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克思对传统农业的评述看我国农业的社会主义发展方向

屈炳祥 2018-11-23 浏览:
不论是劳动者的小农经济、还是资本主义的大农业,其生产组织形式都不利于农业的发展,所以,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极力主张当无产阶级获得政权以后,要不失时机地将农民和农业引导到社会主义的集体化道路上来。采取这样的生产组织形式,可以避免已往农业的所有弊端,吸收其所有优点,采用科学的经营方式与管理方式,实现农业的合理化,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高其抗风险能力,尤其重要的是还可以避免已往存在的两极分化,实现劳动者的平等劳动与公平分配,达成共同富裕的目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从马克思对传统农业的评述看我国农业的社会主义发展方向

农业问题始终为马克思所关注,除了《资本论》之外,还有大量的著作都对此作了深入的考察和系统阐述,构成了他关于农业问题的精辟理论。以下仅就他对传统农业的评述作一个尝试性探讨,以期寻求于我们今天有益的科学宝藏。

为了说明问题的方便,有必要首先对传统农业作一个简单的界定。这就是:⑴以生产资料的个体所有制和分散劳动为基础的小农经济;⑵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大农业,即马克思当年生活所处的那个时期的资本主义农业。以下作出具体阐述。

小农经济,按照马克思的理解,通常包括自耕农、封建制度下的小农和实行土地公有制下分种小块土地的农民所从事经营的一种经济形式。它曾经存在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好几个历史阶段,并且在原始社会公有制解体以后的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曾经作为社会的典型的经济形式存在过。当人类社会的发展进入资本主义阶段以后,小农经济便失去了它在社会经济中的主体地位,而变成了一种残存于资本主义缝隙中的、具有过渡性质的经济形式。因而,此时的它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风彩,于社会发展不再有多大的实质性意义。对此,马克思从多方面进行了分析。

1.小农经济是一种分散落后的经济形式,不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马克思指出:小农,“这种生产方式是以土地及其他生产资料的分散为前提的。它既排斥生产资料的积聚,也排斥协作,排斥同一生产过程内部的分工,排斥社会对自然的统治和支配,排斥社会生产力的自由发展。”[①][1]830 他还指出:“小块土地所有制按其性质来说就排斥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劳动的社会形式、资本的社会积聚、大规模的畜牧和科学的不断扩大的应用。”[②][2]910 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尽管小农经济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延续了数千年,显得十分坚毅与顽强,但是,在新兴的资本主义经济面前却又变得特别的脆弱与无能,不得不逐渐地退出历史的舞台,要么成为资本主义的衍生体,要么变成资本主义的附属物。马克思指出:小农,“它只同生产和社会的狭隘的自然产生的界限相容。要使它永远存在下去,那就像贝魁尔(法国19世纪的经济学家和空想社会主义者,其基本思想就是通过教育和感化,让资产阶级帮助工人阶级实现社会主义。笔者注)公正地指出的那样,等于‘下令实行普遍的中庸’。它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造成了消灭它自身的物质手段。从这时起,社会内部感到受它束缚的力量和激情,就活动起来。这种生产方式必然要被消灭,而且已经在消灭。”[③][1]830 要不,就完全成为资本主义经济躯体上的一块赘肉,被纳入它的运行系统,其自身不会有任何的发展前途。

2.小农经济互相隔绝与分散的生产、生活方式,不利于生产关系的变革与社会的进步。

小农经济的典型特征就是孤立分散、与世隔绝,相互之间缺乏联系与往来。马克思在研究法国小农时曾作过如此的描述,他指出:“小农人数众多,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同,但是彼此间并没有发生多种多样的关系。他们的生产方式不是使他们互相交往,而是使他们互相隔离。这种隔离状态由于法国的交通不便和农民的贫困而更为加强了。他们进行生产的地盘,几小块土地,不容许在耕作时进行分工,应用科学,因而也就没有多种多样的发展,没有不同的才能,没有丰富的社会关系。每一个农户差不多都是自给自足的,都是直接生产自己的大部分消费品,因而他们取得生活资料多半是靠与自然交换,而不是靠与社会交往。一小块土地,一个农民和一个家庭;旁边是另一块土地,另一个农民和另一个家庭。一批这样的单位就形成一个村子;一批这样的村子就形成一个省。这样,法国农民的广大群众,便是由一些同名数简单相加形成的,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数百万家庭的经济生活条件使他们的生活方式、利益和教育程度与其他阶级的生活方式、利益和教育程度各不相同并互相敌对,就这一点而言,他们是一个阶级。而各个小农彼此间只存在地域的联系,他们利益的同一性并不使他们彼此间形成共同关系,形成全国性的联系,形成政治组织,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又不是一个阶级。”[④][3]677马克思这里所描述的不只是法国的情况,而且整个西方、乃至东方的小农也都是如此。

小农经济的这种分散隔绝的生产、生活方式,对社会生产关系的变革、乃至整个社会的进步极为不利,因为它所能做到的只能是自身的生产与生活方式的简单重复与延续,不可能有其质的升华。马克思曾以印度农村公社为例对此作了说明。他指出:“在印度的不同地区存在着不同的公社形式。形式最简单的公社共同耕种土地,把土地的产品分配给公社成员,而每个家庭则从事纺纱织布等等,作为家庭副业。”除了这些同类劳动的群众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这里,还有一个首领、一个记账员、一个官吏、一个边防人员、一个管水员、一个教员等等。“如果人口增长了,就在未开垦的土地上按照旧公社的样子建一个新的公社。……这些自给自足的公社不断地按照同一形式把自己再生产出来,当它们偶然遭到破坏时,会在同一地点以同一名称再建立起来。”[⑤][1]396-397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印度、乃至整个亚洲,各个国家尽管在不断地发生变动,甚至改朝换代,但是,其整个“社会却没有变化。这种社会的基本经济要素的结构,仍不为政治领域中的风暴所触动。”[⑥][1]397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东方、尤其是中国,其封建社会才得以延续几千年,使一个曾经非常发达的国家变得越来越贫穷,越来越落后,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段令人悲伤的历史。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