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刘勇 2018-11-24 浏览:
全球化实际上指随着交往实践日益扩大,使得世界在生产、生活、消费、观念以及生态等领域相互交错、相互影响、相互规约的历史进程,当今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主导。随着21世纪全球金融危机、文明冲突、政治动荡和生态恶化的加剧,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先天缺陷和后天弊端愈加暴露无遗。斯克莱尔、罗德里克、中谷岩作为资本主义中心区域的代表性学者,在批判资本主义全球化过程中提出了各种替代方案。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博采东西方思想之长,提出构建以价值共同体、伙伴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政党共同体为主要内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力图克服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痼疾,努力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促进世界共同发展。

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①20世纪以来,全球化在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的同时,其负面溢出效应也开始展露无遗。随着金融危机、文明冲突、政治动荡和生态恶化的进一步加剧,批判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探寻解决逆全球化现象的方案,从而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是国内外学术界的基本共识。英国学者莱斯利·斯克莱尔、美国学者丹尼·罗德里克、日本学者中谷岩作为资本主义中心区域的代表,以其独特的地域经验和思想洞察力对资本主义全球化进行诊断和剖析,从不同的视角提出替代方案,为正确认识逆全球化提供了思想镜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面对逆全球化的暗潮涌动,博采东西方思想之长,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展现变革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中国方案,努力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从而达到“驯服”全球化或者“正义的全球化”目的,让它更好惠及世界共同发展。

一、全球化的多重蕴意

“全球化”一词自1980年代末流行以来,人们对这一术语的界定各执一端,来自不同地域、不同立场的全球学者呈现了五花八门的概念。从世界共同体的立场出发,我们至少可以区分出四类基本的“全球化”含义。第一类概念把其视为国际化,认为人类社会在时空两个维度的频密联系,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发展状态。“全球化指的是社会交往的跨洲流动和模式在规模上的扩大、在广度上的增加、在速度上的激增,以及影响力的深入。它指的是人类组织在规模上的变化或变革,这些组织把相距遥远的社会联结起来,并扩大了权力关系在世界各地区和各大洲的影响。”②第二类概念将其视为市场化,认为它是实行自由化、开放和国际整合的动态过程,主要体现在贸易和金融的全球化。即指各种生产要素在全球的流动性增加,特别是指代以自由化和监管放松为表征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思想。③第三类用法把其定义为世界化,认为作为一种势如破竹的世界潮流,全球的各个角度都被波及,人类文明将被另类书写。全球化是“超地域关系的增强,是社会空间性质的重大改变,体现在地理与文化、生态、经济、政治及心理在宏观上的全球化”。④第四种定义把其等同为西方化,认为它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广泛运用网络先进技术,金融资本在全球取得宰制地位后,在众多领域推行新帝国主义的全球化。⑤

不难看出,这些概念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注解大量当代历史现象。从历史与现实、全球和地域、现象和本质等角度看,全球化实际上指随着生产力的全球扩散和交往实践的日益扩大,使得世界各个区域在生产、生活、消费、观念以及生态等领域相互交错、相互影响、相互规约的历史进程,当今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主导。这种全球化酿成的真实图景是:全球贸易导致的消费租值、政治争讼和分配失衡等危险性;金融崛起导致的剥削租值和风险社会的加剧;财产私有和自由市场使得消费需求和物质欲望沟壑难填;主权国家的民主空间与不断加深的无序全球经济一体化造成不平等的鸿沟;环境成为全球“公地悲剧”的诠释。⑥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和威廉姆斯的“华盛顿共识”曾喧嚣一时并被用来描述资本主义制度的绝对胜利。但自20世纪末以来形势开始发生变化。世界经济论坛、联合国贸发会议、欧洲联盟高级峰会等众多全球性和地区性会议,都遭遇相当数量的抗议人群,甚至使某些会议被迫取消。据不完全统计,约75个国家发生了规模不等的反全球化运动,反全球化逐渐引向高潮。⑦从时空运行的轨迹上讲,“反全球化运动的兴起,是全球化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⑧

由此,当前反全球化的实质就是反对资本主义来宰制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和世界秩序,积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有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是资本通过国际经济组织来操控世界经济,无视各经济体的实际,通过独断专行的经济政策,加速各经济体的危机,破坏全球经济普惠共赢而形塑的资本逻辑。⑨从这个意义上讲,反全球化是指反省在生产要素的全球性流动中,流动的自由价值观对全球化和本土化的规制,两极分化对传统化和现代化的规制,全球精英阶层对全球化未来的不确定规制。⑩有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是以新自由主义为旗帜的全球化在世界和地方的社会领域而塑造的霸权结构,在贸易扩张和市场管控领域占据的霸主地位,是新帝国主义的国际霸权、金融霸权和阶级霸权。(11)从这个意义上讲,反全球化是指反对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所造成的经济不公、民主渗透、思想侵袭等霸权逻辑,努力建设求同存异、互学互鉴、共赢共荣的世界,把人类对于美好未来的愿景变为现实。

来源 : 学术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