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伟大学说

屈炳祥 2018-11-08 浏览:
是否关注人,关心人,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一切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所在。以往的政治经济学从来就是只研究物或财富,研究它们的生产、增长与分配,但就是不研究人,尤其是不研究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生产关系。所以,那些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家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经济学只是资产阶级的一门“完整的致富的科学”。同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经济学还是一门“非人的学问”。因此,是否关注人,关心人,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一切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所在。《资本论》就是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伟大学说。

当然,人的解放,首先还是要把工人阶级从资本主义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各种异化现象、受剥削和遭奴役的非人化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在马克思所生活的那个时代,资产阶级及其御用文人不把工人当人看,仅仅把他们当作会劳动的动物,否认人的社会属性及其丰富的内涵,所以,马克思关注工人阶级的状况,关心他们的命运,关注他们的未来。在中学时代,他在考虑自己未来职业选择时,决意要选择“为人类的幸福”和“同时代人的完美”而奋斗。他的这种崇高选择都全部倾注到了自己的理论创作与社会实践活动当中。他的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的《资本论》更是如此。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决意要把工人阶级从以下几个方面解放出来。

第一,从旧的社会分工中解放出来。

社会分工,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上曾有过几次,每一次新的社会分工的出现都对社会经济及各个方面的发展起到过巨大的积极作用。但又在许多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如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对立、城乡对立和对劳动者自身发展的影响等方面。马克思指出:“就劳动过程是纯粹个人的劳动过程来说,同一劳动者是把后来彼此分离开来的一切职能结合在一起的。当他为了自己的生活目的对自然物实行占有时,他是自己支配自己的。后来他成为被支配者。单个人如果不在自己的头脑的支配下使自己的肌肉活动起来,就不能对自然发生作用,正如在自然机体中头和手组成一体一样,劳动过程把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结合在一起了。后来它们分离开来,直到处于敌对的对立状态。”[⑨]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与对立,不仅发生在和存在于企业中,而且还发生在和存在于社会上,并且带来了城乡之间的分离与对立。马克思指出:“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的最大的一次分工,就是城市和乡村的分离”与对立。“城市本身表明了人口、生产工具、资本、享乐和需求的集中;而在农村里所看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情况:孤立和分散。”[⑩] 

不论是企业内的分工,还是社会上的分工,在私有制、特别是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对劳动者自身的发展总是不利的。马克思指出:在城乡对立的情况下,“这种对立鲜明地反映出个人屈从于分工、屈从于他被迫从事的某种活动,这种屈从现象把一部分人变为受局限的城市动物,把另一部分人变为受局限的乡村动物,并且每天都不断地产生他们利益之间的对立。”[11] 在企业内的情况更是如此。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在工场内部把社会上现存的工场手工业的自然分离再生产出来,并系统地把它发展到极端,从而在实际上生产出局部工人的技艺。另一方面,工场手工业把局部劳动变为一个人的终生职业,”[12]使之“终生从事同一种简单操作,把自己的整个身体变成这种操作的自动的片面的器官。” [13]这种情况到了大机器生产阶段,又有了新的变化与大的发展。马克思指出:“大工业从技术上消灭了那种使整个终生固定从事某种局部操作的工场手工业分工。但大工业的资本主义形式同时又更可怕地再生产出了这种分工”, 结果把工人变成了局部机器的仅仅有自我意识的附件而已。[14]

第二,从资本主义的异化劳动中解放出来。

在马克思看来,劳动本来应该是人的一种“自由和自觉的活动”,它是人所特有的创造物质财富的生动实践。然而,在私有制、尤其是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却被异化了,走到了它的反面。它变成了“一种不自由的”,“替他人服务的、受他人支配的、处于他人强制和压制下的活动。”[15]首先,在劳动过程与劳动者之间发生了异化。劳动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它是人的脑力与体力的自由运用与发展,因而也是人的自身价值的实现过程。在一定的意义上,可以说它就是人的一种特殊的享受。然而,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它却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另一回事。它变成了“资本家消费劳动力的过程”,“他的劳动属于资本家”了,他要“在资本家的监督下”进行劳动。[16]其次,在劳动的客观因素与主观因素之间发生了异化。劳动过程,按其本性来说,它是劳动者运用劳动资料实现其对自然物的占有的过程。这其中,劳动者是这一过程的主体或主观因素,而劳动资料总是它的客体或客观因素。劳动资料是一种无生命、无意识的死的东西,是劳动者实现其物质变换的手段和工具。然而,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其情形却完全反过来了。不是工人使用劳动资料,如机器,而是机器使用工人。马克思指出:“一切资本主义生产既然不仅是劳动过程,而且同时是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因此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不是工人使用劳动条件,相反地,而是劳动条件使用工人,…… 作为支配和吮吸活劳动力的死劳动而同工人相对立。”[17]这是一种荒唐的颠倒。另外,在劳动产品与劳动者之间发生了异化。众所周知,劳动产品本来就是劳动者创造的,理应为劳动者所有。但是,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它却只为资本家所有,而工人始终只能作为雇用劳动者而存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