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尔·阿明:资本主义制度正走向法西斯主义

吉普森·约翰 吉塞斯P.M. 2018-12-04 浏览:
所谓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制度不是可持续的。在南方以及在中国引起很多抵抗。这种全球化对美国、日本和欧洲的人民造成巨大的问题。因此,这种全球化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制度不可持续,它瞄向法西斯主义,将其作为对它日益增加的软弱性的回答。正是因为这一切法西斯主义在西方重新出现。西方向我们的国家出口法西斯主义。恐怖主义用伊斯兰的名义,这是地方的法西斯主义的一种形式。今天我们在印度看到印度右派的反应。这也是法西斯主义的一个类型。印度曾是一个民主国家,尽管印度是一个多数人实践印度教的国家,那些没有这样做的人同样是接受它的。在印度现在的制度是一种半法西斯主义或者说温和的法西斯主义。

资本主义已经达到政治和经济权力集中的水平,与50年前有过的水平不能相比。一小批数十个大型公司和不到20家银行机构决定一切的方向。法国重要的金融专家弗朗索瓦·莫林说过,不到20%的金融集团控制着全球一体化的金融和货币机构90%的活动。

如果我们加上15家大型银行,上述比例从90%增加到98%。这只是一小批银行。这就是集中,权力的集中。所有制保持扩散,但是这是次要的。问题是如何控制产权。这种集中控制产权导致对政治生活的控制。

在选举中可能存在两个政党的竞争,但是实际上它们是同一个党。这意味着我们生活在一个统一的政党的制度中。在美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从来就是一个政党。在欧洲不是这样,因此在过去资本主义能够部分被改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社会民主党人的福利改革是重大的改革。

我认为那是进步的改革,甚至如果面对南方的国家与保持一种对帝国主义的态度相联系的话。现在这不再可能了。统一政党的制度已经到来,但是正在失去合法性。这也为法西斯主义和新法西斯主义打开一条道路,新法西斯主义正在所有的地方发展。这是我们不得不解散制度的理由之一。

针对资本主义的抗议不可能是从正面反对人民利益的新自由主义攻击的后果的一种抗议,应当达到使人们在政治上有觉悟的水平。这种觉悟应当导致建立一个广泛的社会联盟,以便取代统治我们的国家的买办资产阶级的联盟和统治西方国家支持帝国主义的联盟。

问:在世界上不同的国家这些孤立的力量可能意味着对全球化的垄断资本的一种挑战吗?它具有真正的国际的性质。对于需要以某种国际合作的方式或恢复在进行斗争的群众之间国际主义的精神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萨米尔·阿明:我们需要使国际主义重新活跃,作为未来的意识形态重要的部分,但是我们也应当组织它,也就是说试图将一些国家的斗争联系起来。现在这种国际主义不可能是第三国际(共产国际)的一个再版。因为第三国际是在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到来的,得到一个新的强有力的国家苏联的支持,现在我们没有处在这种条件。因此,我们应当为新的国际联系想象另外的模式。

现在我们处于一种不同的形势。我们有潜在的激进的、支持社会主义的、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力量,在不同的国家它们是不同的。我们必须将它们团结起来。我们必须理解我们共同分享的东西比我们之间的分歧更重要。我们必须 自由地讨论分歧,没有傲慢,不自称“我有道理,你搞错了”。我们共同拥有的东西是最重要的。我说这事不论是为了北方还是为了南方。每一方都有它特殊的条件,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条件不同。总的视角是相似的,但是条件是不同的。在任何时候这是我关于如何开始进程的视角。

存在这种模棱两可的情况,我们不能避免它。我们应当和那些从来不考虑社会主义应当是对资本主义危机的回答的那些人一起有广泛的联盟。他们仍在想资本主义可能被改良。这有什么关系呢?这可能是第一步。但是我们必须提前思考如何建议一个新的有活力的国际。我没有一个这样做的计划。这不是说建立一个秘书处或组织领导的机构。首先,同志们应当坚信这个想法,不是总会出现的事情。第二,欧洲人已经放弃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团结和支持接受人道主义与援助的国际号召的国际主义,甚至支持对人们的轰炸。这不是国际主义。(这是两位印度作者在埃及知名学者萨釥尔·阿明去世前进行最后一次采访的访谈录。)

我相信国家的公共政策,我利用这些词是因为没有其他词,这仍然国家的边界之内斗争的结果。不论这些国家确实是民族-国家或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它们在确定的边界内进行斗争,此事有助于我们在国际范围内改变力量的平衡。

我们必须重建一个新的有力的国际,一个男女劳动者和其他人的国际。这意味着数量巨大的农民和社会的阶层,远远超出无产阶级。在印度你可以看到如果 没有一个城市无产阶级和城市的穷人—具有很低的无产阶级的觉悟—和印度农村社会的大多数或农民的联盟,你就不可能形成抵抗。这些是不同的社会力量,可以由不同的政治声音所代表。但是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共同分享的东西。我们共同分享的利益比我们的分歧更重要。我们需要一个广泛的政治联盟,它可以动员属于不同阶级的人们,但是他们所有的人都是今天的帝国主义的受害者。

本文是两名印度记者在埃及知名学者萨米尔·阿明去世前不久为(三大洲)社会研究所进行最后一次采访的访谈录。萨米尔·阿明是埃及人,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著名的全球化问题专家和国际政治经济学家。2018年8月12日在巴黎去世,享年86岁。本文原载“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年11月20日西班牙《起义报》,原标题《萨米尔·阿明:资本主义制度将法西斯主义作为对它日益虚弱的回答》,魏文编译。】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