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使人民政府失去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评《2030年的中国》“转变政府职能”的实质

何干强 2018-10-28 浏览:
《2030年的中国》所谓“转变政府职能”,实质是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使人民政府失去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从而失去为人民服务的阶级性质和经济职能;它的目标,是要人民政府蜕变为服务私营经济的资产阶级政府;它根本否定公有制的基础地位,这决定了所谓“转变政府职能”,不但不能解决现实经济生活中因私有化“改制”带来的不良问题,反而会使这些矛盾更加激化;作为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要求政府转换经济职能,实现服务人民利益和适应市场社会分工制度这两者的统一;如果照搬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职能,那就既背离人民政府服务人民利益的阶级性要求,又会放纵市场社会分工制度固有的自发性和经济无政府状态,势必导致经济危机;必须结合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来分析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必须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研究和实践政府职能的转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何干强: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使人民政府失去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评《2030年的中国》“转变政府职能”的实质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重要经验,必须长期坚持。最重要的是,坚持党的领导,贯彻党的基本路线,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始终确保改革正确方向”[1]。党的18届3中全会总结的这条首要经验,极为正确,极为重要,应当引起全党全国人民高度重视并坚决贯彻落实;而最关键的,就是要监督顶层设计机构能否忠实地将这一重要精神落到实处,这是关心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这是因为,全面深化改革是系统工程,顶层设计正确与否,关乎全局的成败。如果顶层设计提出的是改旗易帜的方案,后果将不堪设想。

目前,国内已经公开出版了一个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方案,显然属于“顶层设计”范畴。这就是根据世界银行原行长、美国经济学家佐利克先生提议,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组成联合课题组,专门对中国从2011年开始的未来20年的改革和发展进行战略性研究;该项研究的最终成果专著《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社会》(简称《2030年的中国》),2013年3月由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公开出版。[2]笔者拜读此方案,感到这种顶层设计是背离党中央关于“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始终确保改革正确方向”的基本精神的。

笔者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原苏联在1990年,也出版过一部属于顶层设计范畴的改革方案《向市场过渡:构想与纲领》,简称《500天纲领》。该纲领有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разгосударствление экономики)和“私有化”(приватизация),[3]此纲领实施不久,原苏联和东欧就改旗易帜了!《2030年的中国》与原苏联的《500天纲领》相比,两者共同点是,项目研究都由国家有关经济改革的智囊机构进行,都有美国官方支持的主流经济学家参与意见;指导思想都是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都主要搬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主张私有化、非政府干预,把转向所谓“高效”的“现代市场经济”作为战略目标;都几乎见不到“社会主义”、“公有制”、“人民政府”等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的基本概念;[4]都打着“改革”的旗号,强调国有经济退出市场,其实是改掉国有经济。两者稍有不同的是,《500天纲领》主要强调私有化;而《2030年的中国》不但强调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即私有化,而且特别强调“转变政府职能”,把这种“转变”明确作为中国在未来20年改革和发展的“新战略核心”。显然,我们今后的全面深化改革,绝不能用《2030年的中国》作为顶层设计方案,必须有新的顶层设计来替代它。

本文篇幅有限,不可能全面《2030年的中国》存在的问题。本文主要针对舆论界热议和改革实践提出的政府职能这个问题进行必要的评析。指出,这个“顶层设计的”所谓“转变政府职能”,不过是要在私有化的基础上,消解人民政府应有阶级性质和经济职能,把人民政府演变为资产阶级政府;同时,拟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从政府和市场关系角度,阐释人民政府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转变经济职能的科学含义。

一、绝不能把“转变政府职能”偷换为消除人民政府的阶级职能

《2030年的中国》提出的“新战略”,包括未来中国改革和发展的六个“战略方向”,即:“第一,重新思考国有部门和民营部门的作用,促进经济领域内的竞争。第二,鼓励创新,建立与全球研发网络相连的开放性创新体系。第三,重视绿色发展,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第四,为所有人提供均等机会和社会保障。第五,建立稳健的财政体系,增强财政可持续性。第六,确保中国作为国际社会利益相关者继续融入全球市场。”(“序言”,第2页)在论述首要的战略方向的过程中,强调了“重新界定政府职能”、“转变政府职能”,并把这种“转变”作为这六个“战略方向”整体的“核心”。(“内容概要”,第3页)认清这部书关于“转变政府职能”的真实含义,有必要从政府的科学概念谈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何干强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