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吴敬琏妄图把改革引向私有化的面纱——评《重启改革议程》的理论逻辑

何干强 2018-10-24 浏览:
《重启改革议程》的主线是把改革引向私有化,堪称国内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代表作。该书把彻底否定新中国前30年的伟大成就作为其私有化改革的逻辑起点,主张根本瓦解公有制经济基础;宣扬改革的目标是建立所谓公正、民主、宪政、法治和成熟的现代市场经济,实质是建立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该书既然提出了明确的“西化”改革目标,也就必然反对用马克思主义作为改革的指导思想,主要搬用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前苏联东欧国家那些受新自由主义影响而后来倒向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所谓改革家的理论。该书为了瓦解公有制经济,实现私有化,做了多方面混淆是非的论证,并把中国改革的进程曲解为逐步实现私有化的过程。《议程》的主张显然与党中央的改革指导方针根本对立,但因其打着“改革”的幌子伪装自己,使其论述有许多迷惑人的地方,必须予以揭露。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揭开吴敬琏妄图把改革引向私有化的面纱——评《重启改革议程》的理论逻辑

2013年5月,一本刚出版不到半年的经济学专著《重启改革议程——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以下简称《议程》)[①],就已第3次印刷,发行量达60000册。该书第一作者是被一些媒体冠之以“经济学泰斗”的国务院改革和发展研究中心的老一辈研究员,经常以经济体制改革的政府高层智囊形象见诸媒体,所以,读者自然关注这本著作。可是,笔者认真拜读之后,却感到该书的主线是要把改革引向私有化,堪称国内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代表作[1]。而这样一部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对立的著作,由于带着“改革”的面纱,竟获得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有的中央级报刊记者还对第一作者进行了专访报道[②]。这就不可等闲视之。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2]我们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阶段,要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指示精神,就很有必要在党政管理部门和干部中揭露《议程》这本书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的本质。如果人们怀着推进改革的良好愿望,容忍《议程》的主张付诸实践,那么党和国家就难免像苏联东欧国家那样,“犯颠覆性的错误”。因此,我们有必要遵循党的十八大关于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的精神,对《议程》进行实事求是的评析。为了节省篇幅,本文主要采取摘引该论著原话和归纳其重要观点的方式,重点梳理《议程》关于改革的理论逻辑。

一、《议程》的逻辑起点和基本主张

这部论著之所以定名为“重启改革议程”,是因为该书作者认为:在“2010年开始写作”[3]序1之前的一段时间,“原有的政府和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还在一些重要领域保持未动”[3]前言3;“中国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建立起来的新市场经济体制”还只是“半市场、半统制”的经济[3]前言7-8;“改革还有很多‘大关’没有过”,“其中最突出的问题:政府和国有企业仍然在资源配置中起着支配作用”[3]241;“中国改革处于停止状态,所以当务之急,是重启改革议程,切实推进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3]297。为何说“处于停止状态”?《议程》认为,“近年来靠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力’的加强,中国经济矛盾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如果不能靠稳健有序的改革主动消弭产生这些矛盾的根源,各种极端的解决方案就会引得愈来愈多人的支持”[3]296。社会矛盾是客观现象。我们认为,产能过剩、收入差距拉大、官员腐败、群体性事件增多等社会矛盾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是私有化“改制”的结果[4]。然而《议程》则强调,“根源”在“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力’的加强”,为此,《议程》把人们依据我国宪法所提出的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的有关改革主张,指责为“极端的解决方案”,强调必须“消弭”。

《议程》把当前“社会矛盾”的根源归结为“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力’的加强”,把彻底否定新中国前30年的伟大成就作为其私有化改革的逻辑起点,主张根本瓦解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其基本逻辑如下。

第一,认为改革前的新中国是“苦难年代”[3]1。《议程》认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激进的革命道路没能带来人民的福利和社会的进步,相反却转化成了雅各宾式的或斯大林式的专制主义”[3]295;“在改革开放前30年中”,“中国人得到的却是无穷无尽的苦难”[3]前言3;“经过近30年的发展,中国农村依旧一片破败,农业凋敝,是毋庸讳言的事实”[3]81,农村经济“满目疮痍、民不聊生”[3]86;改革开放前的经济体制造成“民不聊生”[3]141,是“毛泽东的‘全面专政’体制”[3]231;“在1957—1976年的20年中,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几乎没有提高,城乡居民生活基本上处于不足温饱的状态。”[3]265-266;“改革开放前的社会并不是一个平等的社会”,“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之差达到了36.4倍”[3]289从这些论述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议程》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彻底否定新中国前30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何干强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