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视角

王俊 2018-10-11 浏览: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的并行不悖,既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也决定了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通过考察20 世纪70 年代末西方国家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的现实经济状况,可以发现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已经导致了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消极后果。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集中爆发,也为我国当前金融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些启示。

最后,我国金融风险防范归根结底还应当坚持以发展实体经济为前提,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西方国家在理论和实践上均未对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区别有足够深刻的认识,任由国际金融资本集团主导资源配置过程,在大力发展虚拟经济的同时忽视了实体经济的基础性地位,导致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经济后果。适度发展金融业虽可对实体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但金融业发展并不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唯一途径,利润率也不应成为资源配置的唯一指标。离开了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实体经济,经济过度金融化就将难以避免。为此,一方面我国应当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现代经济体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始终放在实体经济上,在经济体制改革中正确处理好市场与政府的关系;另一方面应当着力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从根源上消除系统性金融风险。

四、结论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的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生发创造了条件。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决定了西方国家无法解决由经济过度金融化导致的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经济问题。我国应当吸取西方国家教训,在金融体制改革中坚持巩固基本经济制度、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服务“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构建现代经济体系等原则,适度发展金融产业,维护国家金融安全,避免经济“脱实向虚”。

参考文献

[1]谢长安,俞使超.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化:内涵、形态与实质[J].长春:当代经济研究,2017(8):60-67.

[2]程恩富,谢长安.当代垄断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化的本质、特征、影响及中国对策———纪念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00周年[J].沈阳:社会科学辑刊,2016(6):54 -63.

[3]朱东波,任力.“金融化”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J].成都:经济学家,2017(12):17 -26.

[4]王生升.经济金融化导致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分层与断裂[J].北京:红旗文稿,2017(9):9-10.

[5]王俊,苏立君.经济全球化的收入极化效应与进程停滞风险———基于互联网资本主义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共振的视角[J].北京:政治经济学评论,2017(11):88-105.

[6]靳辉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和历史地位[J].北京:马克思主义研究,2006(1):78-87.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16-417.

[8]魏南枝.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内爆———萨米尔·阿明谈当代全球化垄断资本主义的不可持续性[J].北京:红旗文稿,2013(11):34-36.

[9]列宁.论资本主义[M].//列宁专题文集.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33.

[11]王俊.透支消费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再生产中的剩余价值实现———兼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形态转变的原因与后果[J].长春:长白学刊,2015(4):108-114.

【王俊,天津商业大学经济学院讲师,主要从事当代资本主义研究。本文原载《当代经济研究》2018年第9期,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