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中央理论委员会副主席: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革命性及时代意义

黎有义 2018-11-09 浏览:
马克思主义是革命的科学,是人类为摆脱压迫、剥削和不公而进行解放斗争的科学。马克思主义区别于其他学说的本质特征是其具有科学性与革命性的统一,这不仅因为其创立者马克思既是天才的科学家又是伟大的革命家,而且还因为其全部内容、方法、目的体现了科学性和革命性的有机统一。马克思推动了一场全部世界历史观的革命,创立并发现了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规律,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基础。马克思主义自诞生起就成为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为实现社会主义而斗争的指南和旗帜。在当今时代,马列主义仍是唯一能完成人类历史任务的科学、革命的学说。

共产主义社会中一些整体性的特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是没有的,但资本主义社会已经诞生了一些前提、萌芽和要素。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工厂制度使人们看到了未来教育的萌芽,未来教育对所有已达到一定年龄的儿童来说,就是生产劳动同智育和体育相结合,它不仅是提高社会生产的一种方法,而且是人的全面发展的唯一途径。

人的解放和发展是马克思革命活动的崇高目标。马克思认为,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是不仅解放自身,而且还要把其他一切社会阶层从被压迫、剥削和异化中解放出来。因此,马克思一贯坚持人的解放、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之间的辩证关系。马克思认为,“必须推翻那些使人成为被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5]。在马克思的观念中,共产主义是现实的人道主义,其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

对马克思来说,人类解放事业等同于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而工人阶级是人类解放事业的先锋队。正因如此,马克思的全部科学和革命事业都用于培养和组织工人阶级,以使工人阶级具有解放自身同时解放全人类的意识。列宁继承了马克思的思想并强调,离开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就是空话或者幼稚的幻想。

但是马克思从未将阶级斗争或阶级斗争的某种形式绝对化,也没有像敌人歪曲的那样崇尚暴力。对马克思来说,阶级斗争只是工具而非目标。马克思认为:“工人总有一天必须夺取政权,以便建立一个新的劳动组织……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断言,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到处都应该采取同样的手段。”[6]马克思在1852年3月5日致约·魏德迈的信中写道,发现阶级和阶级斗争不是他的功劳,这一功劳属于在他很久以前的资产阶级史学家、经济学家。马克思所做的新贡献是证明了:“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7]马克思也不是第一个提出专政概念的人,他只是继承了古罗马共和国的这一概念,用来建立一个作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体制。对马克思来说,无产阶级专政不仅仅局限于暴力,而主要是为了建立和建设共产主义社会。暴力只是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

总之,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一个革命性的转折点,它符合社会发展的客观需求。马克思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创立者,是属于工人阶级和进步人类的天才思想家。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与革命之间有机、内在的统一。因此,马克思的学说超越了当时的一切学说而具有强大的力量,成为解释世界、改造世界的伟大工具。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以来,就成为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为实现社会主义而斗争的指南和旗帜。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77页。

[2]《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41~42页。

[3]《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45页。

[4]《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81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页。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79页。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47页。

〔越〕黎有义著,周增亮译,潘金娥校。黎有义,越共中央理论委员会副主席,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原副校长、教授;周增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研究系博士生;潘金娥,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原标题《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革命性及其时代意义》,本文原载《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8期,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