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 |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贾根良 2018-11-24 浏览:
英国、美国、德国等大国在历史上的崛起,均呈现出一种规律性:通过保护主义与当时的发达国家处于半隔绝、半脱钩状态(浅度全球化),同时又与同等发展程度国家或比自己落后国家建立高度密切的经贸关系(深度全球化,但很多时候并非自由贸易),由此而实现经济崛起。这种历史规律性揭示出,落后大国不可能在与发达国家的深度全球化中实现经济赶超,反而会造成对其深度依附;相反,如果通过适当地保护国内市场,与发达国家之间处于浅度全球化的状态,落后大国就可以创造一种对国家崛起至关重要的战略性市场空间,以确保在国内市场上创造战略性新兴工业的高端价值链及其自主核心技术,并借道于同等发展程度或比自己落后国家的价值链中低端市场,从而在国际上建立起针对原有发达国家的技术经济领先优势。由于国内市场规模的不同,这种“不对称全球化”的道路又可具体区分为英国、美国两种类型;其中,美国所走的道路对中国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尤其具有借鉴意义。中国可以利用广阔的国内市场规模,建立全球价值链高端,并把经济全球化的重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走出一条“外围包围中心”的经济崛起新道路。它的具体实现途径可以归纳为“价值链高端战略”和“双领先战略”:前者是在不放弃并强化中国在制造业价值链中低端竞争优势的条件下,通过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构建起由中国企业主导并占据价值链高端环节的全球价值链;后者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或“中国制造发展愿景”的核心技术上,对内实施“创造国内领先市场战略”,对“一带一路”沿綫国家实施“领先供货商战略”。为了确保这种新方略取得成功,中国需要针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实施保护中国高端产业、价值链高端和货币金融体系的战略,这也是未来应对美中发生贸易冲突时的根本性措施。

贾根良 |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由于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基本上是以自由贸易、大力引进外国直接投资和出口导向型经济为主要特征,因此,目前中国多数学者在解读”一带一路”倡议和撰写有关应对中美贸易冲突文章时,仍然沿袭着这种传统思路。但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是否符合发展中大国经济崛起的一般性规律呢?从英国、美国、德国等大国崛起的历史经验看,这些国家在从欠发达经济崛起为发达经济的过程中,均走了一条“保护本国市场并打开别国市场”的不对称全球化道路。这明显地不同于目前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在近来发生的美中贸易冲突中,美国作为发达国家,已将其历史上这种“不对称全球化”道路推向了极端:一方面,它通过高关税保护和严禁中国高科技企业赴美投资来保护其国内市场;另一方面,却又迫使中国对美国产品和跨国公司的投资更加敞开大门,并企图通过所谓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规则”(技术保护主义)将中国经济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在这种现实挑战的大背景下,对发达国家历史上所走过的“不对称全球化”道路进行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英国道路及其对日本的影响

英国是第一个工业化国家,棉纺织业是其爆发工业革命的产业;但是,在工业革命之前的近百年时间里,印度棉织品由于质量精良、穿着舒适、花色美丽在西方世界打遍天下无敌手,是当时国际贸易的大宗高科技产品,需求极其旺盛。虽然英国原生的羊毛纺织业在17世纪末已经占据世界统治地位,但却无法与印度的棉织品竞争。然而,针对英国棉纺织业落后的状况,英国并没有采取自由贸易和承接印度产业转移的战略,而是采取了在禁止性高关税保护之下的进口替代战略,对此,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F. List,1789—1846)一针见血地指出:“英国禁止输入它自己工厂也在制造的那一类商品——印度的棉制品与丝织品。这个禁令是绝对的,毫无伸缩余地的。……但是它却十分乐意把这些印度产的精美得多的织物在较低价格下供应欧洲大陆各国,情愿把这个廉价的利益让给它们,而自己却一无沾染。”为了配合这种高关税保护政策,英国还实行了两种辅助性战略:禁止英国的所有殖民地销售印度棉布,使之成为英国棉织品的独占市场;只允许垄断印度殖民地贸易的东印度公司把印度棉织品销往欧洲大陆各国以摧毁这些国家的棉纺织业。这是一种典型的“不对称全球化”战略。

刚开始时,在保护的大墙里面,英国通过进口替代生产的棉麻混纺布还无法与印度棉织品竞争,它们面临两个关键性挑战:除了解决染色和固色难题外,还不得不设法生产出适合于印染的布匹,实现对印度全棉布的替代。正是在这种禁止性高关税保护之下和犹如黑洞般的市场迫切需求刺激下,英国工匠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终于解决了染色和固色难题,并发明了生产率比手工纺织高几十倍的棉纺织机械,英国工业革命就这样爆发了。通过保护本国市场并借道其殖民地的外围市场,英国在1830年完成工业革命后,就针对欧洲大陆的宿敌法国、德国展开了自由贸易政策的凌厉攻势,试图将后者变成其工业品的销售市场和原材料来源地。法国因迷信自由贸易学说,曾一度被英国战略所迷惑,大大推迟了其崛起的进程;而德国则很快就识破了英国的伎俩,其经济实力在1900年超过了英国。

恩格斯(F. Engels,1820—1895)在1888年为马克思(K. H. Marx,1818—1883)《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所作的序言中,对英国的这种“不对称全球化”战略做了很好的总结:

现代工业体系即依靠用蒸汽发动的机器的生产,就是在保护关税制度   的卵翼之下于十八世纪最后三十多年中在英国发展起来的。而且,好像保护关税率还不够似的,反对法国革命的几次战争又帮了忙,确保了英国对新工业方法的垄断。英国的战舰割断英国在工业上的竞争者同他们的殖民市场之间的联系达二十多年之久,同时又用武力为英国贸易打开了这些市场。南美各殖民地脱离了它们的欧洲宗主国,英国侵占了法国和荷兰的所有最重要的殖民地,印度被逐渐征服——这就把所有这些广大领土的居民变成了英国商品的消费者。于是,英国在国内市场上实行的保护关税制度,又用在国外对它的商品的一切可能的消费者实行自由贸易作了补充。由于两种制度的这样巧妙的结合,到战争终了时,即1815年,英国就已经成了一切最重要的工业部门的世界贸易的实际垄断者。

自资本主义兴起以来,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这种“不对称全球化”战略一直是发达国家相继崛起的一种普遍模式,西欧列强以及后来的美国和日本在争霸过程中相互实施半隔绝、半脱钩的关税保护制度,但却不远万里、争先恐后地在亚洲、非洲、美洲通过武装割据划分势力范围,抢占可以建立密切经贸关系的殖民地,使之成为其工业原材料来源地、商品和资本的输出地,作为与竞争对手在高端工业上一决雌雄的市场空间和战略大后方,西班牙、荷兰、法国、意大利、英国、德国等国的崛起莫不走过了这种道路。

来源 : 南国学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