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模型”,马克思就不“科学”啦?

赵磊 2018-11-08 浏览:
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此,这里着重讨论普遍存在于经济学界的有关实证的两个误区,正是这些误区把科学实证异化成为狭隘实证。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没有“模型”,马克思就不“科学”啦?

如果理论自信来源于科学自信,那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信又有什么科学依据呢?对于这个问题,基于不同的世界观和历史观,人们的回答并不相同。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很多人压根儿就不知道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主义,或者知道一点马克思主义的只言片语,或者知道一些被刻意歪曲后的马克思主义,或者看到有人在嘲笑马克思主义,于是断言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

其实,不论持有什么观点,有一点应该是大家都必须遵循的共识:判断马克思主义是不是科学,首先要知道“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如果连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内容、基本逻辑都不甚了了,凭什么说它是科学还是不科学呢?有人动不动就说“马克思主义是教条”,如果连马克思主义“有几条”都不知道,又怎么断言马克思主义“是教条”呢?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依据,笔者不仅从基本原理的维度展开过讨论①,而且从方法论角度也进行过分析②。限于篇幅,这里不做展开。从科学的两个基本特征(实证和理性)来衡量,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性,不仅有理性的逻辑支撑,更有实证的坚实基础。这里要强调的是:

第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性逻辑,不是形式逻辑和数理逻辑,而是唯物论基础上的辩证逻辑。

第二,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实证方法,并不是几个数学模型,而是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换言之,最有效的实证并不是用几个样本数据的统计检验就可以做到,而是必须通过社会历史的实践检验。

因此,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此,这里着重讨论普遍存在于经济学界的有关实证的两个误区,正是这些误区把科学实证异化成为狭隘实证。

误区一:是不是必须有数学模型才是实证分析?笔者曾对一位采用非结构访谈法和入户调查③的论文作者说明:

(1)非结构访谈法和入户调查也是实证方法。实证不是“我认为”,而是要拿出可以重复检验的证据。换言之,实证方法具有鲜明的经验特征。

(2)实证方法最初源于自然科学。在自然科学中,实证方法就是观察和试验。比如天文学的“仰望星空”,物理学和化学的各种实验,这些观察和实验就是实证。因此,可以把实证方法通俗地称为“看得见、摸得着、听得到”。

(3)到了19世纪,实证方法也逐渐影响到社会科学,形成了一股实证主义思潮。比如人类学中的田野调查、社会学中的社会调查、经济学中的计量回归等,这些方法都是实证方法。

(4)由此可见,经济学中的计量模型仅仅是实证方法中的一个手段,有没有数学模型并不是实证的唯一标准。数学模型只是填充实证材料(样本数据)的载体,只是处理实证材料的工具,并不是实证方法本身。

(5)其实,很多有数学模型的推论并不是实证的,而是理性的。比如数理经济学中的很多模型,那只是某些抽象理论的演绎,与实证无关。

必须指出,把数学模型作为实证分析的唯一标准,在经济学界非常流行,这也是某些人否认马克思主义科学性的基本理由。其实,在经济学中,实证方法有着丰富的内容,除了现在流行的数理实证研究外,还包括观察法、实验法、比较分析、问卷调查、访谈法、个案分析,等等。可见,并非仅仅有数学模型才是实证分析。顺便指出,中国计量经济学的前辈李子奈教授把实证分为理论实证与经验实证两类,他认为:

【“在实证经济学中又分为理论实证和经验实证。现代西方宏观、微观经济学属于理论实证( Theoretical),而计量经济学则是经验实证(Empirical)。目前国内的许多文献中将‘实证’等同于‘经验’,凡是采用计量经济学模型的研究都被称为‘实证研究’,其实是不准确的,但已是约定俗成。”】

在笔者看来,所谓理论实证不过是理性的另一个说法,实证和理性是科学方法的两个基本特征,把实证进一步分为理论实证与经验实证似无必要,反而容易引起混乱。

误区二:科学和实证是否需要追问“为什么”?对于《国有企业是两极分化的根源吗?》这一命题,有人认为并不妥当,理由是标题中不应出现原因或根源这类词汇,因为根源和原因不属于科学范畴,而是属于政府工作报告的范畴。换言之,在他看来,探索“为什么”(why) 不是实证分析,而是价值判断,所以

不是科学;只有探索“是什么”(what)才是实证分析,才是科学的本分。

我以为,对于国有企业的存在是不是导致两极分化的根源这一问题,可以讨论,但把原因与实证对立起来,把因果分析排除在科学范畴之外,这种做法说明,在我国经济学界,误读实证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