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只是金钱的游戏吗:言论自由、平等与财政选举

韩锐 2018-11-02 浏览:
文章从自由与平等的关系的角度分析了美国的选举财政制度。在回顾了美国选举财政法一百多年的历史,特别是1970年以来现代选举财政制度的演变过程之后,文章着重分析了自由和平等价值对民主制度的重要性和意义,以及这两种价值在选举财政法中的体现及其矛盾。文章不赞成为了自由而完全牺牲平等,主张以兼顾两者的方式来看待和解决选举财政法中出现的争议问题。

1971年的另一部法案,《税收法》为总统选举的公共资金方案奠定了基础。该法允许在国家财政部成立一个名为“总统竞选运动基金”独立账户,该基金的资金来源于税收,即每个公民可以在税收单上的规定的方格内打勾,表示允许联邦政府将他所纳的税金中的一美元放入“总统选举运动基金”中。

1974年的《联选法》修订案 是1972年选举的直接后果。由于1972年水门事件的调查披露出许多竞选财政问题,使美国国会相信政府需要采取比1971年《联选法》更严格的管理方案。首先,1974年修订案为总统候选人提供了使用公共基金的选择,即总统候选人的大选费用可以完全由政府的公共基金支付,条件是他必须拒绝所有的私人捐款。其次,1974年修订案制定了总统预选和大选以及参、众两院选举的开支限额,用严格的开支限制代替了1971年对广告费用的规定。第三,对捐款的额度也做了规定。1974年修订案规定个人向候选人的捐款限额为1000美元,“政行会”向候选人的捐款限额为5000美元,以及个人每年各项政治捐款的总限额为25000美元。另外,为了加强1971年所规定的资料公布的要求,1974 年修订案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机构“联邦选举委员会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 FEC)来确保竞选财政法得到贯彻执行。

可是1974年修订案的合宪性却遭到了众多质疑。反对者认为对捐赠和开支的限制违反了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公共资金的条款对第三党和独立候选人不公平,以及由国会指任四位“联邦选举委员会”委员的做法违反了权力分立的原则。1974年修订案的合宪性很快便在著名的“跋克雷对韦里欧案件”中遭到了挑战。在这一案件的历史性判决中,美国最高法院否决了1974年修订案中的两个主要部分:开支限制,以及由国会任命四位“联邦选举委员会”委员的规定。最高法院认为个人或团体在竞选运动中的开支属于言论的一种,对竞选开支加以限制的法律直接地而且严重地妨碍了由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公民的言论自由。可是,最高法院却维护了捐款限制,认为开支是候选人发表自己的言论的行为,而捐款却是支持他人言论的行为,因此捐款与开支不同。同时最高法院还认为由公共基金资助的候选人的开支受限是符合宪法的,因为总统候选人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受公共基金:他如果选择拒绝政府的公共基金资助而采取自筹资金的方式参加竞选,就可避免对开支的约束。

最高法院在“跋克雷对韦里欧案件”(Buckley vs. Valeo)中对1974年修订案中的若干重要条款的裁定,促使国会再一次对竞选运动财政法进行修改,从而产生了1976年的修订案。1976年修订案规定不再是国会而是总统来任命所有六位“联邦选举委员会”委员,然后由参议院批准生效。1976 年修订案取消了不接受公共基金资助的候选人

及其家庭对自己的竞选运动的捐款限制。该修订案还采取了一些新的捐款标准,比如个人每年向一个“政行会”的捐款限额为5000美元,而个人向全国性政党每年捐款限额为20000美元。既然最高法院否决了开支限制, 为了保证开销的透明度,1976年修订案加强了财政汇报要求。例如,任何超过100美元的开支都必须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汇报。

1979年,国会又通过了新的修订案。为了减轻财政汇报的工作量,1979年修订案将捐款和支出的最低汇报标准由100美元升至200美元。1979年修订案还把政府对大党的总统提名大会的公共基金资助由2百万美元提升至三百万美元。此外,为了鼓励志愿者活动及提高投票率,1979年修订案允许各州及地方政党委员会在不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汇报的情况下,可以筹集无限量的资金用于选民报名和鼓励投票的活动上。这一条款,俗称软钱(soft money)条款,被许多人认为是竞选运动财政法一大漏洞。直到1992年,“联邦选举运动委员会”才提出软钱也必须汇报的要求,如要求公布所有高于200美元的软钱捐款,以及全国性政党分配给下属机构的资金总额等等。

美国政治只是金钱的游戏吗:言论自由、平等与财政选举

美国人关于选举财政改革的讨论还在继续着,不同的改革提案还在不断地被提出。在竞选财政立法的变迁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由与平等两种价值贯穿于其中。平等价值要求去除经济不平等所导致的政治不平等的现象,而自由价值则反对对捐款或开支这样的言论自由的干预。可是为什么自由,特别是言论自由,必须要受到严格的保护?平等对民主的意义又是什么?自由与平等的关系是怎样?也许通过梳理一下这些基本理论,我们可以更好地探讨选举财政中所遇到的争议问题。

言论自由与民主

从以上对选举财政法的历史回顾中可以看出,现代美国选举财政制度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不断的改革与探索的基础上演变而来。政府对选举财政的调节所引来的争议,主要是来自自由派,他们认为民主之所以被推崇,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志在保障自由。在他们看来,言论自由就意味着民众对他们认同的政党或候选人有捐钱的自由,候选人在竞选中也有开销的自由。无论是捐钱还是开销,都是意愿的一种表达,因此政府对竞选财政过多调节干涉了言论自由,有违自由价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