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华为:定向狙击,遏制中国技术,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月落乌堤 2018-12-07 浏览:
华为是令竞争对手害怕的,持续的高研发投入、海量的专利申请及授权数量、5G标准起草者、5G组网的核心供应商,技术壁垒在这种高投入下,对华为的限制作用渐渐越来越小。很显然,为什么西方集中对我5G产业进行围堵封锁?就是怕中企借助目前中国在5G技术上的领先优势,使中国未来数字经济弯道超车,占据未来全球产业技术变革的前沿地位。

2018年4月16日,美国《纽约时报》发布署名文章称:美国就华为是否违反了对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的贸易禁令展开了调查。

2018年4月17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抛出了一份禁购令:将禁止美国运营商使用联邦补贴,购买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公司的设备。这项规定,进一步压缩了华为在美国市场的空间。

2018年4月19日,“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可能支持某些企业进行商业间谍活动”,以提高中企竞争力并促进政府利益。华为赫然在列。

“围猎”华为:定向狙击,遏制中国技术,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华为及中兴在美被调查 图片来源:网络

同时,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多部门、多次拒绝华为以收购美国公司的方式进入美国市场——即便是收购合资公司也未能通过。

“围猎”华为:定向狙击,遏制中国技术,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华为在美并购屡次被否

下架、禁购、调查、并购受阻,华为在美国这个“磕牙”的市场持续受挫并非一时一事。自1999年,华为在达拉斯开设第一个研究院开始,近二十年来,即便华为在美设立了数个研究中心,以及数十个办公室,雇佣了上千的当地员工,华为依旧被美国排斥在核心供应商之外。

03.

澳大利亚,独占一块大陆的国家,南太平洋最大的电信市场。

长期以来,华为一直都是澳大利亚各电信公司的重要供应商,2017年的收入超过6亿澳元(约合4.45亿美元),员工超过700人。华为在澳4G市场的份额约为55%[4]。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第一个以“安全”为由禁止华为参与电信运营商5G组网建设的国家。

2018年8月23日,澳大利亚财长兼内政事务代理部长minister Scott Morrison 和通讯部长Mitch Fifield在一份声明[5]写到:任何“有可能受制于与澳大利亚法律相冲突的外国政府的法外指示的公司“的参与,都会带来太多风险。

虽然华为和中兴通讯(ZTE)没有在这份声明中被直接点名,但澳大利亚政府已经通过声明向国内的运营商传递了这样的信息,“在涉及第三方供应商参与5G网络,包括将网络向成熟的5G网络的演变中,政府期望TSSR (电信行业安全改革)的责任得以应用。”

翻译成大白话:我们两人代表政府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大家就不要再采购华为及中兴的设备了,澳大利亚禁止华为中兴参与接下来的5G网络的建设。

早在2012年,华为就曾因“安全担忧”而被禁止向澳大利亚投资额达490亿澳元的国家宽带网络(National Broadband Network)供应设备。坐实了澳大利亚在5G网络建设的建设中,充当了美国“打手”的这一事实。

禁令声明发出后,华为做出了及时的回应和积极的沟通,但收效甚微。禁令的实施还有待后续落实,但是,澳大利亚作为首个官方出具文件,禁止华为参与其电信运营商5G网络建设的国家,所造成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围猎”华为:定向狙击,遏制中国技术,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华为澳大利亚公司 回应截图

“围猎”华为:定向狙击,遏制中国技术,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中国外交部 网站截图

同一天,《华尔街日报》刊文表示:澳大利亚禁止中国电信企业华为和中兴通讯参与该国5G移动网络建设,与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保持一致,这凸显出对中国政府可能实施网络间谍活动的担忧。

在西方法律制度下,由政府发布的官方性声明,会作为指导性条文,纳入相关行业规范中。相形之下,无论华为还是中国政府的回应,都显得很无力。

04.

韩国,东北亚最成熟、网络速度最快、网络覆盖率最大的国家。

2018年6月,韩国的最大运营商SK Telecom公布了5G设备供应商的名单,原本最有优势的华为却意外落选,最终由爱立信、三星电子和诺基亚取而代之。此前,美国的三大运营商也是将自己的订单分别给了三星、爱立信和诺基亚三家。SK Telecom成为全球第一家将华为剔除出5G网络建设供应商的主流运营商。

韩国是三星的大本营,三星自2007年进入电信基础设备市场,2017年三星电子的电信设备业务收入达到35亿美元,同比增长60%,而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86%至5.42亿美元,全球市场占有率4.1%。随后抓住3G、4G的发展机遇,迅速成为韩国主要三大公司供应商。

“围猎”华为:定向狙击,遏制中国技术,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图片来源:网络,数据未经考证

SK Telecom成为全球第一家主流运营商中,撇开所谓的政府引导及政策限制因素,公布的供应商名单没有华为的公司。这一行为带来的影响,不亚于澳大利亚政府发布声明禁止华为参与在澳5G网络建设。原因有三:

1 企业是项目实施的主体,在非官方授意的情况下,在采购名单中剔除所谓的“风险供应商”, SK Telecom,作为韩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做出这样的商业采购决定,释放出的市场信号和示范效应,会让其他市场参与者更为审慎或进行风险规避。

2 企业通过“自主”的商业行为,在政治层面,可以替政府把“禁止使用”变为民间行为,换言之,企业直接承担潜在的政治风险,让本国政府免于对方政府的指责和开罪。

来源 : 寻瑕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