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学派看后全球金融危机时代的美国产业政策

黄阳华 2018-12-07 浏览:
政治经济学的美国学派,是19世纪指导美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的指导思想。从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产业政策的总体部署与分步实施情况看,可以发现两个“高度一致”:近年来美国产业政策的战略部署,与美国学派的核心理念高度一致;特朗普所实施的若干重大政策,与奥巴马当政时期完成的制造业复兴计划高度一致。这表明后危机时代的美国产业政策,出现了向美国学派全面回归的趋势,将在相当长时间内影响美国产业政策的根本取向,对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国际环境带来深刻变化。我国必须保持战略定力,不仅要在短期内做好政策应对,更要在战略高度做好充分准备。

从美国学派看后全球金融危机时代的美国产业政策

一、引言

自2017年1月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罔顾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实施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贸易政策,为缓慢复苏的世界经济蒙上了阴影。从古至今,贸易战只是产业竞争的表象,贸易政策背后的产业政策是国家意志的体现。近来美国产业政策实践与其所宣扬的自由市场经济思想言行不一,我们不禁要问:如何评析美国产业政策转向的基本逻辑,如何评价美国产业政策调整的理论与思想渊源?这对我国从战略层面思考应对之策具有重要意义。

经历了“去工业化”之殇的美国遭受了全球金融危机的重创。美国各界痛定思痛,严正检讨产业竞争力滑坡和新兴工业化国家技术赶超的双重挑战之后,由政商精英精心绘制了制造业复兴蓝图,致力于在技术、产业和市场层面“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实施制造业复兴计划,正值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并可能再次引发全球“大分流”。如何像前几次工业革命那样,先人一步地抓住技术经济范式转变的机会窗口,阻滞他国“变道超车”,又为后美国金融危机时代的产业政策赋予了时代内涵。当我们再将研究视角转向历史纵深回溯,“还原”美国的政治经济学史和产业政策史,便能清晰地看出:美国从建国到迈向世界工业强国的百年历史中,不仅具有悠久的赶超型产业政策的实践经验,而且形成了“政治经济学的美国学派”。在该学派的指导下,美国成长为举世无双的世界头号经济、产业、科技和人才强国。此后,美国学派在主流经济学界缓缓退向后台,经济自由主义走向前台。但是,这并不表明美国的产业政策实践放弃了美国学派的主张,而是将其核心政策主张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制衡机制,在美国产业政策实践中始终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果断放下了自由市场经济的思想包袱,将长期潜伏于后台的美国学派推向前台,表现为一系列政策的转向。因此,有必要在经济思想渊源和发展战略两个层面,审视近来美国产业政策的转变,如此,才能较为准确从战略层面思考中国的应对之策。

二、美国学派经济思想评述

在美国独立前的一个多世纪的殖民时代,美国长期作为其宗主国全球经济布局的外围版块之一,依附于以英国为中心的贸易与产业分工体系,美国的“出口、进口以及航运全都受宗主国《航海条例》的约束,殖民地没有权利选择退出”(恩格曼,2013)[1]。美国独立后,这个新生的国家必须重构其与中心国家的关系,是“农业立国”,还是“工业立国”?这一问题逐渐演变为国家制度与发展模式的抉择问题。在漫长的徘徊和争议中,逐渐形成了与政治经济学“英国体系”针锋相对的“美国体系”(赫德森,2010)[2]。前者主张美国按照比较优势实行自由贸易,优先发展农业经济。而后者则主张美国应走工业化道路,对不具备比较优势的制造业实行幼稚产业保护。两种发展模式之争引发了长期的政治分裂和发展政策的摇摆,直到内战付出了数十万人伤亡的惨痛代价后,联邦政府为“工业立国”的发展战略扫清了政治和思想阻碍,主张工业化的美国学派成为全面指导国家建立独立自主工业体系的主导思想。

美国学派孕育于如下历史情景,一是南北方经济结构的差异,是导致“工业立国”和“农业立国”分歧的现实产业利益基础(赫德森,2010;恩格尔曼和高尔曼,2007;恩格尔曼和索科洛夫,2012)[2][3][4]。早在殖民地时代,美国东北地区形成了以初级制造业和航运为支柱产业的工业交通经济,但缺乏与英国等工业强国竞争的实力,美国的帽子、衣服、纺织品、餐具、陶器、书籍等依赖于从英国进口(沃利斯,2013)[5]。而南方则是以种植园经济为主,是全国经济重心所在。二是应对国际环境的现实需要。英国虽被迫承认了美国的政治、军事、外交独立,但并没有放弃在经济上控制乃至分裂新生的美国。英国凭借其强大的产业竞争力,向美国大量倾销工业产品,冲击美国本土制造业。对英国是采取自由贸易政策,还是实行保护主义政策,事关南北双方不同产业集团的切身利益。三是经济发展思想的碰撞。美国独立当年,适逢亚当·斯密的名著《国富论》出版。该著作引申出的古典经济自由主义思潮,在美国知识精英中广为传播。美国知识精英必须面临的抉择,是接受经济自由主义学说,还是结合美国国情选择实用主义的经济政策。

历史情景的差异造成了经济思想的差异。美国学派的经济思想、政策主张与英国学派存在明显差异,甚至在关键问题上是针锋相对的。归纳起来,美国学派的核心观点有三:生产率立国、内部改善和贸易保护(赫德森,2010;贾根良,2010,2011;贾根良等,2017)[2][6][7][8]。

来源 : 学习与探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