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哲学中的问题与问题中的哲学

陈先达 2018-11-08 浏览:
在当代哲学中,真正能把现实问题中的哲学蕴涵变为哲学中的问题,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因为问题的发现、捕捉和提出是一个思维过程。经验证明,任何人都不可能以空白的头脑提出有价值的问题。提出问题的人都有自己的思维定式和价值观念,拥有先前获得的知识和论断,一句话,拥有固有的思维传统。这种先于问题而为主体所拥有的观念,可以阻碍问题发现也可以帮助问题的发现,关键是拥有什么样的观念。正因为如此,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于发现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陈先达:哲学中的问题与问题中的哲学

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是哲学的变革又是变革的哲学;它不仅重视哲学中的问题,更重视问题中的哲学。深刻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人类哲学发展史上的地位和特征,对于理解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中为什么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至关重要的。

一、哲学变革与哲学终结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变革的哲学,是为变革现实资本主义,为人类解放宗旨的需要而产生的哲学。正因为如此,它必然要求哲学发生变革,必然要求从对象、内容到功能都产生一种新的哲学。没有变革现实的需要,就不会产生哲学的变革,而没有哲学变革,就不可能有指导变革现实的变革的哲学。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哲学的变革与变革的哲学是统一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过“消灭哲学”;当代西方哲学家中的某些学派倡导“哲学终结”。其实,这两者无论就时代背景、语境和内涵都是根本不同的。

“终结哲学”,这是当代西方哲学对传统哲学充满挑战性的口号。从逻辑实证主义的拒斥形而上学到当代后现代主义的反本质主义、反基础主义和所谓“后哲学文化”,都在着力于反对所谓传统哲学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反对哲学的认识功能,倡言“终结哲学”。当然,倡导“消灭哲学”的逻辑实证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实际上并没有消灭哲学。不过是以一种哲学学说来取代被他们视为传统哲学的哲学。以哲学终结哲学本身就是悖论,这就证明哲学是不可能终结的。实际上所有极力张扬“终结哲学”的派别都处在哲学之中。“终结哲学”的主张本身就是一种哲学观点,它用以取代被取消的哲学的观点仍然是哲学的。

哲学是不会终结的。只要人存在,哲学就不可能终结。因为人只能以人的方式存在,他的思维方式和实践方式中都存在哲学。思维不可能只是直观的具体的思维而不进行抽象思维,实践不可能是本能的而没有自觉意识的。哲学家的哲学只是对这种现实的哲学思考。可是对某种哲学形态来说,却是可以终结的。这种终结往往意味着哲学形态的不同程度的变革。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建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过程中,曾多次倡言“消灭哲学”。但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消灭哲学”是在特定历史境况中有具体针对性的哲学革命口号。“消灭哲学”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正在探求创立一种以变革现实为目的的哲学,以一种新的哲学来代替传统的思辨哲学内容的浓缩口号。

所谓“消灭哲学”,从根本上讲就是消灭那种把哲学视为科学之科学,视为凌驾于各门科学之上,把自己臆想的联系强加于各门实证科学的形而上学的思辨哲学的传统,真正使哲学成为一种世界观,而不是包罗万象的永恒不变的抽象原则。实际上,这种包罗万象的、最终完成的关于自然和社会的绝对真理的哲学是与人类的辩证认识规律相矛盾的。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他们就说,“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观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综合。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这些抽象与哲学不同,它们绝不提供适用于各个时代的药方和公式。①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谈到他们创立的现代唯物主义时,说它“已经根本不再是哲学,而只是世界观,它不应当在某种特殊的科学的科学中,而应当在各种现实的科学中得到证实和表现出来。因此,哲学在这里被`扬弃'了,就是说,`既被克服又被保存';按其形式来说是被克服了,按其现实的内容来说是被保存了。”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立,表明作为科学之科学的旧哲学的消灭,而哲学仍然以世界观的形式作为自身的存在方式并真正发挥哲学的作用。

其实,恩格斯在他的名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以总结的方式清楚地表明了他们所说的“消灭哲学”的涵义。他之所以把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联在一起,就是因为“哲学这一似乎凌驾于一切专门科学之上并把它们包罗在内的科学的科学,对他来说,仍然是不可逾越的屏障,不可侵犯的圣物”。③费尔巴哈是德国古典哲学的最后一位“杰出哲学家”,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要消灭的哲学的最后一位哲学巨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立意味着包括费尔巴哈在内的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实际上也标示着作为科学之科学的哲学传统的消灭。

从哲学的功能来说,消灭哲学讲的是根本改变以往哲学只是解释世界而不是着重改变世界的缺陷。历史上出现过各种哲学,它们可以对现实不满、对现实进行批判,但没有一种为创立新的世界而奋斗的哲学。它们的社会理想,往往是不满现在,怀念过去,而不是通过实际地改变现实,走向未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当然具有科学解释世界的功能,但更重要的是它实际改变世界的功能,即强调哲学应该实际在参与改变世界的活动中发挥作用。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关于实践的唯物主义本质的表述,在《关于费尔巴哈提纲》中关于哲学功能的论述,都充分表明马克思“消灭哲学”和创立新哲学的真正意图。当马克思把哲学看成无产阶级解放的“头脑”,强调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无产阶级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就是以明白无误的政治语言,阐明了他所说的“消灭哲学”的真实意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先达
陈先达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