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准确解读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卫兴华 2018-10-18 浏览:
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不能简单解读为还存在着大量落后的甚至原始的生产力,以及在区域、城乡和收入等方面存在着不平衡。本文紧扣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的有关论述,阐述了社会主要矛盾特别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原本内涵和解决矛盾的途径与方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指相对于美好生活需要而言供给还不充分,形成需求侧与供给侧的不平衡。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来看,既存在着总体性的共同内涵,也包含着层次性的区别内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可以区分为可实现的需要、期待性与期盼性的需要。因此,既要把全民期盼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奋斗目标,又应关注怎样缓解贫富分化的难题。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全面理解与把握,要与经济、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战略目标紧密联系起来。

应当指出,在讲解十九大精神的论著中,也有部分论文对社会主要矛盾中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进行了符合十九大原著的说明。如张高丽同志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一文中讲:“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我们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

刘云山同志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一文中,讲社会主要矛盾也未涉及区域城乡等不平衡。文中指出:“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是‘五位一体’、战略布局是‘四个全面’。”同样没有提及与此无关的其他多种不平衡和生产力落后等。

应准确解读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从整体性和层次性两个方面深化认识社会主要矛盾

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社会主要矛盾,如前所说,是从整体性来考察的。尽管存在多方面发展的差别,但总的来说,物质文化生活水平较普遍地都提高了。毋庸讳言,我国还存在收入差距过大的事实,存在贫富分化。这是引起社会诸多矛盾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建设社会主义应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全民共同富裕的一个绕不开的难点,也可以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肌体的一个痛点。事实上,习近平同志已经关注这一问题。他在2015年10月29日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共享发展注重的是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治天下也,必先公,公则天下太平矣。’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是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平问题比较突出,收入差距、城乡区域公共服务水平差距较大。我们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绝不能出现‘富者累巨万,而贫者食糟糠’的现象。”

还有一个不容回避但又似乎难以回答的理论和现实问题,很需要讲清楚。因为它与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问题是密切相联的。大家都知道,邓小平曾明确指出:“改革过程中如果出现了两极分化,改革就失败了。”而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收入差距过大的趋势,逐渐形成贫富两极分化现象。怎样评价?能否套用邓小平的预言,做出肯定的回答。我认为,正确回答这一问题,需要首先弄清与此相关的一些比较复杂的理论和现实问题。过去讲两极分化,一般是指由于社会分配关系严重不公平,造成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两极分化,是绝对的两极分化。形象地描述,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一般是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剥削制度相联系的,邓小平也是从绝对两极分化意义上提出警示的。我把贫富分化分为绝对两极分化和相对两极分化。我国出现的两极分化是相对两极分化。尽管富者可以愈富,但贫者不会愈贫或恒贫。评价改革得失成败的标准,还是邓小平提出的三条标准: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快速发展。根据统计资料显示,从1978年到2017年的40年中,我国GDP总量由3678亿元增加到82.7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年均增长约9.5%;人均GDP由385元增加到2016年的53935元。中国的经济总量所居世界的位次,由1978年的第十位已跃居仅次于美国的第二位。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60%以上下降到2017年的29.3%,这表明中国第一次进入联合国划分的20%至30%富足区间。恩格尔系数大幅下降,表明人民群众总支出中,用于食物消费支出占比减少,是一个家庭或国家富裕程度的简洁度量指标。

再从综合国力的发展来看:综合国力包括经济、政治、外交、军事、国际地位等多个方面。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国力空前提高。习近平同志在2016年1月18日的讲话中指出:我国在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中的分量迅速上升,我国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最大货物出口国、第三大货物进口国、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国、最大外汇储备国、最大旅游市场,成为影响世界政治经济版图变化的一个主要因素。为此,十九大报告中又指出,我国已从站起来走向富起来和强起来,我国已经消除了100多年中任由列强宰割、不断割地赔款的国家耻辱。

再从第三个判断标准来看,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总体上消灭了绝对贫困,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了小康,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虽然个人财富和收入差距较大,甚至存在相对两极分化,但又不能否认,低收入群体的实际收入和购买力也远比改革开放前提高不少。1956年,在职人员最低收入为三十几元,现在,包括农民工收入,较低的也有两三千元,增加近100倍,而平均物价上涨约在10倍以上。所以,可以说,40年来,我国既出现了一批富裕和比较富裕的阶层,又出现了在世界上人数最多的中产阶层,低收入群体也解决了温饱问题。还有部分贫困人口,通过大力精准扶贫、脱贫和实行低保,将会全部摆脱贫困状态。可以说,中国人民生活从短缺走向充裕,从贫困走向小康,从而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质的转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卫兴华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