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准确解读我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内涵

卫兴华 2018-10-18 浏览:
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不能简单解读为还存在着大量落后的甚至原始的生产力,以及在区域、城乡和收入等方面存在着不平衡。本文紧扣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的有关论述,阐述了社会主要矛盾特别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原本内涵和解决矛盾的途径与方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指相对于美好生活需要而言供给还不充分,形成需求侧与供给侧的不平衡。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来看,既存在着总体性的共同内涵,也包含着层次性的区别内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可以区分为可实现的需要、期待性与期盼性的需要。因此,既要把全民期盼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奋斗目标,又应关注怎样缓解贫富分化的难题。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全面理解与把握,要与经济、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战略目标紧密联系起来。

第二,初级阶段社会主要矛盾针对的是需求侧和供给侧两个方面的关系和矛盾。从理论逻辑上看,初级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无论转化前或转化后,都是从需求侧和供给侧两方面的关系和矛盾讲的。原有主要矛盾中的“落后的社会生产”,是直接相对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讲的。现在所讲的主要矛盾中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是直接相对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讲的。由于不能充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从而形成供给与需求的新的不平衡。不能离开这个根本关系和矛盾,侈谈其他无关的不平衡不充分。而且,更应注意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讲主要矛盾是从总体、从宏观层面来讲的。原来讲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是从当时全国整体上着眼的,广大人民群众处于绝对贫困状态,连日用必需品也需凭票限量供应,温饱问题尚有待解决,其根本原因是生产力绝对落后。其实,当时同样存在多种发展不平衡,如生产力布局和发展不平衡,生产设备总体上落后,但也有一部分新建的先进技术设备和当时属于现代化的企业。同样存在城市发展快于农村、东部沿海地区发展高于中西部地区、个人收入也很不平衡的情况。以收入差别为例,1956年工资改革后的工资级别分25个等级,高低相差16倍多。高校教师和科研人员的工资分13级,一级教授为345元,助教最低者为42.5元。虽然有上述多种发展不平衡,但当时社会主要矛盾的表述可以完全不考虑这多种不平衡的存在,并不影响从总体上对社会主要矛盾的表述。同样,它也不影响从总体上说生产力绝对落后,人民生活绝对贫困这种总体的判断。为了缓解和改变这一主要矛盾,就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发展商品经济,进行改革开放,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不断提高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目前我国总体上实现了小康水平,与我国着力化解原有主要矛盾是分不开的。因此,可以说,改革开放40年,是解决和消除原有社会主要矛盾的40年,是走向民富国强的40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转化前后的两种主要矛盾,都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都是供给和需求的矛盾。只不过是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内涵发生了质的变化,两侧都升级了。这是因为,随着4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不断扩大,主要矛盾由逐渐的量变转向质变,供求双方的内涵都升华了。有些低端日用消费品产能过剩,表明温饱问题已总体上解决,生活需要的档次和质量提高了、内容拓宽了。人民群众既需要高品质的物质文化生活,也需要青山绿水蓝天白云,还有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等。这种美好生活需要的转化,是生产力快速发展的结果,是生产和供给总水平提高的结果,是我国进入世界中高收入阶段的结果。这也是从总体上来讲的,并不排除低收入群体和部分贫困人口的存在,以及某些方面差距和落后的存在。但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目前还不能充分满足。因而还存在着生产供给与美好生活需要的不平衡,形成了新的社会主要矛盾。试问:如果没有生产力的快速发展,社会财富的不断增长,生产供给质量和档次的提高,哪来美好生活需求的日益增长?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如十九大报告所述,是以“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为前提的,接着才讲“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可见,用生产力落后,还存在“原始的生产力”、乡村落后、中西部落后等来解读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与十九大报告本意相悖的。那种解读等于说,我国进入新时代,生产供给侧的水平和质量没有变化、没有提高,而需求侧的档次和质量却大幅度提升了,发生了质的变化,凭空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了,是与旧有的生产力落后和区域城乡不平衡等形成了矛盾。这种逻辑显然是悖理的。

第三,对社会主要矛盾的主流解读与实际经济生活状况明显相悖。兹举点事例:一个事例是,作为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一环,是国人出境旅游人次不断增多。从2002年到2017年,由8300万人增加到1.3亿人。除旅游外,还要购买大量高档高质消费品。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游客多年蝉联境外消费冠军。2016年,境外消费达2610亿美元。2015年,中国人买走全球46%的奢侈品,这使我国购买力大量外流。这一情况既表明我国人民富起来了,又表明对他们是作为美好生活需要不可缺少的高档高质消费品需求在增长,但国内还不能充分供应,形成新的供需不平衡。这种情况与城乡不平衡、区域不平衡等有关吗?解决矛盾的办法,一是治标,降低相关消费品进口关税,让国人将购买力留在国内。二是治本,通过创新驱动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内能自行生产出这类产品来。第二个事例:广大群众作为美好生活需要的智能手机和高科技消费品,需要有高级芯片,但我国还不能自己生产,需每年花2000亿美元从美国进口,这又是国内生产供给不能充分满足国人高端消费需求的表现。现在已有经验教训,如果依靠大量进口芯片或其他高科技产品,以平衡国内高端需求,存在受制于人的隐患,可能带来遭受巨大损失的风险,国内生产应尽快补足这一短板。这种短缺的产生与解决,也与城乡区域和收入等发展不平衡无关。还可举个总的事例:城市需要的优质米面、肉类、豆类、蔬菜、水果等,需要农村供应;农村需要的诸如高效医药、优质奶粉、优质油盐,以及其他优质工业消费品等,需要城市供应。但在质量、品种、档次和安全等方面还不能充分满足城乡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从供需两方面看,也显然不能用区域城乡不平衡、收入不平衡等因素来解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卫兴华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