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孙万国 2018-11-08 浏览: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1]了吗?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荷兰学者、香港大学历史教授冯克(Frank Dikötter)的著作《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中国浩劫史》2010年出版[2],次年荣获英国约翰逊文学奖,评审团高度赞扬该书的成就,言“凡欲了解20世纪历史者,这是一本必读之书”。英国《卫报》誉之为“震惊世人的原创”[3]。该书封皮上亦有张戎[4]领衔的大力推荐,“最为权威,最为翔实的研究”,是“第一部”、“开创性的”、“治学严谨的”、“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改写”。

作者冯克自诩的“突破性”成果和重大发现,也是他屡次在大众媒体上宣扬的,盖有以下数则:

1.“大跃进时期饿死的中国人至少在4500万以上[5],显示大跃进期间高压、恐怖和制度性暴力无处不在。”“从1958到1962这几年间,中国人为的灾难造成的死亡人数可以和整个二战期间各国死去的人数相提并论。这个数字令人震惊,是毛泽东制造的最大的人祸。”“欧洲历史上有过大饥荒,那是自然灾难,中国却完全是人为的。二十世纪这样使人民大量死亡的,只有斯大林的劳改营和纳粹的大屠杀,毛制造的大饥荒超过他们,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三件悲惨事件,而毛是最大的杀人屠夫。”[6]

2.大饥荒时期,“除了饿死外,还包括被活活打死、杀死的约二、三百万,劳改中死亡约三百万,饥饿而生病死的不少,自杀死的也有二、三百万。”“1958—1962年间,粗略估计有6%到8%的死者是遭酷刑致死或直接处决的——仅此一项至少有两百五十万人。”[7]

3.大跃进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对财产的最大程度的破坏——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任何一次轰炸,40%的(中国)民房变成瓦砾[8]。在四川,某些受害的县城,房产的损失,在45%到70%之间。[9]

4.毛泽东明知饿死人的情况,仍然一意孤行,草菅人命。为了维护他所发动的大跃进,不惜牺牲一半的中国人命。铁板钉钉的证据(“手枪冒烟”),就是毛泽东说过的“最好饿死一半,让另一半人能吃饱”。

5.关于毛泽东在庐山会议前八个月的“纠左”和“替农民说话”的观点,不过是个神话,“根本就没有这回事”[10]。

冯克特别强调:

【“(我的)《大饥荒》一书,最讲究的,就是摆证据。本乎证据,建立事实,不谈理论。”[11]】

然而,这些所谓的证据和事实究竟如何呢?这些“震惊世人的首创”结论是如何在冯克的窑中烧制而成的呢?

关于第一条,大跃进、大饥荒的死亡人数。冯克声称的四千五百万,是如何得出的?他解释说,他比较过一些地方县城的数据,发现“县公安局统计中,数字都要大过县委和统计部门50%”,然后根据这一50%的比例,在上海交大教授曹树基研究出的“三千到三千二百万死亡人数”的估算上,加上50%,遂得出了全国“至少四千五百万”的结论[12]。这就是冯克先生由小见大的神机妙算。对于这一纯属臆测的方法学,冯克非但不嫌草率,反而嘲笑他人严肃不苟、力求有所根据的研究。他指斥杨继绳苦苦考察和计算各省各地的死亡人数为“无聊”的功夫。他说,“(杨继绳的《墓碑》一书)比较强调哪个省哪个地方死了多少人,如果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我觉得有点无聊”。[13]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1958年11月2日至10日,毛泽东在郑州主持召开有部分中共中央领导人、各协作区主任、部分省市委书记参加的工作会议,通称第一次郑州会议。图为第一次郑州会议会场

关于第二条,大跃进期间,“活活打死、杀死的约二、三百万,劳改中死亡约三百万,自杀死的也有二、三百万。”[14]对于这一近乎九百万人残酷受害的数字,冯克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他也明知实际的数据不可得,居然还是得出全国死亡人数中“有3%至6%的自杀,也就是大约一百万到三百万人。”他书里唯一的凭借,就是“1958年夏天,上海奉贤县死亡的960人当中,有95人被迫自杀。”[15]凭着这一数字莫名其妙的演绎,冯克便“大跃进”出全国有高达三百万人自杀的数据。

冯克多次自我标榜的新发现,即是除了饿死人以外,还发现很多人是被打死的。“他们被残暴的打死,被活埋,被泼洒粪便,或者被铁丝绑住并打死。……单在河南信阳,死亡人数就超过100万。67,000人是被砖头砸死的。”对此,杨继绳已明白指出:“这是不是他的新发现?读过《墓碑》的人心中有数,读过乔培华女士的《信阳事件》的人也心里有数。这两本书都介绍了农民被活活打死的大量事例。《墓碑》比冯克先生的书早出版三年,乔培华的《信阳事件》比冯克先生的书早出一年有余”。[16]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