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模型”,马克思就不“科学”啦?

赵磊 2018-11-08 浏览:
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此,这里着重讨论普遍存在于经济学界的有关实证的两个误区,正是这些误区把科学实证异化成为狭隘实证。

众所周知,在面对研究对象时,任何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至少要回答五个问号:第一,何事(what)?第二,何人(who)?第三,何时(when)?第四,何地(where)?第五,为何(why)?所谓为何(why)就是对因果关系的追问,而这种追问是一切科学的题中应有之义。因为首先,实证分析不仅要包括“是什么”,而且必须包括“为什么”。其次,科学不仅要知道“是什么”,更要知道“为什么”。最后,不探索“为什么”,科学还有什么意义?换言之,科学的性质就是要体现在追问“为什么”上。

美国和澳大利亚合拍的电影《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里面有句台词译成中文:

【“因果关系,谁都没办法逃脱,我们只能永远受它支配。我们唯一的希望和我们内心唯一的安宁,就是试图去理解它,理解‘为什么’。正是对‘为什么’的理解,把我们和他们区别开来,把你和我区别开来。‘为什么’是唯一真正的社会力量,没有它,你就全然无知。”】

请注意这句“‘为什么’是唯一真正的社会力量,没有它,你就全然无知”。因果关系之所以对于科学有着重要意义,这句话点到了要害。

什么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因果关系。遗憾的是,现在有人不仅否认因果关系,甚至连本质与现象的范畴都拒绝承认(波普尔甚至用了一个很轻蔑的说法———本质主义)。马克思有一句名言:“如果事物的表现形式和事物的本质会直接合而为一,一切科学就都成为多余的了。”所以,科学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揭示事物内在的本质和规律,就是要追问“为什么”。

其实,追问“为什么”不仅是科学的本质,更是智能与本能的区别所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视觉、认知、学习与自主机器人中心主任朱松纯,在一篇讨论人工智能的文章中对“什么是智能”有过很到位的分析。他说:

【“我认为,智能系统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两个基本前提条件:第一,物理环境客观的现实与因果链条。这是外部物理环境给智能物种提供的、生活的边界条件。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智能的形式会是不一样的。任何智能的机器必须理解物理世界及其因果链条,适应这个世界。第二,智能物种与生俱来的任务与价值链条。这个任务是一个生物进化的‘刚需’。如个体的生存,要解决吃饭和安全问题,而物种的传承需要交配和社会活动。这些基本任务会衍生出大量的其他的‘任务’。动物的行为都是被各种任务驱动的。”】

朱教授这段话的中心意思是:其一,现实世界客观存在的因果关系是智能存在的第一个基本前提;其二,不断认识并适应现实世界的因果关系,是智能物种在进化过程中的“刚需”。这个观点很接近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存在决定意识。

笔者不仅赞同朱教授的观点,而且进一步引申出一个结论:把握现实世界的因果关系,乃是智能的本质所在。遗憾的是,鄙视追问因果关系,把数学模型当作唯一的科学,以热衷于“跑数据”为能事,以至于科学实证异化为狭隘实证,已成为高校经济专业教育的主流趋势。

2018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

【“要抓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深化学生对马克思主义历史必然性和科学真理性、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的认识,教育他们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观察世界、分析世界,真正搞懂面临的时代课题,深刻把握世界发展走向,认清中国和世界发展大势,让学生深刻感悟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为学生成长成才打下科学思想基础。”】

对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我们难道不应该做出认真反思吗?

注释:

①参见拙文:《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使命》,载于《学术月刊》2005年第4期;《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几个误读》,载于《哲学研究》2006年第6期;《关于经济人假设的几个前沿问题》,载于《学术月刊》2009年第9期;《马克思承诺的再证明》,载于《马克思主义研究》2012年第8期。

②参见拙文:《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吗———一个证伪主义的维度》,载于《当代经济研究》2011年第2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与发展的方法论逻辑》,载于《当代经济研究》2018年第3期。

③一些专家认为作者采用的不是“实证方法”,并认为“实证方法”必须要有假设,必须建立数学模型。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实证方法”等于“假设加上数学模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