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以素质教育之名瓦解中国教育

张捷 2018-12-05 浏览:
中国与世界的差距,我们很多人说大学,其实这个差距更在中学。我们的中学都是地区性的中学,所有的中学都没有特点,都被限制在特定的教学大纲之下,对英才来说就是埋没。西方中学是分层的,韩国是很好的学习了西方,同时也结合本国特点,英才的学习通道是畅通的。在这个过程韩国的弯路,变成了中国的方向。其实限制了中国的中学教育高度,其实就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中国顶尖人才的成长,达到了对中华民族的下一代集体矮化的目标,这是中国的竞争国家最需要的事情。对这样的差距,我们再往下看,孩子在幼儿和小学的开发培养上,依然是差距巨大。我们的舆论在妖魔化早教,在妖魔化从娃娃抓起,变成了所谓的拔苗助长。需要以孩子不学的快乐来释放好吃懒做的天性,韩国对娃娃的奥数教育,是走到世界前列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我们的教育政策,即要考虑教育的普及,也要给天才留有通道,即要普及教育的宽度,也要英才教育的高度,二者不可偏废。现在对普及考虑过多,对英才考虑不足,背后就是普及教育面向95%的直接利益,英才教育面向中华文明的长远利益,我们在这里被民粹的短视所绑架。

素质教育变成了声色犬马教育

现在教育理论的一个制高点就是素质教育,只要一说素质教育,就是道德制高点,大家就关心素质教育这个名词,什么事情都挂上素质教育的羊头,下面卖的是什么狗肉就没有谁关心了。而素质教育是什么?这个说的并不清楚明确,关键是你素质教育要的什么素质,就更不明确。而我们从他们的所作所为,更可以看到,这个素质教育早已经歪了楼,如果要下一个定义,那么对应的素质叫做声色犬马更合适,根本不是素质的提高,是腐化水平的提高。

现在所谓的素质教育,内容概括起来越来越变成了一个被历史唾弃的东西——声色犬马!古代的声就是音乐、色就是各种演艺、犬是宠物玩物、马是运动游戏,这个素质教育就是要把红旗子弟变成八旗子弟。照他们的标准,贾宝玉就是素质教育的杰出代表,声色水平一流又释放天性,在大观园里面快乐着,而且这个快乐还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两个女人之间暧昧的妈宝男,最后对谁也不负责任,是渣男中的战斗机。看他们教育什么素质,你也别说什么第一课是娘炮了,人家就是要这个效果。以后再提教愚部的素质教育,就一个词概括最全面:声色犬马教育!说西方的贵族们擅长声色犬马还不如说我们的八旗子弟更擅长呢!

我说现在素质教育变成了声色犬马教育,很多人就说君子六艺,说古代的音乐戏曲造诣。但古代说声色犬马是反义词的关键,就是把这个音乐戏曲博物运动这些内容,放到了读书之上。六艺是讲乐,但你要先成为君子,否则就是优伶,属于标准的小人范畴,而且乐也要有了文化以后,要阳春白雪不能下里巴人。而成为君子首先是要读书博学有德才可以的。为何我们现在对明星畸形收入要反对呢?!这个是不能本末倒置的事情。这里的声色犬马教育也可以叫做纨绔教育,纨绔本意是细绢做成的裤子,泛指豪门子弟的华美衣着,而君子也是要华服的,不过你没有了德行,纨绔也就变成了贬义。

我们的素质教育的追求,看似是接轨了西方贵族的爱好,但我们的跪族,只不过接轨了其中的皮毛。我们历史上的王公贵族也会玩着呢!京剧玩票和音乐曲艺都样样精通。这里我们要看到君子与纨绔子弟的区别,大家都可以声色犬马,但你要本业和读书的水平高于声色才是君子;而纨绔子弟则声色犬马一流,本业是不行的。而专门干声色犬马的从业者,就是优伶,是被看不起的乐籍,这个在中国古代,与娼妓在一个群体。而我们很多中产的孩子,这样“素质”了以后,就是从小腐化,养出了一批假富二代!他们不会创造和生产的技能,却对音乐、演艺、玩乐样样精通,这样的孩子能够成为我们未来的建设者么?能够在世界丛林法则下肩担重任么?你们都培养了他们什么素质呢?!

我们的素质教育接轨派忽视的是西方贵族的孩子,是要进伊顿公学这样的顶级私立学校的,而且是5岁就进去了,这些私立学校的学习强度,远远比公立的放养大多了!而且伊顿公学的孩子要睡硬板床,生活条件也有意的艰苦磨练,而且西方贵族都是要从军的,王子也不例外,他们学习的很多技能是带有军事用途的。就如我们的六艺里面的射御,射箭是重要的军事和谋生狩猎技能,御则是驾车,驾战车和多匹马的大车,是需要高超技能的。而所有这些,都是排在读书之后,是锦上添花的。只有读书好了,其他的才可以说其他。这里读书是在背后的,前台展示的是六艺。但我们教育部里面的西方跪族很多,只看西方表面的东西。

中国历史上讲富不过三,其实还有一个含义,就是求富的道路走了三代就不通,中国历史上的名门郡望也很多,中国讲的是读书传万代。我们古代讲一代学技创家业,二代放债偏祖业,三代声色毁所有,这个富不过三就是这么的步骤。而对应到现在就是一代理工科技创业,二代金融投机,三代艺术败家,这样的例子我们看到很多。古代能够成为名门郡望的,都是创业以后代代读书,以读书为传家之根本,虽然财富未必持续增加,但人口和总影响力是越来越大,这样的大家族发展史的例子,中国古代是很多的。

我们到底让孩子主要学什么,是有道术之别的,道是大路,而术这个字的本义是邑中的小路。这个道路的宽窄,其实我们可以算一个账!学钢琴,你就算到了全省的第一,但中央音乐学院也就全国招十几个,不说潜规则,按照比例你就未必能够进入!其他的就是当普通的教师继续忽悠孩子去学,这个普通也需要你是一个省的前十名才有可能。最后全国能够上台成为演奏家的,每年出不来一个,比独木桥还窄。就算你当了艺术特长生,且不说每个名校没有几个名额,就算有,这个特长生也是要你本专业优秀才可以毕业后在社会生存,而真正能够享受特长的,潜规则才是主要的。这是多么窄的小路独木桥啊!对比一下如果你学奥数会如何呢?省市第一名跟状元一样,小学阶段是前300就是大牛了,所有当地著名的中学都抢,并且入学后集中资源培养,到中学分化为数理化生信息五大奥赛,基本是可以得到省一等奖,然后基本都可以上清北名校或留学全球名校,最后全国成为科学家的大约是每年可以出来70多人当上科学院或者工程院的院士,这个还不包括以后技术创业的。把比例算一下,我们可以看到的道路是宽多了!这就是道与术的差别!只不过学艺术更容易让一些群体赚钱,更容易忽悠没有学过的家长,家长一起学让家长感到也很有趣。同时可以遏制中国的崛起,背后是有推手的。因此大家都说这个是“大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