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准确解读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卫兴华 2018-10-18 浏览:
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不能简单解读为还存在着大量落后的甚至原始的生产力,以及在区域、城乡和收入等方面存在着不平衡。本文紧扣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的有关论述,阐述了社会主要矛盾特别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原本内涵和解决矛盾的途径与方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指相对于美好生活需要而言供给还不充分,形成需求侧与供给侧的不平衡。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来看,既存在着总体性的共同内涵,也包含着层次性的区别内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可以区分为可实现的需要、期待性与期盼性的需要。因此,既要把全民期盼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奋斗目标,又应关注怎样缓解贫富分化的难题。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全面理解与把握,要与经济、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战略目标紧密联系起来。

应准确解读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从社会主要矛盾解决途径认识“不平衡不充分发展”

在论述商品经济和资本主义的历史发展时,马克思指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手段同时产生。”新时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解决,同样也需要将主要矛盾与解决矛盾的途径联系起来。目前的主流解读,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片面解读为还存在着落后生产力,以及在区域、城乡和收入等方面存在着不平衡,必然导致一个问题,即解决上述问题的思路与十九大报告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途径相悖。怎样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这与怎样理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内涵密切相关,十九大报告和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有明确说明,不能偏离这些说明来错误解读。

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途径是什么?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就是要解决作为社会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发展不平衡与不充分。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的多次讲话已讲清楚了。十九大报告的第八部分“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实际上回答了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途径。其中讲到:“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为此提出七项战略举措:一是优先发展教育事业;二是提高就业质量和收入水平;三是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四是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五是实行健康中国战略;六是打造共治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七是有效推进国家安全。在十九大报告的第一部分还指出:“必须认识到,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我们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首先,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包括由“落后的社会生产”提升为“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都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而区域城乡发展不平衡,某些方面发展落后等,是原已存在的老问题,不存在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其次,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重要环节是“大力提升质量和效益”。复次,还要满足人民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的需要,所有这些都与区域、城乡等方面的不平衡无关。十九大报告的第三部分也讲到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途径:“明确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十九大报告第五部分“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同样与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短板相关。它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

可以看出:十九大报告不是集中在一处诠释社会主要矛盾转化问题和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途径,而是分散在多处论述的。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等各方面的发展,都与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相联系,都与在发展中要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短板密切相关。

这里再引证2018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有关说明,这是经党中央研究通过的。其中讲到今年的工作任务,是认真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第一任务就是“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这就表明,今后发展经济,首先要着力于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中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解决的途径重在提高质量和效益,优化经济结构等。

无论十九大报告还是政府工作报告,无论讲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内涵或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途径,都没有提及区域、城乡和其他不平衡。事实上,这些方面的不平衡只能缩小,难以完全消除。因此,不可能依靠消除这些方面的不平衡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如果说,改革开放30多年中的经济社会发展是围绕着解决原有的社会主要矛盾进行的,那么,今后直到21世纪中叶,经济社会的发展,是要围绕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展开的。而基本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需要到21世纪中叶才能完成。至于完全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完全实现全民共同富裕,应是在社会主义高级阶段。

当然,从我国发展经济社会的总体战略任务、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最终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的原则来讲,缩小区域城乡发展差距,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着力提高老少边穷地区的生产和生活水平,是完全必要的,并且要纳入发展战略目标的整体布局中。但这与相对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言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内涵不同的两回事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卫兴华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