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计划似曾相识——评南方周末林达《法国劳工改革的启示》一文

叶劲松 2018-12-02 浏览:
2006年法国希拉克政府推出了让资本任意解雇劳动的《首次雇佣合同法》。这个法案在法国劳动大众的强烈抗议中没有得逞。而马克龙却企图让资本随意并且低成本地解雇劳动的目的能够得以实现。“马克龙法案简化了企业解聘程序和劳动仲裁程序……马克龙计划继续改革僵化的劳动力市场。比如,给企业遣散费设置上限,以降低企业雇工、解雇成本,简化雇工和解雇程序”。 因此,马克龙做出与以前政府不一样的姿态高喊“改革”上台,确是在延续以前历届法国资产阶级政府向劳动进攻的趋势。因此,法国政府提高燃料税引发的抗议只是一个导火索。黄背心运动在抗议中喊出的是“马克龙下台”,表明劳动大众不只是抗议提高燃油税,而是抗议马克龙政府代表资本利益对劳动大众的进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马克龙计划似曾相识——评南方周末林达《法国劳工改革的启示》一文

【作者按: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总是充斥着阶级剥削压迫,因此必然产生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作为垄断资产阶级的的代理人,他的政策必然体现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体现资产阶级对劳动大众的剥削压迫的需要,体现为对劳动大众生活水平和福利的进攻。例如在过去一年法国的汽油价格上涨约20%的情况下,法国马克龙政府以增加财政收入和绿色能源改革为名从明年元月起提高燃料税。这必将增加法国劳动大众的经济负担,削弱了他们的购买力。今年11月法国爆发的黄背心运动,就是抗议马克龙政府对劳动大众生活水平的进攻。抗议马克龙这位“富人们的总统”一面向富人们减少税负(例如取消财产税),一面却以增加财政收入和绿色环保为名提高燃料税,让下层的广大劳动者承担弥补向富人减税造成的财政收入下降的主要经济负担。

当然马克龙政府对劳动大众的生活水平进攻不仅是燃料税的提高。马克龙对劳动大众的进攻是多方面的。2006年法国希拉克政府推出了让资本任意解雇劳动的《首次雇佣合同法》。这个法案在法国劳动大众的强烈抗议中没有得逞。而马克龙却企图让资本随意并且低成本地解雇劳动的目的能够得以实现。“马克龙法案简化了企业解聘程序和劳动仲裁程序……马克龙计划继续改革僵化的劳动力市场。比如,给企业遣散费设置上限,以降低企业雇工、解雇成本,简化雇工和解雇程序”。 因此,马克龙做出与以前政府不一样的姿态高喊“改革”上台,确是在延续以前历届法国资产阶级政府向劳动进攻的趋势。因此,法国政府提高燃料税引发的抗议只是一个导火索。黄背心运动在抗议中喊出的是“马克龙下台”,表明劳动大众不只是抗议提高燃油税,而是抗议马克龙政府代表资本利益对劳动大众的进攻。

因此对资产阶级政府提出的法案和政策与劳动大众之间的矛盾,只能够从阶级利益矛盾、阶级斗争来观察、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由于关于劳动和资本关系的马克龙计划与12年前希拉克政府的《首次雇佣合同法》有不少相似之处。所以我将我12年前在网上发过的的“看南方周末《法国劳工改革的启示》的嘴脸” 寄于察网。我认为这篇文章对于理解马克龙关于劳资关系的计划的阶级性可能有所帮助。】

2006年2月到4月初,法国工人和学生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反对企图让资产阶级“自由”、“灵活”、并更残酷剥削和处置劳动者的“首次雇佣合同法”的伟大斗争,并获得了斗争胜利。

2006年4月20日的《南方周末》,刊登了评论这场斗争的、林达的题为《法国劳工改革的启示》的文章(以下简称林文)。《南方周末》不时会刊登一些关于西方社会的文章。这些文章有一共同点,凡内容是论及西方社会性质或不同阶级利益关系,文章多半盛赞由资产阶级和为其服务的国家机关、人士等组成的西方主流社会。对于处于西方社会下层的劳动大众反抗上层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的行动,则常用一些讥讽、指责的言词。也就是说,这些文章多是剥削阶级──资产阶级及御用机构(如西方的政府等)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辩护词,并组成西方剥削阶级的赞美唱诗班。这是《南方周末》热衷于鼓吹西方人剥削人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必然结果。要为剥削、压迫劳动大众的西方资本及御用机构等涂脂抹粉,讲述的假象也就多多,谎言自然难免。《南方周末》上这类文章多半就是这特点,未看文章就能大致知道。

林文是这特点的典型代表。对于法国劳动大众反抗资本主义社会压迫、剥削而进行的斗争,林文是反对的。例如,对劳动大众的斗争形式之一──罢工,林文极力阐述罢工的不合理、不合法。

林文写道:法国全国总罢工

【“结果,不仅是一个瘫痪的巴黎,还是一个瘫痪的法国。……这次法国的罢工,不是在抗议某个资方,而是在抗议政府……看上去伤害的是政府,可在一个民主国家,政府只是管理员,国家不是总统总理的私产,最终伤害的是民众自己。”】

林文实际上说,法国劳动大众看不清国家、政府的性质,反对民主国家中“中立的”、“超阶级的”管理员──政府,反对错了。可是,不是劳动大众看不清,是林达企图使人民看不清。(我国的主流经济学们也常常做起饱有学识的样子要为我们老百姓指点迷津,其实他们全是要让我们看不清问题。)

林文称西方国家为“民主国家”,政府似乎是中立的“管理员”。林文这是掩盖国家和国家机关的实质,是企图以假相代替真相。原始社会没有阶级,就没有国家,也不需要国家来为全社会服务。当社会出现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出现阶级冲突时,国家产生了。因此,国家不是因为服务全社会的需要而产生的,而是满足经济上占统治地位阶级的需要而产生的。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依靠国家机器,获得镇压被剥削阶级的工具,因而也成为政治上的统治阶级。经济上统治阶级不掌握国家机器,不能镇压被剥削阶级的反抗,则他经济上统治地位将丧失。所以国家是统治阶级掌握,并用来进行统治的政治工具、组织。国家政策,也不是民主决定,而是由统治阶级决定。它肯定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它决不会在不同阶级间不偏不倚。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叶劲松
叶劲松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