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视角

王俊 2018-10-11 浏览: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的并行不悖,既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也决定了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通过考察20 世纪70 年代末西方国家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的现实经济状况,可以发现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已经导致了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消极后果。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集中爆发,也为我国当前金融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些启示。

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视角

另一方面,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下的国家局部工人化加速西方国家经济虚拟化。国际金融资本对国际总体工人的支配,使社会财富以虚拟资本形态在国际金融资本手中加速积累;局部工人化的国家若要获取本国国民所需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也必须为国际金融资本提供“服务”。西方国家较为发达的资产证券化为国际金融资本手中的虚拟资本提供载体,同时西方国家产业资本对国际金融资本的依附性不断增强,成为国际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攫取超额垄断利润的工具。随着国际金融资本统治的强化,西方国家对广大弱小国家不断加深的剥削使这些国家的“食利国”特征更加凸显,[9]210经济虚拟化程度不断加深。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西方国家金融部门提供的国内信用占GDP的比重都持续上升,其中美国金融部门提供的国内信用占GDP比重由1978年的113.5%上升到2016年的241.9%,日本则由1978年的173.6%上升到362.4%。这表明国际金融资本手中以虚拟资本形态积累的社会财富快速增长,增强了国际金融资本凭借垄断地位攫取超额利润的能力。在美国,金融部门提供的国内信用占GDP的比重持续上升,表明1978年以来美国以直接融资渠道扩张为特征的经济虚拟化持续加快。在日本,尽管金融部门提供的国内信用占GDP比重也在持续上升,但随着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主银行制”加速衰弱,银行对私营部门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从1978年的115.4%上升到1999年的190.9% 后就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至2016年时银行对私营部门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下降到103.3% ,表明日本的经济虚拟化主要表现为公共部门债务扩张。尽管表现形式不尽相同,西方国家经济虚拟化都随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扩张而加快,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部强化机制。

3.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下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扩张在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动力的同时,也使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具有以下本质特征:

一方面,国际金融资本全面控制西方国家的社会再生产过程。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国际金融资本既要扩大超额剩余价值的攫取范围,又要加深超额剩余价值的攫取程度。参与全球产业链协作的国家越是局部工人化,这些国家的产业发展就越是受到国际金融资本在各国投放货币信用的影响。西方国家虚拟经济极度膨胀和实体经济逐渐衰颓并存的现象,本质上是国际金融资本以攫取超额剩余价值为目标、以虚拟资本的膨胀和收缩为手段,调整全球产业链协作的结果。以美国为例,1978年美国广义货币占GDP比重为69.35%,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为24.78%,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为23.68%;1998年美国广义货币占GDP比重为65. 27%,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为22.85%,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为22.15%,尽管实体经济部门资本投入相对下降,但虚拟经济尚未开始膨胀;但2016年美国广义货币占GDP比重上升到90.28%,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下降到19.69%,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下降到19.5%,虚拟经济膨胀与实体经济衰退并存的问题已经十分显著。国民经济由彻底脱离生产的、单纯食利的国际金融资本集团把控,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西方国家经济寄生性与腐朽性特征的具体表现。

另一方面,西方国家政府政策不得不体现国际金融资本集团的意志。马克思和恩格斯曾指出,“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10]西方国家的中小资产阶级和劳动者阶级虽可利用政治程序出台一些限制国际金融资本的政策,但国际金融资本集团也可通过“用脚投票”的方式加以化解。西方国家在制定政策时需要优先考虑国际金融资本集团的利益,才能维持国民经济的“繁荣”和国家政治生活的“稳定”。2012年至2014年期间,OECD国家普遍出台了提高税率、增加福利等改革措施。这些措施促进了OECD国家税收收入占GDP比重由14.59%上升到15.35%,但导致FDI净流入占GDP比重由2.43%下降到1. 74%,海外投资减少反使OECD国家的GDP和税收收入增长放缓,政府债务压力加大。以美国为例,2014年美国中央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94.4%,2014年上升到97.08%,2016年则进一步上升至99.45%。2017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迅速废除前任政府众多经济政策,并率先出台减税和贸易保护政策,试图通过向国际金融资本集团“让利”来换取GDP和税收收入增长。西方国家政府对国际金融资本集团听之任之甚至极力逢迎,是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本质特征的一种表现形式,也说明西方国家经济的寄生性和腐朽性使得西方国家无力解决过度金融化问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