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伟大学说

屈炳祥 2018-11-08 浏览:
是否关注人,关心人,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一切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所在。以往的政治经济学从来就是只研究物或财富,研究它们的生产、增长与分配,但就是不研究人,尤其是不研究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生产关系。所以,那些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家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经济学只是资产阶级的一门“完整的致富的科学”。同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经济学还是一门“非人的学问”。因此,是否关注人,关心人,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一切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所在。《资本论》就是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伟大学说。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资本论》: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伟大学说

一、《资本论》就是一部关于人的解放学说的伟大巨著

马克思的思想尽管是一个庞大的理论体系,但是其核心主题就是一个,这就是关于人的解放的思想。这一核心思想体现在他的全部著述和实践活动中,自然也体现在他的主要著作《资本论》中。《资本论》说到底,就是一部关于人的解放学说的伟大巨著。它关注人,关心人,以人及其相互关系为研究对象,以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马克思指出:“我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①]由于《资本论》研究对象的特殊性,我们这里所涉及的人,就是或首先指是工人阶级。为此目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详细研究了工人阶级当时的现状、未来发展、历史使命,以及工人阶级解放的一般前提与具体条件等。并且,它还为之提供了科学的理论指导,这就是贯穿其中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思想方法,以及运用这一方法严格论证和详细阐述的劳动价值理论与剩余价值学说,以及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工人阶级,因为它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最伟大的阶级,它不仅肩负着解放自己的历史重任,而且还肩负着解放全人类的历史责任与使命,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说,《资本论》又是实实在在的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学说。马克思指出:人的解放,即社会的解放,它“是通过工人阶级这种政治形式表现出来的,而且不仅涉及工人的解放,因为工人的解放包含全人类的解放;其所以如此,是因为整个人类奴役制就包含在工人同生产的关系中,而一切奴役关系只不过是这种关系的变形和后果罢了。” [②]

是否关注人,关心人,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一切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所在。以往的政治经济学从来就是只研究物或财富,研究它们的生产、增长与分配,但就是不研究人,尤其是不研究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生产关系。所以,那些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家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经济学只是资产阶级的一门“完整的致富的科学”。同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经济学还是一门“非人的学问”。因为他们虽然也非常看重劳动,并“把劳动提高为国民经济学的唯一原则”,然而,他们却从来不关心“在劳动关系之外的劳动的人”。不仅如此,他们还“把人当作商品,当作商品人,当作具有商品的规定的人”,甚至只被“当作精神上和肉体上非人化的存在物”,[③] 或 “当作劳动的动物,当作仅仅有最必要的肉体需要的牲畜”,[④] 据此,马克思认为,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在本质上是“敌视人的”,它是资产阶级“犬儒主义”的经济学。[⑤]

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们认为资本主义经济社会制度是一种“天然的”和“永恒的自然形式”。[⑥] 由此,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分工也是“天然的”、“永恒的”,所以,工人阶级今天的现状如何,未来的命运怎样,一切都是用不着关心的。关心了反而会伤害上天的意志。至于现代的西方经济学家,在本质上同他们的先辈一样,也是为资产阶级效忠与服务的。不过,由于现代工人阶级队伍的成熟与觉悟,资本家再也不能像他们的前辈那样靠残酷的剥削来致富,也不能靠残酷的专制来统治,因而,他们也十分关注人,研究人。于是,所谓“资本民主”、“工人自治”、“收入均等”等奇谈怪论纷纷出笼,并且不断花样翻新,蛊惑人心。因此,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除了是一部关于资产阶级“发财致富的学问”外,同时还是一部为资产阶级发财致富进行辩护的伪科学。

因此,是否关注人,关心人,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与一切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区别所在。《资本论》就是一部关于人的解放的伟大学说。

二、《资本论》关于人的解放的主要内容

什么是人的解放?它的基本含义是什么?包含有哪些内容?这是《资本论》及其一系列手稿首先为我们回答的问题。马克思指出:人的解放,就是人的本质的复归,或是“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⑦]当然,“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或人的本质的复归,并不是要人回到它的原生态,而是要它回到自己应该具有的那种本质规定性上来,回到马克思所说的人的全面发展的要求上来。马克思说:人的本质,就是“人的社会关系的总和”,它是人的“自由和自觉的活动。”所谓自由,即是“人与自然之间、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与本质、对象化与自我确证、自由与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⑧] 因而,它是人对自然、社会以及自身真正主体的体现,而不受来自自然、社会,乃至自身等方面的限制或强制。而自觉,就是人的活动的主动性、目的性、能动性体现,不存在任何的盲目性与被动性。可见,人的解放,就是人的全面发展,就是使人成为全面发展的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