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的适用性与创新

屈炳祥 2018-11-21 浏览:
资产阶级经济学这些价值理论的庸俗本质,是否会因为时过境迁,在今天就变得正确了、有用了呢?是否可以拿来代替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呢?不会。谬误总归是谬误,绝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变成科学。特别是这些早就被历史、被实践、被科学否定了的东西更是如此。至于有人到处推销的那个所谓的“泛价值论”则更是错上加错再加错,因为它不过是上述所有庸俗价值理论的集大成。不论是离奇的“知识价值论”、“科学价值论”、“信息价值论”,还是早已臭名昭著的形形色色庸俗的价值理论都是不能成立的。唯有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才是真正科学的价值理论,任何形式价值理论都不能代替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的适用性与创新

劳动价值理论的讨论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但至今仍有不少朋友说,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是100多年前的的产物,具有明显的历史局限性,在面对我们今天的时代,遇到了严峻的挑战;也有一些朋友说,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是为揭露和批判资本主义服务的,它的历史重任已经完成;此外,还有一些朋友说,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只讲劳动创造价值,无视其他生产要素的作用,具有很大的片面性,如此等等。这些朋友的说法明显地告诉人们,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对于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社会已经过时了,没用了,或者说它已经失去了科学的意义与现实指导作用。为此,他们提出了所谓“知识价值论”、“科学价值论”、“信息价值论”等等,以期填补或完善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更有甚者,还有一些朋友又重新搬出100多年前马克思批判与否定过的庸俗经济学的种种理论(如要素价值论、供求价值论、效用价值论以及由它们构成的复合体——泛价值论等)来代替或改造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对此,笔者认为,这些朋友的种种意见和行为是错误的、有害的,必须予以澄清与制止。

一、劳动价值理论是马克思研究所有形式的商品经济的产物,具有普遍的适用性

诚然,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是在研究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时创立的。但是,这决不意味着他在创立劳动价值理论的过程中就只研究了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因而他的这一理论也就只适用于资本主义社会。客观地说,马克思在创立劳动价值理论时,首先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但决不仅仅限于这一点。除此之外,他还同时研究了其他形式的商品经济,如原始共同体相互之间的商品交换、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商品经济,乃至未来社会存在的商品经济,①等等。因而,我们可以肯定,劳动价值理论是马克思研究了人类社会所有形式的商品经济后得出的最重要的理论成果,它适用于一切有商品经济存在的社会。

之所以如此,这是由马克思经济学所运用的特殊的方法论所决定的。众所周知,马克思在创立劳动价值理论以及整个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过程中,首先采用的是一种抽象的思维方法。即他首先把所有形式的商品经济都作为自己研究的直接对象,并对之进行认真解剖与研究,在此基础上,进行高度的科学抽象,找出作为这些形式的商品经济一般都具有的共有本质、共有特点与共有规律,并将其进行理论概括,构成了一个严密的科学整体。然后,他又运用从抽象到具体的科学方法,将所得到的科学理论用以指导具体实践,认识具体形式的商品经济。马克思认为,这种方法“显然是科学上正确的方法”。他指出:以往的,乃至与他同时代的一些经济学家,他们在建立自己的经济学体系时总是直接“从实在和具体开始,从现实的前提开始”,但“这是错误的”。[1]209他们这样做的结果,使之最后得到的只能是“一个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而根本不是科学。然而,马克思自己则与之相反,他运用从抽象到具体的方法,使之走向了科学,创立了真正科学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包括他的劳动价值理论。他指出:我“在分析中达到越来越简单的概念,从表象中的具体达到越来越稀薄的抽象,直到我达到一些最简单的规定”,最后回到出发点时,所得到的“已不是一个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而是一个具有许多规定和关系的丰富的总体了。”[1]210这就是他的包括劳动价值理论在内的全部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

可见,由于马克思在创立劳动价值理论时所研究的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而且还有其他一切形式的商品经济。所以,他所创立的关于劳动价值理论的所有范畴、规律和原理都是所有形式的商品经济都具有的最抽象、最简单与最本质的一般规定,不带有任何社会生产关系的属性。相反,如果它带上了某种社会生产关系的属性,就不会有真正科学的劳动价值理论了。马克思指出:“整个说来,当我们把劳动确定为形成价值的要素时,我们不是从它作为生产条件的具体形式上来考察它,”比如说雇佣劳动。恰恰相反,我们“而是从一种和雇佣劳动的社会规定性不同的社会规定性上来考察它”的。他还指出:“就劳动具有雇佣劳动的特殊的社会性质来说,它不形成价值。”[2]930雇佣劳动如此,那么,其他社会形式下(即不论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还是未来社会的一定时期)的劳动也一样。另外,就劳动创造价值所需的物质条件来说也是这样。马克思指出:“劳动本身,就它作为有目的的生产活动这个简单的规定性而言,不是同具有社会形式规定性的生产资料发生关系,而是同作为物质实体、作为劳动材料和劳动资料的生产资料发生关系。”[2]932-933这说明,创造价值的劳动与其所运用的生产资料的社会性质也有任何关系。可见,构成劳动价值理论的一些基本范畴、规律和原理都不带有任何社会生产关系的属性而具有最抽象、最简单和最一般的的形态。由于它的抽象、简单和一般,决定了它是所有形式的商品经济最本质的规定。同时,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马克思说它可以“适用于一切时代”。[1]214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