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兴华:不容曲解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卫兴华 2018-10-29 浏览:
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不能简单解读为还存在着大量落后的甚至原始的生产力,以及在区域、城乡和收入等方面存在着不平衡。本文紧扣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的有关论述,阐述了社会主要矛盾特别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原本内涵和解决矛盾的途径与方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指相对于美好生活需要而言供给还不充分,形成需求侧与供给侧的不平衡。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来看,既存在着总体性的共同内涵,也包含着层次性的区别内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可以区分为可实现的需要、期待性与期盼性的需要。因此,既要把全民期盼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奋斗目标,又应关注怎样缓解贫富分化的难题。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全面理解与把握,要与经济、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战略目标紧密联系起来。

卫兴华:不容曲解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立足于对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判断来确定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和根本任务,是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全局的根本性问题。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以此取代原有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新的重大判断和历史性论断,坚持了运用矛盾分析法看待社会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精髓,为制定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发展的新方略提供了基本依据。鉴于目前对社会主要矛盾内涵的主流解读囿于生产力落后以及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水平等现象层面的不平衡,有必要从理论层面加以澄清。

一、从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关系认识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是社会主义条件下对社会主要矛盾的新的分析和新的认识,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生产力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和水平显著提升的结果。正确解读和运用这一理论,有助于明确和把握解决这一主要矛盾的途径、动力和方略,从而有助于顺利实现“两个100年”的战略目标。

然而,从十九大以来的有关研究论著看,目前对此存在着解读和认识上的重大差别。在包括权威媒体的诸多讲解中,较普遍地把作为社会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解读为区域和城乡发展不平衡、收入不平衡,落后地区发展不充分,生产力不平衡,还存在落后的生产力等。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发展不平衡,主要指各区域各方面发展不够平衡,制约了全国发展水平提升;发展不充分,主要指一些地方、一些领域、一些方面还有发展不足的问题。这种观点还认为:从社会生产力看,我国仍有大量传统的、相对落后甚至原始的生产力,而且生产力水平和布局很不均匀;从城乡区域发展看,发展水平差距仍然较大,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还比较落后;从收入分配看,收入差距仍然较大。这些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相互掣肘,带来很多社会问题,是现阶段各种社会矛盾的主要根源。笔者认为,这种作为主流观点的解读不够准确,既脱离了十九大报告的本意,不符合习近平同志的一再论述,也不符合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的有关解读。

从理论逻辑上看,“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本是指相对于美好生活需要而言供给还不充分,形成需求侧与供给侧的不平衡。如果离开这一主题,大谈无直接关联的多种不平衡,就会偏离对当前社会主要矛盾的本质的把握,有点离题。从现实层面看,这种局限于生产力落后、城乡和地区差异的解读,并不能从实际经济生活情况说明供给不能充分满足美好生活需要所形成的供求不平衡,究竟表现在哪里。

第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问题并不内在地取决于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水平的不平衡以及生产力落后等内容。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的多次有关讲话,都没有把作为新的社会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解读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水平的不平衡以及生产力落后等。虽然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到“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但那是作为另外的“不足”问题讲的,与主要矛盾不挂钩。

十九大报告首先论述了“过去五年的工作和历史性变革”,讲了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又一分为二地提出我国还存在的七方面“不足”。其中有些内容并不涉及主要矛盾,包括第三个方面的“不足”即“社会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等。而且,这七个方面的“不足”是分别用分号明确区别开来的。第一个“不足”就是作为社会主要矛盾供给侧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它明确指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在这里,已经清楚地说明了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主要内涵。

“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构成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首要“不足”,是全部“不足”的核心内容之一,但并不是其全部。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看,人民需要质量和科技含量更高的消费品,需要美好的生态环境等。但是,目前的生产与供给不充分,主要原因在于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科技创新和创新驱动发展不够,虚拟经济干扰实体经济的发展,生态环境保护措施存在不足等,这就形成供给侧与需求侧的不平衡。十九大报告所讲的第二个“不足”是“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这一“不足”与前述的“不足”存在着严格的区别。有的学者和其他人士容易将这两种有别的“不足”混在一起,用后者解读前者,这种理解显然是一种偏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卫兴华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