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远丨纪念十月革命:社会主义道路已被历史证明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

吴恩远 2018-11-07 浏览:
十月革命使人类历史发展进入新纪元:它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预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变为实际显示了其真理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当穷凶极恶的德日法西斯侵略势力力图奴役全世界人民的危急时刻,苏共、中共和共产国际等率先发动抵御法西斯的号召,为消灭法西斯、捍卫世界和平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战后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扩展;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傲然屹立世界,使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升华,展现了新的曙光。

第三,把马克思主义创造性地与俄国实际结合。在关于俄国这样一个落后国家能否越过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上,列宁并不拘泥于马克思主义个别词句,而是大胆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是列宁当年和以普列汉诺夫、苏汉诺夫为代表的孟什维克激烈争辩而且时至今日史学界仍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列宁的主要思想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各个国家是极不平衡的。而且在商品生产下也只能是这样。由此得出一个结论: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同时获得胜利。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内获得胜利,而其余的国家在一段时间内将仍然是资产阶级或资产阶级以前的国家。”十月革命并不意味着立即实现社会主义,它要解决的仍只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但由于俄国所处的特殊国际环境和国内条件,它可以而且应当越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范围,向社会主义过渡,采取社会主义的一些最初步骤,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正在于此。列宁的思想既和那些认为“俄国只能搞资产阶级革命”的右倾思想划清界线,又和认为“俄国当立即实现社会主义”的“左”倾思想划清界线,奠定了十月革命胜利的理论基础。

十月革命的胜利,使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变为实践,更加证实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真理性。

2.十月革命对苏联社会发展的推动

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加快了工业化步伐。俄罗斯科学院乌拉尔分院副院长、历史与考古研究所所长、俄罗斯科学院院士В·В·阿列克谢耶夫指出:“苏维埃政权从最初的步骤就尝试依赖技术进步。这方面最鲜明的例子就是按照列宁的指示制定实施的国家电气化计划。20世纪上半叶的苏维埃电气化是现代化进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苏联最终完成了这一计划……由于第一、第二两个五年计划(1929~1937年)执行的结果,苏联在工业化的道路上取得了重要进展。到了第二个五年计划末期,工业生产水平为1913年的8.2倍。按照工业总产量,革命前的俄国占世界第五位,工业生产份额占世界总量的2.6%,苏联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末工业总产量跃居欧洲第一位、世界第二位,它在世界工业中所占的比重也达到13.7%。到1955年,工业总产量是战前的3.2倍,同时生产工具的产量几乎增加到4倍。50年代,工业工人的劳动装备率是战前的3.2倍。苏联成为世界上仅有的能生产当年人们所能生产出来的任何一种工业产品的两个国家中的一个。就这样,苏联时期就克服了俄罗斯与世界先进工业发达国家按阶段发展的落后局面。”

十月革命加快了苏联迈入世界现代化潮流的步伐。20世纪30年代,苏联在世界上普遍存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第一次消灭了失业,所有人都能得到工作的机会。从1928年开始,逐步开始7小时工作日,在30年代初就有80%的企业实现了7小时工作日,而对有损健康的和地下作业的工种实行6小时工作日。国家十分关心劳动人民的休息和健康,实行了免费医疗、社会保险、退休金制度等。在第一、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用于社会保险的开支增加了3倍多,卫生保健开支增加了2倍多,教育开支增加了5倍,助学金增加了13倍。到40年代初,全民的识字程度已超过80%。苏联大学生人数已经达到81.2万,超过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几个国家大学生人数总和。

十月革命保持了俄罗斯的国家独立和领土完整。俄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在军事、政治和经济崩溃,领土被肢解,执政的资产阶级和地主联盟完全丧失能力的情况下,十月革命的胜利使民族国家得以保存。俄罗斯科学院波利亚科夫院士2002年在《俄罗斯历史中的1917年10月》这篇文章中写道:“旧俄罗斯的落后和软弱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十月革命后,俄罗斯(苏联)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并摆脱了落后性。尽管面临着被入侵的威胁,苏联在30年代末期还是进入了先进国家的行列,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为两个超级大国之一”。

3.资本主义危机与社会主义的影响

一战结束后一些国家陷入恶性通货膨胀。1920~1921年的经济危机是战后的首次世界经济危机。这次危机虽然为期不长,但其破坏性却相当严重。这次经济危机主要波及美、英、日和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危机期间,美国加工工业产值下降22.6%,采矿业产值下降19.5%,煤、生铁和钢产量分别下降27.5%、54.8%和53.1%。英国煤产量下降28.9%,生铁和钢产量分别下降67.4%和59.2%,造船(吨位)下降68%。日本工业总产值下降19.9%,采矿业总产值下降48%,煤和生铁产量分别下降16.1%和16.7%,造船(吨位)下降88.2%,机器制造工业产值下降55.9%。法国因战时遭受的破坏特别严重,恢复工作量较大。德国则因战败后割地赔款,战后初期国民经济还一直处于残破混乱状态,1923年工业生产猛烈下降,最严重时只有1/7的工业企业勉强开工,数百万失业者踯躅街头;银行信贷体系濒于解体,并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恶性通货膨胀危机,货币数量比战前增加17000亿倍以上,纸马克事实上成了废纸。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恩远
吴恩远
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