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汽车业救助背后是资本对劳动人民的进攻

叶劲松 2018-12-05 浏览:
在新自由主义盛行并猖狂向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进攻的二十多年里,由于大环境的恶化,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在资本进攻下只得且战且退。但相对其他企业,他们在捍卫自已经济利益方面,已是做得很好的了。从这个角度看,三大汽车公司工人仍可以算是美国工人捍卫自己利益的旗帜了。但是资产阶级千方百计想打掉这面旗帜,获得完全的胜利,使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工资福利与其它无工会的企业一致。而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希望救助以避免公司破产来保证工人工资、福利、就业的想法,资产阶级也是看到的。资产阶级认为这是汽车工人们的“软肋”,掐住这个“软肋”可使工人在捍卫自己利益的斗争中处于无力的状况,从而逼其屈服。实际上,在救助三大汽车公司问题上,不仅充分显露出作为资产阶级保守派的共和党对工会和工人权利的敌视,也显露了作为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民主党参与对工会和工人权利(就业、工资、福利等权利)的进攻。民主党在需要工人的选票时,它可能说一些似乎为工人利益的话。但当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间阶级斗争发生时,民主党总是参与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进攻。

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工人福利及斗争

30年代大危机之后,尤其是二战之后,由于社会主义的蓬勃发展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能获得本国经济条件所决定的生活保障,这些对西方工人的吸引力增大。另外由于工人运动发展,美国在政治上为了抵消社会主义对本国工人的吸引力,缓和劳资矛盾,麻痹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瓦解他们的阶级斗志(在19世纪就搞过“福利国家”雏形的德国首相俾斯麦就说过:“一个盼望得到老年津贴的人,一般不会好斗,且易于管理”。)以使资本主义社会永续长存,在团结的工人面前作了一定的退让,答应了工人们的一些工资福利要求。三大汽车公司工人的工资福利,就是在那段时间有了较明显改善。

据媒体文章讲,

【“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实力强大,…… 1936年,‘通用’遭遇工会长达44天的罢工,成为汽车工业第一个被工会‘试刀’后就范的对象。’福特’在最高法院和10天罢工的压力下与工会达成劳资协议,以及’克莱斯勒’工人的罢工,都促使工会实力大增,成为工人的利益代表。”
“1948年,美国三大汽车厂同联合汽车工人工会达成协议,将汽车工人高工资和良好福利制度固定下来。”】

因此,当时较好的国际环境,以及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参加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后,团结起来以一个组织就工资、福利、工作条件等经济问题,与剥削工人的资本对抗,增强了自己的力量。工人在工会组织下就自身经济问题与资本斗争,由于仍是在资本主义框架下进行,所以不能消灭自己所受的剥削,但可以通过斗争提高工资、福利,改善工作条件来减轻所受到的剥削。

相反,如果企业沒有工会组织,企业中工人不能以一个团结组织与资本对抗,其一盘散沙的状况,极易被资本通过威胁利诱方法而被各个击破,工人就自身经济问题与资本斗争也极易失败。因此在美国以及整个西方,工人的工资、福利方面,有工会的企业要好于没有工会的企业。1984年1月14日,美国《民族》周刊刊登了菲利的题为《美国失业增长和“失业委员会”》的文章。文章写道,

【“美国钢铁工业的工人都参加工会,工人的工资每小时12—15美圆,另一方面,具有‘高级技术’的计算机操作员每小时工资通常只略多于3.85美圆,因为从事这种职业的人不参加工会”。】

同样,由于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参加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作为一个团结的整体与资本就工资、福利、工作条件等经济问题抗争,因此相对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最盛行的年代在美国开设的日韩等国汽车企业(据媒体讲,“以日本、欧洲和韩国汽车公司为主,集中在南部、工会组织薄弱、没有什么养老责任”),三大汽车公司工人有更好的工资、福利。这也被资产阶级及其控制的媒体大肆宣扬,说工人的工资、福利给三大汽车公司带来“沉重负担”。例如,有媒体写道,相对三大汽车公司,

【“一些日本汽车公司,包括丰田和本田,它们在美国的生产企业……没有与工会的合同,所支付的工资成本低得多”。
“日本和其他外国汽车公司的负担要小得多。这些工厂是在过去20年中设立的,职工要年轻得多。丰田汽车在2007年的退休金开支只有通用的十分之一。而且,许多工厂摈弃了退休金制度,转而采取所谓‘401K’退休计划,也就是职工自己管理退休账户。另外在医疗保险上也采取了更加节省的办法。因此,通用每生产一辆车医疗保险费的支出是1500美元,丰田却只有110美元。”】

以上媒体关于通用汽车医保福利数据有多少夸大,以渲染“过高的劳工成本”不得而知。因为许多文章的数据并不相同。另一网上媒体文章将通用汽车员工的福利成本渲染得更凶,说什么通用“雇员的医疗费用不断上升,据说通用汽车员工的医疗费平均分摊到一辆车上是1800美元”。还有一网上媒体文章的数据则要低得多,虽它也说“高昂的福利支出”,但两项福利——“员工的养老金和医保使每辆车的成本平均增加1200美元”,则比前面二文章数据低得多。前面二文章仅医保一项,就被说成每辆车有1500或1800美元。又如,乔姆斯基说“汽车工业的职工每年挣56650美元”,而有的媒体则说美国的汽车制造工人年薪七万多美元。资产阶级控制了主流媒体,他们可以为了某种目的而夸大其词,肆意渲染。

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困境,其实与其生产经营有很大关系。例如,

【“三大汽车公司生产的品牌过于杂乱。以通用为例,在过去42年,其对美国市场的占有率从53%下跌到了20%,但竟维持着8个牌子的车……与此相对,丰田在美国拥有19%的市场份额,和通用并驾齐驱,但仅拥有3个牌子;本田拥有11%的市场份额,拥有2个牌子。结果是,日本车……每个牌子的生产批量大,效益也就好。通用则是……每个牌子生产量小,都得要建特别的生产线,费用大,效率自然差。更何况,日本车多是小车型,适合石油危机时代的节能需要。三大汽车公司则未能迎合这种市场需要。自上世纪90年代起,SUV车型开始流行。这种车体积大、耗油多、售价高,每台的盈利边际也更肥厚。特别是在几年前房地产泡沫的峰顶,许多美国人都买了别墅,一到假期就拖家带口、扛着各种家当(如划艇、自行车等运动用品和帐篷等露营器具)奔向别墅或荒野,特别需要这种大型号的越野车。当时的低油价也纵容了这一生活方式。三大汽车公司虽然面临着一系列能源危机的警告,但认准美国人的大车文化,竞相投资生产SUV,型号越来越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叶劲松
叶劲松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