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本:褪色的“美国梦”

黄本 2018-10-12 浏览:
约翰逊总统在任期间,一方面极端仇视共产主义,对苏联和中国采取攻势,在中南半岛穷兵黩武;另一方面却以空前的力度推进国内社会福利建设,给美国工薪阶层提供许多好处和实惠。约翰逊总统的所作所为很好地诠释了美国统治阶级的意志——对外嚣张,在各个领域遏制苏东阵营的扩张;对内安抚,为防止“后院起火”,对工薪阶层采取普遍的笼络和怀柔。苏东剧变后,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外部竞争一下子消失了,美国统治阶级也就丧失了主动缓和国内阶级矛盾的根本动力。于是,美国的社会政策在后冷战时期出现了许多转变,曾经的“温情脉脉”转向越来越露骨的弱肉强食,使得美国社会的收入分配日益不平等,“美国梦”也渐行渐远。

黄本:褪色的“美国梦”

国内不少人习惯把美国当作“灯塔”,动不动就把“美国梦”挂在嘴边。事实上,许多国人对美国的了解,大多停留在泛泛而论,既缺乏必要的历史视角,也缺少和美国人深入交往的阅历。这些建立在走马观花或雾里看花基础上形成的对“美国梦”的认识,既是片面的,又是失真的。

历史上的“美国梦”

一般意义上,“美国梦”指的是一种在美国获得更好生活的信仰——只要通过不懈的个人奋斗,就可以迈向富裕的生活。客观地说,缘于历史进程中的一些机遇,“美国梦”确实存在过,且不同时期的“美国梦”有着不同的内涵。然而,在美国现行的一些社会经济政策下,“美国梦”正一天天变得支离破碎、眉目不清。

“美国梦”源于19世纪后半叶。当时,美国政府颁布了《宅地法》等一系列关于低价转让或无偿分配国有土地的法案,规定美国公民在宅地上居住并耕种满5年,就可获得土地执照而成为该宅地的所有者。实施《宅地法》的背景是美国中西部有大量待开发的土地,联邦政府期待大力发展农业,并且通过让利于民争取人心、谋求南北战争的最终胜利。

《宅地法》的实施为美国吸引了大批欧洲移民。相比于美国,当时的欧洲国家不仅拥有更高的人口密度,也存在较多封建制度的残余。例如,德国、英国、奥匈帝国等欧洲国家,当时都存在控制大量土地资源的贵族。对欧洲平民而言,跑到美国当个自食其力的小农场主,显然胜过在狭小的土地上遭受贵族老爷的剥削。这就是最初的美国梦,说得通俗一些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20世纪初,美国的综合国力已超越欧洲各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对欧洲民众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例如,泰坦尼克号上的统舱乘客,很大一部分是前往美国寻找工作的移民。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不少国家经济萧条,使得大量欧洲移民涌入就业机会相对较多的美国。虽然这一时期美国无产阶级的生活远远谈不上富足,但是站在移民的视角来看,总比在欧洲饿肚子要好得多。此时的“美国梦”,可以概括为“有吃有穿管温饱”。

20世纪50—70年代,美国处于高速经济增长周期中,美国工薪阶层在这一时期得以分享经济增长的红利,生活水平迅速提高。这一时期的“美国梦”可以归结为“勤劳致富奔小康”。通过自身的勤劳和努力,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社会经济地位。这主要得益于当时美国的社会政策,包括以下因素:一是初次分配顾及工薪阶层;二是二次分配惠及工薪阶层;三是高等教育普及化、公益化。美国当时实行这样的政策,和当时国际形势密不可分,主要是为了防止工薪阶层因境遇太差而产生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怀疑,从而对社会主义产生向往或认同。

到冷战时期,美国统治阶级制定了进一步的政策,他们不再对工会组织采取极端敌视的态度,而是谋求与工会组织建立广泛的联系。特别是民主党,通过对工会组织的长期渗透,成功地掌握了大量工会组织的领导权。民主党通过拉拢工会上层和出台部分对产业工人有利的政策,成批地收买了工会组织,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甚至成为民主党长期稳定的票仓。这也意味着,美国的工会组织从早期工人阶级自发组织的阶级斗争工具,变成了接受资产阶级和工人贵族领导、主要谋求缓和阶级矛盾的工具。美国工会与大企业之间的薪酬谈判成为家常便饭,多以握手言和告终,这一时期的产业工人也确实享受到了体面的收入。而美国共产党则被排挤出有影响力的工会组织,党员人数从巅峰时期的10万一路跌到5000,对于当代美国无产阶级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对二次分配的调整,造就了美国现有的社会福利体系。二战结束以后直到20世纪70年代,联邦政府在民生领域的重要建设为美国社会的平稳发展打下了基础。此前的“罗斯福新政”大幅度调整了资本主义架构下的生产关系,播下了改良主义的种子。20世纪50-60年代,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内政方面达成一致,高度重视社会福利,搭建了美国社会福利体系的基本架构。在推出的一系列福利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