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哲学中的问题与问题中的哲学

陈先达 2018-11-08 浏览:
在当代哲学中,真正能把现实问题中的哲学蕴涵变为哲学中的问题,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因为问题的发现、捕捉和提出是一个思维过程。经验证明,任何人都不可能以空白的头脑提出有价值的问题。提出问题的人都有自己的思维定式和价值观念,拥有先前获得的知识和论断,一句话,拥有固有的思维传统。这种先于问题而为主体所拥有的观念,可以阻碍问题发现也可以帮助问题的发现,关键是拥有什么样的观念。正因为如此,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于发现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二、哲学中的问题和问题中的哲学

我们应该区分哲学中的问题和问题中的哲学。哲学中的问题,是指属于哲学研究范围的问题,这是一些按其性质和问题都不同于科学和现实具体问题的问题。这是一些真正形而上的问题。而问题中的哲学,是指科学研究中和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中所蕴含的哲学问题。这不是直接的哲学问题,而是形而下的问题,是需要哲学家从中捕捉的问题。哲学中的问题只有来自问题中的哲学才是有生命力有现实性的哲学问题。哲学与非哲学一旦绝对对立,哲学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丧失它赖以存在和成长的土壤。

问题,无论在自然科学还是在哲学中都是思维发展的推动力量,是思想创新的推动力量。

科学探索总是对未知对象要问一个“为什么”,寻求对科学问题的答案。而哲学恰好是对“为什么”要再问“为什么”,是对“为什么”中普遍存在的“为什么”的探索。哲学问题不能存在于人类的实践活动中的问题之外。先有问题中的哲学才会有哲学中的问题。哲学中的问题决不会是哲学家头脑中主观自生的。马克思说,“哲学不是世界之外的遐想”,“哲学首先是通过人脑和世界相联系,然后才用双脚站在地上;但这时人类的其他许多活动领域早已双脚立地,并用双手攀摘大地的果实,它们甚至想也不想:究竟是`头脑'属于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是头脑的世界。”①哲学之所以是哲学,就在于它对人们实践(生活中的一切领域和各门科学)中已经存在但习以为常或从未研究过的问题进行哲学思考。这就把问题中的哲学变为哲学中的问题。

从全部哲学史来看,具有重要地位的哲学体系的创立,总是与它提出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相联系的。我们无法把哲学体系的建立和哲学家对哲学问题的审视分开。所有哲学体系都是关于哲学问题的体系;而所有哲学问题只有被系统地探索才能显示它的价值。

哲学的时代特色表现在哲学家立足时代提出的哲学问题之中。哲学的民族特色,表现在这个民族的哲学所探索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哲学问题之中。如果从哲学中取消了问题,那就不可能有哲学发展史。一部哲学史集中表现为问题史,即不同的时代与民族的哲学所提出的哲学问题。

中国哲学的独特性表现在它有自己的独特问题,如天人问题、神形问题、义理问题、心性问题,等等;而西方哲学则注重本体问题,认识与对象问题,感性与理性问题,等等。问题的概括和论述则结晶为基本的哲学范畴。而对问题解决的系统的逻辑论证和概念之间的关系则表现为独特的哲学体系。

但无论中国哲学问题和西方哲学问题有多大特点,总有相通的东西。我们曾争论过中国哲学究竟是哲学在中国还是中国的哲学的问题。其实,这两者并不是对立的。如果哲学在中国指的是中国哲学是西方哲学的中国版,那显然是不对的。因为中国哲学有自身的问题,它不是西方哲学在中国,即完全按照西方哲学的范畴和概念来梳理中国哲学。如果从哲学问题无所不在的角度说,应该说中国哲学也离不开具有普遍性的哲学问题,诸如本体论、认识论、人生论、社会论方面的问题。哲学是关于宇宙、社会、人生的大问题。这一点东方和西方都是相通的。

但问题解决的方式、重点、范畴概念,论证方法以及语言风格,肯定各有特点。这才有哲学的民族性问题。在中国哲学中既有个性又有共性。个性是民族性,共性是哲学问题的普遍性。真正伟大的哲学思想是以民族的语言揭示具有普遍性的问题。

哲学问题是哲学的生命线。没有哲学问题,就不可能产生哲学。不提出新哲学问题就不可能创立新的哲学学派。当然哲学中也会有一些一再重复出现的问题。但即使是老问题,只要它被重新提出,必然会有新的时代背景或从中引出新的问题。哲学中最重要的是问题而不是构建体系。任何面壁虚构庞大哲学体系的做法,只能像恩格斯批评的杜林和当年的德国大学生一样,制造哲学泡沬。

可是哲学问题不同于科学问题。科学问题是具体的,一个科学问题解决了就不会再重复提出。可哲学不同,它可以不断地重复提出同样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哲学史上许多哲学家都在解答同样的难题。世界本性、人的本性问题,因果性和必然性问题,社会规律客观性问题等等,可以说是世代难题。因此,对于科学家来说,科学史是一个专门领域,并非必须学习的领域。

不懂数学史照样可以研究数学,可以成为数学家,不懂物理学史照样可以是物理学家。可哲学不同,不学习哲学史、不熟悉哲学史,就无法学习哲学。因为哲学就是一种历史性的存在,人类丰富的哲学智慧存在于哲学史之中。各个伟大哲学家可以从各个角度对同一问题提供智慧,不能彼此代替。恩格斯在讲到理论思维的培养时说过:“为了进行这种培养,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办法。”①当代西方哲学家让·伊波利特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为了学会哲学思考,需要从过去的著作中学习,因为在哲学话语内容与哲学家所处环境之间有一种隐秘的关系。这意味着这个内容的意义在由其关系界定的成分的建构或结构中,即在它的形式中(与数学内容的情形相反),是取之不尽的。所以他强调:“不能在搞哲学时脱离哲学史。就是说脱离过去的重要著作,脱离过去重要体系的历史。”②哲学史上看似对同样问题的重复,实际上都是对哲学的深化和进展。没有进展,没有新意,只是重复,就不可能登上哲学的殿堂。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先达
陈先达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