在奥巴马当政时期就已经有了清晰而系统的政策设计。推进制造业复兴是国家核心利益所系,即便特朗普上台后批评甚至废除了前任总统的诸多政策,在制造业复兴问题上却与其前任保持高度一致。

总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复兴计划呈现出如下特点:第一,美国产业政策的导向,是要改变美国过度依赖服务业的经济结构,激发新的制造业投资活力,增加可贸易品出口,减小美国贸易逆差压力,寻求经济再平衡。第二,美国产业政策的原则,是实现美国技术优势与产业优势的再匹配。制造活动大规模对外转移,不仅美国的制造业相对规模和贡献快速下降,而且影响到美国的研发能力,制造业的复兴不仅是要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更是要巩固和加强美国的创新能力。第三,美国产业政策的着力点,是争夺未来产业竞争制高点。人工智能、智能制造、3D打印、生物医药、清洁能源等先进制造技术成为美国制造业复兴的重点。第四,美国产业政策并非要重构完整制造业体系,而是重点是率先突破和使用先进制造技术和制造工艺。因此,美国的战略意图,并不是要将海外的中低技术产业转回国内,而是在国内建设生产效率更高、高技术产业的产业化更强的制造基础。

(二)制造业复兴计划的政策框架与实施

美国制造业复兴计划的政策体系和措施,具有十分明显的问题意识和目标导向,着力点是那些由美国首创但未能本土产业化的高技术产品。2011年6月出台的“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旨在联合产业、大学和联邦政府,举全国之力加大对新兴技术和技能的投资,支撑创造高质量就业,鼓励企业投资于国内制造业部门。2012年7月,美国“先进制造业伙伴”指导委员会、PCAST及业界、学界专家出台了“构筑先进制造国内竞争优势”,提出了系统的政策框架。这是金融危机后美国产业政策部署最为重要的政策文件之一,共计包括“三大类十六项”政策建议。2013年后,随着全球主要工业国纷纷推出应对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国家战略,美国科技政策咨询部门先后推出了《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发展战略计划》(2016年)和《呈报总统的关于确保美国半导体产业领先地位的报告》(2017年)等高新技术发展战略,标志着后危机时代美国产业政策导向更为明晰。

第一,建立与先进制造技术和先进制造业发展相适应的政府组织和管理体系,新设立了一系列旨在专门促进政策落实的或者由政府部门牵头的机构和工作小组。例如,2011年,成立了“白宫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协调联邦政府的制造业政策和项目实施;美国出台“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后,成立了全面负责该项计划的“先进制造业伙伴指导委员会”;为加强先进制造业的投资,成立了由商务部牵头的“国家先进制造业计划办公室”;在技能工人培育方面,成立了国防部负责的“军方认证与许可特别工作组”;为促进能源产业的发展,成立了“支持国内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安全和负责任的开发部际工作组”。

来源 : 学习与探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