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保护主义旧药方难医美国当前病症

田文林 2018-10-26 浏览:
在经济金融化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指望通过保护主义政策,帮助美国实现“再工业化”,明显是一厢情愿。这是因为,制造业与金融业很大程度是一种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经济金融化会从三个方面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一是投机逻辑压倒生产逻辑,造成实体企业经济停滞;二是实体经济日趋被“挤出”;三是银行体系风险增大。事实上,中美贸易美国好处巨大,中国则好处有限:中国卖给美国的是实打实的商品,但美国给我们的是一大堆无法兑现的“白条”。特朗普政府的蛮干做法,不是在“使美国重新强大”,而是在加速摧毁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

田文林:保护主义旧药方难医美国当前病症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挥舞关税大棒四面出击,肆意对他国发起贸易调查,施加贸易制裁,不仅搅乱了全球自由贸易,拖累世界经济,也恶化了国际关系。对美国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国际社会纷纷予以谴责,并出台反制措施,美国国内也是质疑、批评声音不断。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和其国内反对,蓄意制造经贸摩擦,不仅有其深刻复杂的背景,也是其一贯的行为。

一、保护主义曾是美国强国之道

二战之后,美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与其长期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有关。美国最初是英国殖民地。从维护“中心—外围”经济格局出发,英国不允许北美殖民地从事任何工业,只希望北美一直充当英国工业的原料产地。1750年,北美殖民者要在马萨诸塞州建立一个制帽厂,引起英国议会极大猜忌。甚至到1770年,英国首相威廉·皮特仍声称,在殖民地区连一只马蹄钉也不准制造。在南北战争中,英国之所以支持南方,就是南方愿意依附于英国工业体系之下,充当英国纺织业的“棉花地”角色。

但美国开国领袖卓有见识,一开始就强调要发展本国工业体系。华盛顿在就职当天,特地穿了一套国产衣料制成的服装,以此明确告诉后人,美国应该谋求自主性发展来实现国家富强。他提出,政府有责任和义务促进购买国内商品,美国人的利益应置于首位,每个公民都应该不失时机地购买美国商品。他提出“给美国的产品以及织物以明确的优先权,无论这些产品出自谁手,只要不是过度的昂贵或极不方便”。华盛顿甚至提出国家拨款经营制造业。

曾担任美国独立后首任财政部长的汉密尔顿,更是一位坚定的经济民族主义者。他在1791年完成的《关于制造业问题的报告》中提出两个重要观点:一是实行产业保护,二是进行贸易保护。他认为像美国这样的年轻国家不能与英国这样的老牌制造业国家竞争,因此,新兴国家的工业应该享受“政府的特别资助和保护”。他公开指出,促进本国制造业的目的,就是“使美国不依赖外国来获得军事和其他方面必不可少的供给”。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本来是个自由贸易论者,但经历了1812年的美英战争以及英国禁运和封锁物资教训后,他得出了与汉密尔顿同样的结论。他开始质疑:“国家的首要利益是获得利润还是维持生存?”并主张“我们对所有外国的制造业产品征收禁止性关税,同时为审慎起见,在国内建立制造业”。他还号召所有美国人“在凡能得到同等的国产纺织品的地方决不买外国货,不管价格有何高低。因为经验已经教导我,制造业现在对于我们的独立,就像对于我们的舒适一样必不可少”。

而1861-1865年任美国总统的林肯说得更加直白:

【“我对关税知之甚少,但是我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即如果我们购买进口产品,我们得到商品,外国人拿到钱;如果我们买国产商品,那么我们不仅得到了商品,而且拿到了钱。”

这种关税保护思想在美国学术圈也得到积极回应。19世纪80年代,宾州大学规定他们的经济学教授必须持反对自由贸易的态度。可以说,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即从19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30年代,美国国会中主张保护美国新兴产业、成长期工业以及弱小工业的政治势力一直占据上风。

在经济民族主义思想引导下,美国采取了一系列相应措施保护羽翼未丰的美国工业。自1789年第一届美国国会起,美国制定了一系列关税法令。如1828年通过《关税法》,既保护了民族工业,也增加了政府财政税收。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亨利·克莱提出了一系列国内经济改革、关税保护以及促进工业发展的计划,他称之为“美国制度”。

美国经济就是在这种30%进口关税的铜墙铁壁的保护中,从幼年期步入青年期,再步入能健康成长的成年期。1897-1901年任美国总统的威廉·麦金利后来直言:“我们成了世界第一大农业国,我们成了世界第一大矿产国,我们也成了世界第一大工业生产国。这一切都缘于我们坚持了几十年的关税保护政策。”由此,美国通过反抗英国统治、赢得南北战争胜利,以及民族产业保护,最终摆脱了成为英国打工仔的命运,在20世纪初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现代资本主义》一书的作者不无感叹地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出生的美国人已经很自然地将美国看成是自由开放市场的大本营,他们觉得自由贸易带来的好处应该是不言而喻的;此时,他们不会知道,历史上的美国政策曾与自由贸易大相径庭,完全属于贸易保护主义。”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贸易保护主义曾经是美国崛起的秘诀之一。

二、在经济金融化背景下,通过保护主义实现“再工业化”是一厢情愿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过:“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因此不能用静止的眼光看问题。但特朗普政府当前的做法,恰恰是要“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