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孙万国 2018-11-08 浏览: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64]《在郑州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思想万岁1958—1960》,第208页。

[65]同上书,第204页。

[66]同上书,第215页。

[67]同上书,第217页。

[68]同上书,第208页。

[69]即降低粮、棉以外的各项工农生产指标。

[70]英文著作如哈佛大学麦克法夸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二册,第六章;笔者与泰伟斯合撰的《中国的灾难之旅》(China’s Road to Disaster),第四章,第119—176页,皆有长篇论述。

[71]《毛泽东年谱(1949—1976),选载之三:〈第一次郑州会议至庐山会议前期纠“左”的努力〉》。见1959年1月26日条。

[72]《邓小平在八届七中全会的讲话摘要(1959年4月5日)》,内部手抄文件。

[73]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第833页;又见新披露的,毛的相对冷静之态,可察于他与陈云的对答:“1959年3月29日下午,在上海锦江饭店(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当陈云说完全赞成砍基本建设时,毛泽东说:不仅是基本建设,还有生产指标也要相应地砍。我对以后每年是否能增产一千万吨钢是怀疑的,世界上没有先例。说保证多少,有个实际和不实际的问题。保证一九五九年生产两千万吨钢,一千四百万吨钢材,这是我们在武昌定的,北京一月会议还是这么定的。现在到了三月底,不行了,保证不了啦。在薄一波说钢按一千八百万吨部署,最后结果比按两千万吨部署还要好时,毛泽东说:问题是一千八百万吨钢是否也高了,有人提出这样的意见没有?”《毛泽东年谱(1949—1976),选载之三:〈第一次郑州会议至庐山会议前期纠“左”的努力〉》。

[74]Rebirth of a Nation:The Making of Modern America,1877—1920,Harper,2009年出版。

[75]《对新、洛、许、信四个地委座谈时的谈话(1959年2月21日)》,《毛泽东思想万岁1958—1960》,第199页。

[76]无怪乎维也纳学者Felix Wemheuer比冯克之书,如李志绥和张戎所撰之伪历史,等闲齐观。见其书评“Sites of horror:Mao’s Great Famine”,The China Journal(66):155—164。另有一针见血的评论,出自大卫·约翰逊(Ian David Johnson,2001年普利策奖得主),“China:Worse Than You Ever Imagined”,可查于《纽约书评报》,

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archives/2012/nov/22/china—worse—you—ever—imagined/。

孙万国(Warren Sun),台湾大学英美文学系毕业,澳洲国立大学远东历史系博士。现执教于澳大利亚莫纳虚(Monash)大学中文系。本文原载《还历史的本原》,李慎明 李捷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3月1日出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