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社香:毛主席是怎样纠正“浮夸风”“共产风”以及平均主义的——原国家农委委员谢华对新中国农业合作化的若干回忆

马社香 2018-11-01 浏览:
据舒同讲,主席对着到会的省委书记一个个地问,为什么这样严重的问题(指“共产风”、“浮夸风”)不向中央报告?会议期间各省正在遵照中央《党内通信》召开六级干部会。一天接到几个电报,都是汇报各地六级干部会议的情况。毛主席隔几个小时就有一个批示,指出一些做法对不对。毛主席通宵达旦地工作,作出批示有的是在凌晨2点,有的是在凌晨5点。会议中间,要求刮“共产风”上缴的财物全部退赔。一定要退回去,各省必须开退赔的六级(省、地、县、公社、大队、小队)干部会。毛主席抓得可紧了。当时有些干部也认识到错了,但希望不算旧账,不退赔。毛主席坚决不同意,严厉批评这种错误的想法。

马社香:毛主席是怎样纠正“浮夸风”“共产风”以及平均主义的——原国家农委委员谢华对新中国农业合作化的若干回忆

谢华(1920—),山东黄县(今龙口市)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世纪50年代任山东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省委副秘书长等职,60年代调到北京,在农林部门工作。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先后任国家农委委员、党组成员,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直至离休。2007年至今,作者多次对谢华就我国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兴起等问题进行了访谈。

笔者:新中国成立以来,您一直在农业战线各级领导机关工作,请您回忆一下亲历的印象深刻之事。

谢华:我就从参加全国第一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谈起吧。新中国成立时,我在胶东区党委机关工作,1950年区党委撤销后,被调往中共山东分局农委。1954年8月,山东分局改为山东省委,分局农委改为农村工作部,穆林同志任部长,我和张林夫任副部长。全国第一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是1951年9月中旬召开的,山东分局派我和纪华参加会议。这次会议是陈伯达主持的,主要讨论起草互助合作决议。会议安排得比较紧凑,先传达毛主席的指示精神,接着由山西长治的同志介绍当地试办农业合作社的一些情况,然后座谈起草决议草案。在起草决议时,大家讨论得很热烈,对长治试办农业社特别有兴趣。山西的著名作家赵树理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讲了一些在农业社蹲点的生动小故事,也有说服力。会议对草案逐条讨论,譬如农民有两个积极性的问题,一个是个体经营积极性,一个是互助合作积极性。共产党领导农民土改后,应该怎样对待这两个积极性?与会者见仁见智,展开充分讨论。最后与会者一致认为必须积极引导农民组织互助合作的集体积极性,同时又要保护其个体经营积极性。在具体政策上要掌握和处理好生产需要和群众意愿的关系,以及自愿互利、等价交换等一系列问题。有时一天只讨论了一条,当晚将草案修改后印出新稿,第二天继续讨论。从合作化的历史进程来看,成功和失误都与是否正确认识和对待当时农民的两个积极性密切相关。最后会议通过了《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当年12月中央批转了这个决议草案。1952年元月,山东分局召开了第一次农业生产互助合作会议,决定按照中央决议精神,在有基础的老区,组织常年互助组和初级社试点。我们在试办初级社时,发现一些村庄的互•助组,已经具有农业合作社的性质。

我举两个例子。新中国成立前,山东莒县属于沂蒙革命老区,支前任务比较多。1947年,莒县吕家庄成立了4个季节性互助组。一年下来互助组比单干户亩产粮食高几十斤。由此,全村农民一下子都参加了互助组。1949年吕家庄被授予“全县第一模范村”。1950年春,支部书记吕鸿宾将4个季节性互助组调整为3个常年互助组,创造了“三大合理”统一劳动办法,“劳力工分合理,牲畜记工合理,工具使用报酬合理”,使互助组具备了农业合作社的一些性质。1951年11月,吕家庄成立了山东省第一个初级社,称为吕鸿宾农业合作社。1952年这个合作社发展到59户,附近的尹家楼、马家街两个自然村也有20户农民参加。经三个村群众酝酿同意,尹家楼、吕家庄、马家街三个村合并,起名叫“爱国村”,吕鸿宾农业合作社更名为“爱国农业生产合作社”。

