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献金与美国的选举政治——被资本扭曲的美国政治

倪春纳 2018-12-06 浏览: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进入了所谓的“新镀金时代”,社会经济的不平等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原因之一是美国政治从根本上被“金主”和利益集团所绑架。在美国的选举政治中,候选人自身越来越无力负担高昂的竞选费用,而不得不依赖外围组织提供的巨额政治献金。在这种背景下,富豪和利益集团成为决定选举结果的重要力量。与普通美国人相比,“金主”可以通过各种“合法”形式的政治献金,将经济优势转化成政治权力,利用政治权力维护经济利益,不断推动为富豪减税的公共政策,并阻止任何旨在削减经济不平等的公共财政支出或管制的努力。政治不平等进一步加剧了经济不平等。选举政治被政治献金严重扭曲,最终形成了当今美国“不平等的民主”。

政治献金与美国的选举政治——被资本扭曲的美国政治

著名学者托马斯·皮凯蒂( Thomas Piketty)在风靡寰球的《21 世纪资本论》一书中指出: “在美国,20 世纪并不是一个朝着社会正义大踏步前进的世纪。事实上,今天财富的不平等程度要比19 世纪初还要高。”[1]自20 世纪70 年代以来,美国进入了所谓的“新镀金时代”,社会经济的不平等达到了空前的程度。不论是以收入水平还是财富多寡来衡量,美国的贫富悬殊都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1970 年,美国最富有的1% 人的财富占到全国总财富的10%。但自此之后,该群体的财富迅速膨胀,2007 年时达到了23. 5%,其中最富裕的0. 01%人口、约13000 个家庭的财富占全国收入的11%。2008 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的不平等进一步加剧。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2009—2011 年间,收入最多的1% 群体的收入增长了11. 2%,而其余99% 群体的收入却下降了0. 4%。2008—2014 年间,收入增长的95% 被1%的人口所占有。美国贫富群体的收入差距显而易见。从净收入来看,不平等的程度更是触目惊心: 美国最富裕的5% 人口拥有全国72% 的财富,其中,收入最高的1%人口的净收入比全国社会底层90%的总和还要多。[2]

许多学者认为,当前美国日益恶化的不平等并非不可避免,而是可以通过公共政策对居民的收入水平和物质福利进行调整实现缓解的。事实上,所有西方发达国家都面临着与美国相同的问题,如全球的工资竞争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扩张对国内工人的薪资造成了不利影响。但是,除美国之外的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通过某种程度的平等主义色彩的公共政策,广泛分配国际贸易和技术革新所带来的红利,使更多的公民能够从中获益,避免了经济不平等的恶性膨胀。[3]2015 年,美国的一项民调显示,2 /3 的美国人主张“金钱和财富应该更公平地进行分配”,同时绝大多数人支持最低工资由7. 25 美元提升至15 美元,提高对高收入者(年收入超过100 万美元)、股票和债券转让的税率等。但是,美国的公共政策却一直反其道而行之:最低工资标准长期停滞,实际购买力显著缩水,社会福利项目大幅削减,不断为富人减税。

为什么以“民主”自我标榜的美国不能实施大多数人支持并获益的公共政策呢?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是,美国政治结构中分权制衡和多重否决的制度导致了党派极化和政治僵局。但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美国的政治制度从根本上被“金主”和利益集团所绑架。自20 世纪70 年代开始,美国政治选举的成本越来越高。2016 年美国大选(包括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 支出的竞选资金总和超过了80 亿美元,选举成本之高刷新了历史纪录。在选举过程中,媒体广告费用不断飙升。在2015—2016 年选举周期里,广播电视和有线电视上的选举广告费用达到了28. 3 亿美元。[4]候选人需要向专业的民调人员和咨询顾问支付高额的费用,以前选举中由工会、教会和其他公民组织提供的志愿服务被付薪的竞选工作人员所取代。在这种背景下,候选人自身根本无力负担天文数字的竞选支出,而不得不依赖于外围组织尤其是富豪和利益集团的政治献金来开展选举。据统计,在2012 年大选中,向国会议员候选人捐献超过200美元的仅占美国成年人口的0. 53%,向联邦候选人捐献超过200 美元以上的绝大多数是富人、受过高等教育的男性和白人,不足0. 4% 的群体贡献了候选人接受个人捐献总额的64%。[5]与富豪尤其是超级富豪在选举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相比,普通公民的小额捐献的影响十分微弱。在2012 年大选中,奥巴马和罗姆尼的370 万小额捐献者提供的资金总和不足159 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的献金总和。从选举过程来看,利益集团尤其是商业组织和贸易协会在美国的政治选举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富豪和组织化的利益集团提供了巨额的政治献金,用于反对提高对高收入者的征税、反对公共财政投入到使普通公民受惠的项目上。[6]有鉴于此,有学者指出,即使从最弱的意义上而言,用“民主”来描述美国也是不确切的,因为美国政治已经成为“金主政治”,“一人一票”的政治原则已经被“一元一票”所取代。[7]

一、政治行动委员会与直接献金

政治行动委员会(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PAC)是利益集团的政治性组织。对于多数利益集团而言,介入选举活动的最佳方式是以“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名义向候选人提供政治捐献。在2015—2016 年选举周期里,政治行动委员会(不包括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共接受了22 亿美元的捐献,向候选人捐献了4. 7 亿美元,其中,向候选人捐献最多的是“北美国际劳工联盟政治行动委员会”,达到了689 万美元。[8]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