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开创国家经济作用大讨论的新纲领——《企业家型国家:破除公共与私人部门的神话》中文版序

贾根良 2018-10-26 浏览:
马祖卡托的著作雄辩地说明,美国是一个在创新领域中政府干预最多的国家,正是国家而非私人风险资本才是技术创新的真正开拓者,美国政府并非只是一个局限于纠正市场失灵的“有限政府”。在对西方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进行批判性分析的基础上,马祖卡托从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传统出发,针对产业政策或国家在经济发展中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提出了一种新的研究纲领:首先,国家可以在生产和创新中发挥企业家、风险承担者和市场创造者的“企业家型国家”的重要作用。其次,国家可以像投资人那样,通过下注于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挑选赢家。最后,通过新的制度改革解决技术创新中“风险社会化而收益私人化”的机制失调问题,探索一种替代新自由主义的社会积累体制。美国“企业家型国家”的真相再次证明了我们在多年前就已经提出的经济政策制定的格言:“按美国所做的去做而非按美国所说的去做”,但在我国,“企业家型国家”只有建立在新李斯特经济学的国家致富新原则之上,才能取得成功。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开创国家经济作用大讨论的新纲领——《企业家型国家:破除公共与私人部门的神话》中文版序

【作者按:笔者在《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中提到马祖卡托的《企业家型国家:破除公共与私人部门的神话》这本著作,本文是笔者为其中文版撰写的序言,初稿于2016年9月,修改于2017年3月,发表于《政治经济学报》第8卷(经济科学出版社2017年6月版)。一些读者来信询问在何处可以买到这本书,很遗憾地告诉大家,我们翻译的这个版本因故无法出版了。笔者认为,中国需要一种从西方主流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的欺骗中解放出来的思想解放运动,这是我们翻译这本书的目的之一。

这种思想解放运动是与笔者所倡导的中国经济民族主义启蒙运动是密不可分的。明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笔者一直想撰写一篇《我们拿什么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写。在笔者看来,五四运动虽然是中国民族主义意识的觉醒和民族主义情绪的大爆发,但五四运动的先进知识分子并没有找到民族主义经济发展的道路,更没有一种中国民族主义经济发展的理论。我们在这方面提供了一种初步的思考,请看贾根良等《新李斯特经济学在中国》。笔者在2015年曾写道,改革开放后,我国形成了一种与洋务运动惊人相似的“自由贸易、依赖外资和市场换技术”的发展模式,这种发展模式的形成是新自由主义改革开放观支配中国知识界的结果,这说明中国的知识分子们至今仍未探索到国富国穷的真理。中国经济民族主义的启蒙远没有完成,在笔者看来,纪念五四运动爆发一百周年最急迫的任务就是反思支配中国各界的买办文化和买办意识形态,开启中国经济民族主义启蒙的新时代。】

作为一名演化经济学家,笔者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就已经开始关注国外演化经济学界对新自由主义积累体制瓦解后新型社会积累体制将如何赋型的理论探索。[①]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笔者就通过对演化经济学家佩蕾丝研究成果的评价,及时地撰写了一篇有关制度大转型即将来临的文章,在该文中,笔者指出,就像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导致了福利国家的诞生一样,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世界经济正面临着同样的制度大转型。尽管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因金融资本的垮台和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而大伤元气,但如果要强调政府干预、集体价值观念、生产资本主导和解决收入分配两极分化问题等这些与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大相径庭的制度大转型,遭遇抵抗也是不可避免的。(贾根良:2009)事实证明,正是这种抵抗使笔者所谓的制度大转型拖延了七年,直到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才使该年成为大变革时代即将来临的标志性一年。在这种大变革的时代,新型积累体制将如何赋型?当然,演化经济学家佩蕾丝的研究仍值得关注,[②]但在这里,笔者将推荐演化经济学界一颗新的明星——玛丽安娜·马祖卡托——的一本新著。[③]本文将分四部分简介并评价该书的基本内容及其重要意义。

一、作者简介以及国外学者对该书的评价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1968年生,四岁随父母移民美国,本科毕业于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主修历史与国际关系,分别于1994年和1999年在美国社会研究新学院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她于2000年担任英国开放大学讲师,2004年晋升为该校全职教授,建立并领导着“创新、知识和发展研究中心”。在开放大学任教期间,她受英国智库DEMOS的委托,撰写了研究报告《企业家型国家》(2011年)。在这个报告完成后,她就被聘为了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科学和技术政策研究部(SPRU)的RM.菲利普创新经济学讲席教授,这一席位从前曾相继由著名演化经济学家弗里曼(Christopher Freeman)、帕维特(Keith Pavitt)和图泽尔曼(Nick Von Tunzelmann)所担任。

早在2012年初,笔者就在互联网上搜索到并下载了马祖卡托的《企业家型国家》的电子版。[④]2013年,当马祖卡托将其篇幅增加了一倍多并在英国正式出版之后,笔者就通知商务印书馆立即购买其版权,并纳入到了笔者和梅俊杰研究员主编的《经济史与国富策译丛》的出版计划之中。但由于笔者在过去三年多几乎将全部精力集中在经济思想史、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经济史的研究上,再也没有时间亲自从事该书的翻译,否则,该书至少在2015年上半年就已出版。由于翻译者的一再拖延,以及笔者因为不满意翻译质量,又不得不找人重译,所以,直到2016年7月,笔者才拿到该书的最终译稿,并在一个多月内校订完毕。该书英国版出版后,很快就被翻译成了意大利文、德文、荷兰文、葡萄牙文、西班牙文、希腊文和波兰文,并在2015年出版了美国版。现在,除了中文版外,日文和韩语版也即将出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