山东广饶县三柳树村李田英互助组也具有农业合作社性质,只是当时没有用农业合作社这个名称。李田英是个女同志,1950年曾经参加全国第一届劳模会,很能干。1945年,她就带领村里几十户抗日家属一起开荒种地,并实行按劳分配。当地人称之为“大插伙”,又叫“插伙组”。这些先进典型,当时都是群众自发搞的。分局农委经过调查,发现在老区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互助组。

文登县的“宋宗国互助组”户数不多,在抗日战争期间就实行集体劳动和统一分配。当时,村里大部分男劳动力都参军了,村里的支前任务比较重。在一次反“扫荡”中上级机关疏散,村党支部发现村里代保存的上级机关文件中有一本《联共党史》,拿出来阅读学习,受到书里介绍的集体农庄的启发,当时就在村里实行了集体劳动和统一分配的形式。这些自发性质的初级社组织,原来都没有亮明身份。当开始试办农业合作社时,这些互助性的组织便公开化、合法化了。初级社确实是农民自己的创造,这一点在我国农业合作化史上很重要。

笔者:山东试办初级社进程比较顺利吧?

谢华:可以说比较顺利。1952年山东开始办农业合作社试点。当年10月底,山东分局再次召开全省农业生产互助合作会议,对全分局一年来互助合作经验进行总结,决定在1953年进一步巩固互助组,由地委一级试办农业合作社。全分局12个地委都指定了试办点。组织农业合作社在山东各地开始行动起来。1954年初又推广到县委试办,地县领导干部纷纷深入到基层调查研究。到1954年春天,山东全省出现了大批农业社,参加初级社的户数提高得比较快。1955年4月,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在北京召开全国第三次农村工作会议,穆林前往参加。我和张林夫在家里主持召开基点县农业合作座谈会。当时中央对农业抓得很紧,合作化是中央农村工作重中之重。中央农村工作部成立后,一年召开两次全国性会议,上半年是全国农村工作会议,下半年是全国农业互助合作会议。这次山东省委农工部召开的基点县农业合作座谈会,共有六个县参加,其中广饶、历城、莒南三个县是省委的基点县。这三个基点县是1953年2月山东分局为了有效克服领导机关的官僚主义而设立的。基点县的基本任务是,分局和地委准备要做的一切工作,由它们先走一步,首先取得经验教训,及时反映下层情况,典型示范,推动一般。1953年4月20日,中央同意了山东分局这一决定。1954年山东分局撤销,改设山东省委后,三个基点县没有变。参加会议的另外三个县是文登、益都、莘县,都是工作基础好、农业合作化发展比较快的县。这六个县的地理位置分处山东东西南北中六个地市。会议主要研讨怎样巩固和发展合作社。会议开到一半时,在北京参加农村工作会议的穆林打来电话,传达全国第三次农村工作会议新精神。张林夫接的电话,并做了详细记录。来电传达了邓子恢在会议上的讲话精神:现在看,合作社发展快了。邓子恢考察匈牙利刚回来,提出吸取他们的经验,发展合作社不能只图快,要及时抓巩固。他还提出“办社容易巩固难”,并对如何巩固农业社讲得很具体,比如怎么培养会计,并按照旧式记账格式亲自设计了账本。因为新式的记账格式基层会计不会,难以迅速推广。强调省里供销合作社办合作干校,要开设为农业合作社培养社长会计的短训班。要求供销社保障生产资料供应,信用社保障农业社发展资金。农业社、供销社、信用社三家,当时被称为农业合作“桃园三结义”。对于合作社大发展的指标,邓子恢说,现在农业社要停下来,不要单纯追求数字上的发展,要对各地农业社分别对待和指导,搞好经营管理,做好巩固工作。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马社香
马社香
察网专栏学者,江汉大学人文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