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 朝鲜半岛和平契机与东北亚团结政治的可能

汪晖 2018-10-12 浏览:
朝鲜半岛危机及其缓和,始终对中国人有着深远影响。中国自上个世纪中叶以来形成的关于朝鲜半岛及朝鲜战争的历史叙述,其主轴经历了从国际共运叙事到西方冷战叙事的变化,这一变化不可避免地影响中国人对朝鲜问题的事实和价值判断。本文提出,2018年朝鲜半岛在极度危险的条件下出现和平契机,是19世纪以降东北亚秩序变迁中的重大事件,要理解和推进这一契机,需要思考:首先,这一契机出现的主客观条件是什么?其次,这一契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最危险的地域和时刻?第三,和平力量得以壮大的条件和策略是什么,而和平进程发生倒退的危险又在何处?文章从历史经验出发,分析朝鲜半岛作为大国博弈的边缘区域、朝鲜的独特位置及其策略、韩国政治的变化等,揭示东亚地缘关系的主要矛盾,探讨团结政治(或统一战线政治)如何可能。

汪晖: 朝鲜半岛和平契机与东北亚团结政治的可能

危机中的转折

2018年2月9日至25日,第23届冬季奥运会在韩国江原道平昌郡举行。奥运会前夕,朝鲜半岛围绕朝鲜核问题的争执风急浪险,法国、澳大利亚和美国奥运代表团先后扬言如果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将退出本届冬奥会。2018年元旦,金正恩发表新年祝词,建议在奥运会期间朝韩双方在首尔进行会谈。1月18日,朝韩双方举行了两年来首次高级别会谈,宣布组建联合冰球队,并在开幕式上携朝韩统一旗入场。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与文在寅总统会面,引起世界广泛关注,而在首尔南北双方的高级别会谈也正在结出果实。3月5日至6日,文在寅派遣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率领韩方特使团访问朝鲜。以此为契机,美国方面对朝韩接触做出了正面回应。3月8日,特朗普在推特透露朝鲜半岛问题取得重要进展,他与金正恩的会面正在计划之中。3月25日至28日,金正恩首访中国,与习近平会见。4月27日9时30分,金正恩跨过军事分界线与文在寅会面,由此拉开了一系列围绕朝鲜半岛的首脑会晤。5月7日至8日,金正恩再次访问中国,在大连与习近平会谈。6月12日,金正恩在新加坡与特朗普举行一对一和扩大会谈,而他访新乘坐的飞机是中国提供的国航包机。6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金向金正恩发出了访俄邀请。约一周后,6月19日至20日,金正恩第三次访问中国,与习近平会见。文金会、习金会、金特会,以及即将上演的普金会和日本半心半意谋求的安金会,形成了半岛百年来从未出现过的景观。

在这一系列活动中,所有会面均以金正恩的多边外交活动为中轴,朝鲜成为国际舞台的重要角色,朝鲜方面是撬动这一进程的主要方面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朝鲜无法单独撬动朝美对峙的僵局。由于文在寅总统的当选,韩国政府极为坚定、有力、迅速地回应这一进程,使得南北双方为和平而站在了一起,从而暂时取消了美国的战争理由,为此后的系列变化奠定了条件。因此,韩国也是撬动这一进程的主要方面:南北双方的共同努力,终于将南北双方置于一种能动政治的中心;也只有南北双方将半岛和平的总体利益置于各自国家利益之上,才有可能形成上述“共同努力”。南北双方在区域政治中扮演能动角色,促成美国、中国、俄国和日本等利益各不相同的大国转向双边和多边和谈,尤其是迫使美国与朝鲜进行直接谈判和首脑会晤,并以此为契机,改善了中国与朝鲜之间的关系,缓和了因萨德问题而导致的中韩之间的紧张。由此,此次南北首脑会谈是2000年金大中-金正日、2007年金正日-卢武铉平壤会见后的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是半岛南北分裂以来的第一次。这是19世纪以降东北亚秩序变迁中的重大事件。

汪晖: 朝鲜半岛和平契机与东北亚团结政治的可能

金正恩与文在寅会面

战争状态的世纪绵延

朝鲜半岛的命运与东北亚区域秩序/无序息息相关,而所谓秩序/无序几乎都是大国主导的结果。朝鲜半岛处于被动的地位。我在这里举出两个例子。首先是19世纪至朝鲜亡国这段历史。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亚洲地区逐渐陷入帝国主义势力主导的秩序/无序,其标志是英、日、俄、美等霸权国家通过武力征服、殖民统治、瓜分势力范围等方式,用帝国主义国际秩序取代曾经长久维系区域和平的东北亚传统世界秩序。这一秩序的特征即大国博弈,在主权秩序概念之下,从根本上剥夺弱小国家的主权。1859-1861年间,英国与俄国围绕对马海峡进行争夺,触发了幕末日本围绕“征韩”的争论及其后控制朝鲜的尝试。为了抗衡俄国在亚洲的扩张,英国保守党政府曾有联合清政府的设想,直到1894年7月16日《日英通商航海条约》签订,英国才正式放弃联合中国牵制俄国的念头,日本由此废除了治外法权,获得了与西方列强在形式上的平等地位。九天以后,甲午战争爆发。甲午战争的直接诱因是朝鲜东学党事件后日本对驻朝清军的攻击,但这一事态的形成可以追溯至1885年4月18日由李鸿章和伊藤博文签订的《天津会议专条》,以及更早的江华岛事件(1875-1876)。事实上,早在甲午战争之前,1887年,日本参谋部就已经制定了《征讨清国策》,不但预谋攻击北京和长江中下游,而且明确地将从山东半岛至台湾的沿海地区及岛屿全部纳入日本版图。《马关条约》的主要内容是日本长期谋划的产物。

日本的野心是在帝国竞争的态势中展开的。马关签约后仅六天,就发生了俄国主导、德法加入的“三国干涉还辽”,东北落入俄国势力范围,胶州湾陷入德国之手(1897)。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八国联军干涉,而联军之一的俄国利用这一局势出兵占领东北全境,引发了与日本及英国的矛盾。1902年缔结的英日同盟正是为了与俄国争夺中国东北的权益。这一系列事件标志着日本作为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直接加入了各帝国间为争夺殖民地而展开的国际竞争。1904年,作为上述序列事件的产物,日俄战争在中国东北爆发,“战争因日本想统治朝鲜的欲望所引发,然后通过入侵朝鲜而肇始。日俄战争始于朝鲜战争,最终发展为日本与俄罗斯之间在中国东北进行的战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汪晖
汪晖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