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孙万国 2018-11-08 浏览: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47]顾龙生:《毛泽东经济年谱》,第450页。

[48]顾龙生:《毛泽东经济年谱》,第450页。

[49]见《毛泽东思想万岁1958—1960》,第206页,及《毛主席2月27日讲话提纲》。

[50]此一数据由牛津大学的澳洲学者高安东(Anthony Garnaut)根据粮食部统计司,1959年全国粮食厅局长会议资料,及1983年农业部的农业经济资料,并参考杨继绳《墓碑》一书后,兑算所得,见其就冯克之著所撰的中肯洞察的书评,“Hard facts and half—truths:The new archival history of China’s Great Famine”in China Information,July 2013Vol.27No.2,pp.223—246。

[51]1958年11月10日下午毛泽东在郑州会议上第六次讲话,《毛泽东思想万岁1958—1960》,第154页。

[52]《中共党史教学参考资料》第23册,国防大学党史教研室编,1986年,第3页。

[53]《建国以来重要文件选编(1959年)》,第176页。

[54]《金钟专访〈毛制造的大饥荒〉作者冯克》,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72。

[55]The China Journal,66,p.163.

[56]《江渭清回忆录——七十年征程》,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21—422页。

[57]据笔者细察其他史料,准确时间当为4月4日。

[58]按:毛泽东在半年后,还特别针对水利建设,重申这一“不死人的原则”。1958年11月21日上午,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第一次讲话里,就提出减少任务问题:水利建设……实在压得透不过气,压得太重,恐怕也需要考虑一下。谭震林、廖鲁言同志搞的那个文件,要求全国今冬明春和明年夏天水利工程要搞一千九百亿土石方,还说一定不可少。去年冬季到今年秋季是搞了五百亿土石方,一千九百亿土石方比五百亿土石方要多差不多三倍。我看这样搞下来,中国人非死一半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不死三分之一也要死十分之一。中国五亿农民,十分之一就是五千万人。你曾希圣是想搞多的,你搞多也可以,总是不要死人,以不死人为原则。(见中央文献研究室所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选载之三:〈第一次郑州会议至庐山会议前期纠“左”的努力〉》。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http://dangshi.people.com.cn/n/2013/0412/c85037—21110840—3.html。)

[59]Mao’s Great Famine,p.33.

[60]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第818页。

[61]按,这一拿中南海权力走廊与农村茅草房里的饥寒交迫对比的手法,也是冯克自豪的笔法(见Mao’s Great Famine,页xv),故其书中时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过分夸张对比。

[62]1959年1月27日,赵紫阳报告说:雷南县1958年晚稻生产有很大跃进,年底却出现了粮食紧张的不正常现象。为此,全县召开了一系列干部会议,结果查出瞒产私分的粮食达7000万斤。雷南县的经验证明,目前农村有大量粮食,粮食紧张完全是假象,是生产队和分队进行瞒产私分造成的。陶铸负责的广东省委肯定了这个报告,并于二月中旬上报中央,内言:必须坚决领导和进行反“瞒产”、反本位主义的斗争,才能保证完成粮食外调的任务和安排好群众生活。2月22日,毛泽东对此批示,认为“公社大队长小队长瞒产私分粮食一事,情况严重……在全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必须立即解决”。

[63]严格说来,毛泽东先前已表露出他同情农民瞒产的念头。1958年11月21日上午,在武昌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他说:“比方瞒产,我对隐瞒产量是寄予同情的。当然,不说实话,是不好的。但是为什么瞒产?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多吃一点,值得同情。瞒产,除了不老实这一点以外,没有什么不好。隐瞒了产量,粮食依然还在。瞒产的思想要批判,但是对发展生产没有大不了的坏处。虚报不好,比瞒产有危险性。报多了,拿不出来。如果根据多报的数字作生产计划,有危险性,作供应计划,更危险。”见《毛泽东年谱(1949—1976),选载之三:〈第一次郑州会议至庐山会议前期纠“左”的努力〉》。更早些时候,在发动大跃进之前,毛也说过:“农民瞒产量可以原谅,他是没有看清前途,但不能提倡。如果像现在这样搞法,增产七百亿到一千亿斤,我们国家一年征购只八百多亿,这就等于不要征购了。他们何必再瞒产?到那时,全国粮食总产量就有四千多亿,即使多购一点,他们也不伤心。瞒产的原因,主要是干部带头和粮食不足。今后要把底告诉农民,把全国总账告诉他,你再增产国家也只要这么多,今后征购以后的余粮也保存在乡、社”,见1958年4月《毛主席在武汉会议上的插话》,第26页(内部材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