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何所忧?先生何所恨?——评许X润的《哪有先生不说话?!》一文

姜迎春 2018-11-08 浏览:
许先生言辞间充满自由主义论者独有的自信和仇恨,自信的是自己从西方政治学、西方法学抄袭过来的教条,仇恨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在他那里,只要中国还没有实行西式宪政民主制度,中国就是“落后与专制”。而许先生的高明之处在于很擅长忽悠,做演讲、写文章东拉西扯、半文半白、纵论古今,不论是刚入大学的青年学生,还是成功得志的EMBA学员,很容易成为其自由主义政治逻辑的“俘虏”。他收获的“俘虏”越多就愈加自信,常常将自己定位为“民族英雄”,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模样。可叹而可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先生何所忧?先生何所恨?——评许X润的《哪有先生不说话?!》一文

2018年11月6日,清华大学法学院许X润教授在“某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哪有先生不说话?!”》的文章,该文称,“在经管学院为EMBA学员上课。他们搜索百度,希望多了解授课教师,阅读与课程相关的教师著述。跟十来年前相比,今天学员年龄多在四十上下,男女搭配,精力充沛,尚存求知问道的热情。据好友郭丹清教授(Donald Clarke)相告,时惟2018年7月29日,我在百度上的词条从数十万被删到仅剩十条,算是悉数除去。迄而至今,三月已过,犹有二三十条,羞羞答答,多为新闻报道,而牵连在下名字而已。如此,自然搜索不到任何信息。揣摩原因,当是缘于今年七月下旬,我撰写《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为当下计,作千岁忧。情非得已,情见乎辞,而终究仿佛情见势屈。我对此心知肚明,对于可能的横逆也早有心理准备,故而对于删除词条、屏蔽姓名一类的‘和风细雨’,根本不曾留意,更不会往心里去。秦制妙法,新贵旧招,虽两千年往矣,前后有别,却了无进步,总不外钳口二字,何足为奇。”

许先生言辞间充满自由主义论者独有的自信和仇恨,自信的是自己从西方政治学、西方法学抄袭过来的教条,仇恨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在他那里,只要中国还没有实行西式宪政民主制度,中国就是“落后与专制”,就是“秦制妙法,新贵旧招,虽两千年往矣,前后有别,却了无进步”。所谓“作千岁忧”,其忧的是中国为什么还没有发生“颜色革命”。这位许先生想说的话就是这点东西,实在没有什么高深之处。许先生的高明之处在于很擅长忽悠,做演讲、写文章东拉西扯、半文半白、纵论古今,不论是刚入大学的青年学生,还是成功得志的EMBA学员,很容易成为其自由主义政治逻辑的“俘虏”。他收获的“俘虏”越多就愈加自信,常常将自己定位为“民族英雄”,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模样。可叹而可笑!

古人云:“先生者,师也。” 韩愈的《师说》曰:“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自古到今,老师的天职就是“传道受业解惑”,这里的道就是道理,就是社会规律。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壮大是社会规律使然,自由主义政治教条想逆规律而动,自然是徒劳的,但其危害不可小视。事实上,改革开放40年是我们不断排除自由主义干扰的40年。40年间,自由主义思潮对我国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产生了非常严重的破坏,在有些方面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教育领域的雾霾比自然环境的雾霾更加顽固。

30年前,邓小平曾经指出,

【“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这里我主要是讲思想政治教育,不单纯是对学校、青年学生,是泛指对人民的教育。对于艰苦创业,对于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将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种教育都很少,这是我们很大的失误。”

在这里,邓小平所说的失误,就是我们防范自由主义思潮对教育的侵蚀破坏很不够,以至在教育领域乱象丛生,一些“先生”、特别是一些高校的“先生”从来不讲应当如何建设好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而是几十年始终不变地讲中国应当如何变成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教育生态被严重破坏,严重妨碍“立德树人”教育目标的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指出,

【“要把立德树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社会实践教育各环节,贯穿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各领域,学科体系、教学体系、教材体系、管理体系要围绕这个目标来设计,教师要围绕这个目标来教,学生要围绕这个目标来学。凡是不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做法都要坚决改过来。”

那些许先生们的胡言乱语警醒我们:是到了“坚决改过来”的时候了。

【姜迎春,察网专栏学者,江苏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姜迎春
姜迎春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