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及其启示

吴日明 顾晓庆 2018-11-05 浏览:
19世纪70年代,杜林声言要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实行所谓全面的“改革”,并出版系列著作系统攻击马克思主义。为了抬高自己,杜林对德国古典哲学家、近代空想社会主义者和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都采取虚无主义态度,全盘否定他们的历史贡献,吹嘘自己具有严格科学的世界观,运用不言而喻的公理进行论证从而发现了“终极真理”。恩格斯从内容实质、思维方式和认识立场三个方面揭示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和根源,指出杜林的理论只是一些极端贫乏的认识,充斥狭隘的形而上学思维,受到主观主义的严重束缚。重温恩格斯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想,对于当前辨识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有重要启示意义。

恩格斯对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及其启示

19世纪70年代,自命为社会主义信徒的杜林声称要对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实行全面的“改革”,并相继出版《国民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批判史》《国民经济学和社会经济学教程》和《哲学教程——严格科学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等著作,系统攻击马克思主义。19世纪70年代中期,杜林的理论在德国工人群众中颇有影响,导致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内部的思想混乱。为了消除杜林错误思想的影响,保证德国工人运动沿着正确方向发展,恩格斯毅然担负起批判杜林学说的重任。他先后用2年时间完成《反杜林论》,啃下“这个酸果”。在批驳杜林思想内容的同时,恩格斯还批判了杜林评价历史人物时所秉持的虚无主义态度,深刻剖析了杜林历史虚无主义产生的根源和实质。重温恩格斯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想,对于当前抵制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有重要启示意义。

一、杜林历史虚无主义的外在表现

历史虚无主义产生于19—20世纪之交的西方社会。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和文化思潮,其实质是秉持虚无主义历史观认识、评价历史现象和历史人物。历史虚无主义者一个重要特征是割裂历史,贬损和否定历史上有杰出贡献的人物。杜林无疑是这样的人。为了抬高自己,杜林竟然全盘否定自康德以来的德国古典哲学家、近代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历史贡献,肆意攻击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马克思,狂妄地进行自我吹嘘。恩格斯指出:“在杜林先生那里,他的先驱者的一无是处,正像他自己的没有谬误一样,是肯定无疑的。”[1]372恩格斯具体列举了杜林否定先驱、虚无历史的种种论调。

(一)全盘否定德国古典哲学思想家

德国古典哲学产生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其奠基者是康德,经过费希特、谢林的发展,由黑格尔集其大成并把德国古典哲学推向顶峰。德国古典哲学蕴含深刻的辩证法思想,反映了英国产业革命和法国1789年大革命所引起的社会发展新变化,体现了德国资产阶级的革命要求和迅速发展本国资本主义的强烈愿望。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德国古典哲学广泛吸收了以往哲学家的思想成果,在总结前人哲学思想的基础上提出并探讨了一系列重大哲学问题,把哲学思维提高到一个新水平,成为欧洲哲学发展史上的一座理论丰碑。但是杜林却不以为然,总是以极端轻蔑的态度谈论他的先驱者。他认为康德还能勉强容忍,而对费希特、谢林则嗤之以鼻,“一个叫做费希特和一个叫做谢林的人的谬论和既轻率又无聊的蠢话……愚昧的自然哲学奇谈的古怪漫画……。”[1]369黑格尔是德国古典哲学集大成者,深刻的辩证法思想使得他的历史观远远超越了前人。但是杜林认为黑格尔的理论是“热混的胡话”,“利用自己的‘甚至在形式上也不科学的手法’和自己的‘粗制品’来传播‘黑格尔瘟疫’。”[1]370杜林就这样完全否定了黑格尔思想的重要价值。

(二)大力攻击近代空想社会主义者

空想社会主义产生于16世纪初,是早期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反映。空想社会主义在19世纪初期达到了全盛时期。英国的罗伯特·欧文、法国的昂利·圣西门和沙利·傅立叶成为这一时期空想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使得19世纪三大空想家更能清楚地看到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和弊端。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无论在理论观点还是表述形式上都达到了新的高度。近代空想社会主义学说之中蕴含许多真知灼见,成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来源之一,但是杜林对空想社会主义者却持否定态度。“至多除了路易·勃朗这个在一切社会主义者中最微不足道的人,其余的全都是罪人。”[1]370杜林把3个近代著名空想社会主义者称为“社会炼金术士”,他责备圣西门“过分夸张”“深受宗教狂之害”;评价傅立叶说:“笨得无法形容的傅立叶,这个‘幼稚的头脑’,这个‘白痴’甚至从来不是社会主义者。”[1]370;他认为罗伯特·欧文的思想只是“几句流于荒唐的老生常谈”。除此之外,杜林还极端刻薄地以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名字形容他们,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恩格斯指出,“社会主义历史上一个完整的非常重要的时期,就用四个词简单地判决了,谁怀疑这一点。‘他自己也应当被列入某种白痴的范畴。’”[1]371

(三)肆意诋毁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

马克思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主要创立者。马克思一生发现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实现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伟大飞跃。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风起云涌,浩浩荡荡。马克思主义不仅在欧洲,而且在亚洲、美洲等地广为传播。恩格斯指出:“这个学说在世界一切文明国家里,在西伯利亚矿山的囚徒中,在加利福尼亚的采金工人中,拥有无数的信徒;而这个学说的创始人、当时受到人们的憎恨和诽谤最多的一个人——卡尔·马克思,临到逝世时,却是新旧两大陆无产阶级的经常被请教的和永远乐于帮助的顾问。”[2]209-210马克思是人类思想高峰的伟大人物,他的思想一般难以超越。但在杜林看来,马克思的著作和成就“对思想潮流的一般历史来说最多只能看作近代宗派经院哲学中一个支脉的影响的象征”[1]371,马克思的著述在思想和文体上不成体统,“它们实际上只是历史幻想和逻辑幻想的杂种,”[1]371还攻击马克思是“舞文弄墨的笨蛋和蠢货”[1]371。杜林就这样用谩骂式语言对马克思作了否定性评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