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孙万国 2018-11-08 浏览: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关于第三条,“大跃进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对财产的最大程度的破坏。40%的(中国)民房变成瓦砾。在四川,某些受害的县城,其房产的损失高达45%至70%”。[17]

冯克所说40%的根据何在呢?原来他引用了“刘少奇在家乡从事一个月的调查后,于1959年5月11日给毛泽东的信”[18]。刘在信中说,“根据湖南省委同志的报告,湖南有百分之四十的房子被拆掉了。还有一些民房让国家和企业单位,以及公社和生产大队占用。”[19]显然,在冯克的“大跃进”式的估算手法里,几块木头就是一片森林,湖南农村的情况也就等于是全中国的情况,进而演绎成人类历史上的世界之最了。

在整个1959年里,刘少奇除了外出上海、江西出席上海会议、庐山会议,及年底至海南岛休假读书外,一直留守北京,根本无回湖南家乡调查一举。1959年5月11日那天,他正在中南海主持政治局会议,根据毛泽东纠“左”降温的指示,讨论陈云所提降低钢产指标的问题。回湖南家乡调查的时间,乃是两年后的4月1日至5月15日。其时,毛泽东号召大兴调查研究,中央领导人纷纷下乡。刘少奇也回到阔别40多年的家乡蹲点调查44天。在宁乡、长沙两县调查期间,他继朱德5月9日给毛写信后,也不约而同地给毛写了信(1961年5月11日)。信中说及他所蹲点的天华大队“房屋(给)拆毁三分之一”,也提到张平化的省委报告说“湖南房屋被拆毁百分之四十”,但读其上下文意,所指的当是农村的情况。[20]冯克硬把一个“天华生产大队”的民房受损比例,或只不过是湖南农村的情况,套之全国城市,夸大为全中国房产受损达40%,乃至论断为“(全)人类历史上对财产的最大破坏”,毕竟是以偏概全、误导读者、并无实证。至于四川有房产损失高达70%之说,冯克也是不负责任地一笔带过,读者全然不知其证据何在。再说,大跃进中三次拆房高潮的目的是为了建设“共产主义新村”。这包括拆除推倒民宅后,兴建公共食堂、幼儿园、托儿所、养老院俱乐部、图书室、保管室、缝纫室、理发室、医疗室,乃至男来宾室、女来宾室等不一而足的公益场所。这一不切实际的共产风所造成的对于民众私有财产的破坏,固然荒唐之至,但冯克以之与纯属破坏性的“二战轰炸”相提并论,则更为荒诞不经。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1957年6月18日,《人民日报》公开发表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处分广西省委第一书记陈漫远等人的决定

关于第四条,也是冯克最为自豪的重大发现,即195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上海锦江饭店的‘绝密会议纪要’[21]中的谈话。(谈话中)毛泽东下令征购粮食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这个额度是史无前例的。毛泽东说:‘粮食收购不超三分之一,农民造不了反。’他还说:‘不够吃会饿死人,最好饿死一半,让另一半人能吃饱’。”冯克屡屡在媒体上,包括电视,洋洋得意展示这一“很惊人的独家资料”,也就是他称之为“手枪冒烟”的材料,据此,他认为他坐实了凶手毛泽东屠杀人民的罪证。

冯克所爆料的“独家证据”,亦是其书立论的基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不妨检验一下。

冯克在其书中(第xiii,33,68,70,134页)及对外界发表的评论,不厌其烦地宣扬毛泽东“最好饿死一半”的话头。他声称其出处就是《195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还说他手上掌握了这一讲话的全文。其实,毛泽东3月25日讲话,主要谈的是人民公社问题,根本就没有这一说法(按,毛讲话的“全文”请见本文附件一)。毛的所谓“死一半”之说,是出现在第二天下午4点20分后,即在薄一波做《关于第一季度工业计划执行情况和第二季度的安排》报告时[22],他的插话里提到的。

上述冯克引用关于“粮食收购不超三分之一,农民造不了反”的部分,则又是出自另一场合,即毛泽东在3月28日李先念做《关于粮、棉、油购销问题和财贸方面几个问题》报告时的插话。[23]

显然,当冯克一路抓住他所谓的“冒烟手枪”,即《1959年3曰25日毛泽东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时,并未能分辨出毛“讲话”与“插话”的区别,也完全不顾不同的语境,硬把毛泽东在三个不同时间、不同场合、不同主题的发言混淆起来一锅煮。

根据官方内部所列《毛泽东主席著作目录,1959年》,在1959年1月3日至3月31日期间,毛泽东所做的134件讲话、书信和批语里,至少有65件之多是关于农村问题、人民公社问题,缺粮问题、反瞒产,纠“左”,压缩空气,降低生产指标等主题(其他则多为外交方面的问题)。直接与此处讨论上海会议密切相关者(不计随后毛在八届七中全会前后相关的上海言论,有文字稿18件,共计288页),则有以下数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